我接到电话,说第二天的活动还没有人分享,问我能不能承担。同学在电话里说,相信我能力强,能胜任,是让我去救场。我虽然表面上对自己说:别当真,那是人家对我的鼓励罢了,是人家有修养;可我知道自己内心的那一点点得瑟还是在的:这样的事儿确实还是要有点能力才配得到信任的吧。
  我做完自己的事,赶紧准备分享稿。发过去,说请指正。其实我知道,自己打心眼儿里没想要得到指正,虽然这份心思不是很明显,可它在那儿。果然,很晚了,也没人真来指正我。我忽然觉得似乎应该打个电话去问问,这个想法和举动其实仍然是一个姿态罢了。我打过去,同学说,整篇都挺好的,很真诚中肯;而且字数上看,应该五六分钟可以讲完,太随喜了。 
  我的心里冒起了丝丝得意:我知道自己写得不错,真诚、认真、老实。电话那边又说:“就是有一句话,师兄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呢?”一丝不快生起了:还是要挑刺儿啊。
  “请问师兄是哪一句呢?”
  “就是这一句……想说明什么呢?”还好,我马上告诉自己:放下傲慢心,放下执著。回答:“哦,瞧瞧,我就顾着自说自话,没从受众的角度来审视可能引起的歧义。感恩师兄从读者的角度提出自己的感受。这句话的确容易引发歧义,而且可有可无。那不如删除吧。”两厢认可,于是我删除了那句话。
  可是,至于说五六分钟讲完这一点,说实话,读稿我可以保证,但脱稿我没什么把握。我说打算读稿,因为脱稿的话5分钟内极有可能讲不完。同学鼓励说:“读稿可以的,这稿子质量挺高。嘿嘿,要是能脱稿就尽量脱稿吧,其实只要本着真诚的心,语言上没那么完美也没关系的。”我没全答应,但也知道分享者脱稿和读稿的效果是迥然不同的。我暗暗做着脱稿的准备,觉得不太有底。
  第二天早晨提前一小时做前行准备。另一师兄辅导我试讲,结果信息量太大,讲了将近15分钟。天,差得太多了。师兄帮我整理思路,不紧不慢,很柔和的话语。她并没有直接指出我的不足,只是善巧引导我站在听众的角度体会,哪些内容属于有价值的,哪些属于冗长的赘述。我忽然发现了自己长期以来与人沟通的问题,就是我总是以自我为中心,跟着自己的感觉讲“我想讲的”,而不是别人需要听的;因为心没有关注别人想听的,于是不懂得分辨自己的话语信息哪些是有价值的、该讲的,哪些是无效信息。
  恍然大悟之下,我立刻以新的思路重新组织语言试讲。5分钟,完成!我们都很欢喜。师兄跟我说了一番话,大概意思就是:像菩萨一样做事,认真思维,这样才能真正发挥我们世间能力的最大价值,最有效地帮助众生。这话让我很感动。
  轮到我上台了。我带着在现场的融入感,又将讲话内容和当下的气氛做了很好的连结。5分钟的内心流淌,听众在我真诚而平缓的话语中遇见了自己,所以,他们流泪了。
  我又一次通过做事体会了什么是检讨的精神、用心的精神、学习的精神和服务的精神;体会到了感恩心、尊重心和利他心。这就是无我利他的修行,这就是自利利他的菩提愿心的加持。
  在三级修学中,我怨恨过,烦恼过,最后都化成了“菩提和成长”。我内心有好多好多的感恩,我要时时忆念,逐一地回报四重恩。
  除了做菩萨,我还有第二条路走吗?还是欢欢喜喜学做菩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