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后我一直有个困惑:佛法这么好,为什么知道的人这么少?导师说:当前社会大众接受佛法最大的障碍来自对佛教的无知和误解,主要表现在:只知道烧香、拜佛、求发财、保平安,认为学佛是闲来无事的精神寄托,或者走投无路才去出家等等。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是现行教育体制对佛教的长期排斥和弘法力度不够。
  学到这里,我就有许许多多迷惑,且烦恼重重,民众还不自知的影像在我脑海里翻转。我的心像被针扎一样:民众太苦了,但他们是无辜的,跟白纸一样,给什么就接收什么,才导致了这些问题。所以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寻找到契理契机、符合当代大众需要的、能对治八万四千烦恼的修学法门,事实上,我已经成功找到了,三级修学正合我意。
  导师说:对于教界自身来说,是鬼神化、来世化、哲理化、学术化障碍了佛法的传播。对照自己,别人还是误解佛教,我则是“无解”,干脆和信仰没关系。出家前我不进寺庙,连佛都不礼,因为我只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回报,不相信恭敬佛菩萨会改变命运,所以糊糊涂涂地虚度了好几十年暇满人身。事实上,社会上像我这样愚痴的众生多如牛毛,该怎么办呢?
  现在,导师为我们施设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正确认识佛教,使佛法回归原有的人本精神,为社会大众提供人生佛教的因果原理。比如说,如是因感如是果,就是引导大众重视当下生命的改善,无论生活还是修行,都要建立珍惜当下、把握当下的认识,再逐步建立先获得现世乐、进而获得来世乐和究竟涅槃乐等的健康人生观及生活方式。
  我的心灯被点亮,生命有了新的方向。我决定,在内修方面,要学习佛法正见,归投三宝怀抱,坚定不移地走在学佛、成佛的路上;不断观察人生是苦的实相,逐渐摆脱“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朝喝凉水”的错误观念;明白自己一直处在无知无明的状态,时时刻刻检讨自己,随喜他人,弱化我执;不断建立、培养、训练、熟悉因缘因果法则,在实际生活中强化苦、空、无常、无我的观念;依五处用心、九种禅修调整自己的发心和用心,努力坚定自己的信仰,完善自己的僧格。同时,身体力行践行佛法,证悟佛法。虽然我已经将此身心奉尘刹,但是从内心深处还要加强皈依三宝和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佛教事业的决心。
  在外弘方面,要积极弘法。以前觉得弘法是高僧大德的事情,认为没有修证就去讲法会断人慧命,或者只有通达教理才是名副其实的法师,才可以讲法。通过此课学习,我知道了,弘法并不是只有高僧大德和通达所有经论的法师才可以做,而是只要佛弟子对某一个问题或者一部经论的义理学明白了,并把自己的真实感受在合适的时机分享出去,就是弘法。
  当然,弘法或者做事还要有因缘,包括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主观,就是自己的发心、愿望及能力;客观,就是外在的环境。随缘并不排斥主观的努力,当客观条件具备时,就好好地去做;当客观条件不具备时,就培养主观条件,也就是提高自己的素质。只有这样,在客观条件成熟时,才有能力去担当。有因缘时就弘法做事,没缘时就努力自修创造因缘。
  导师说:“人的一生很短暂,能够扎扎实实地做好一件事情就不错了,这就需要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定位,知道做什么对自己是最合适的。有了这个定位后,就努力去做。”反思自己,能够让我扎扎实实做好的一件事是什么呢?反复思维,自己曾经缺失三观且非常偏执。虽然几十年来事情做了不少,但造就的结果是强烈的“我说了算数”“我是重要的”“我还不是太差”的执念。眼界心量打不开,就在自己的利益上打转,痛苦不堪,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不知道活着的究竟意义在哪里。当今,像我这样迷茫空虚无助的人非常多。
  现在,我觉得唯有传承、传播三级修学这样的智慧文化,自觉觉他,把自己的受益和解决问题的经验给有缘人真诚分享,培养自己的控场、组织、演说等弘法能力是自己最应该做的事。同时,我也深深感到令佛法久住,弘扬传播佛法是末学义不容辞的使命和责任。这件事情不仅是末学此期生命要做的,也是尽未来际要努力去做的。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要落实到当下现实的首先是自觉,即先完善自己的心性和人格。不管做任何事情,出现任何对境,我都要用佛法智慧去处理,以感恩心、恭敬心和慈悲心历境炼心,以完善自己的僧格为终极目标。
  三级修学的共修、传灯、慈善等分享活动就是真诚地将自己学习心得和改变发自内心地讲出来,或者让别人感受到自己身心的柔软调和改变,这都是在弘法。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还要时时保持觉知:没有弘法的我,没有弘法的对象,更没有弘法这件事,那就最好的状态。这或许就是太虚大师所说的“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如此,定能消除民众对佛教的无知和误解,为传播传承佛教文化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