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班的第一年

  不知不觉已经带班超过三年。带的第一个班刚刚过完三周年庆,请我发言。千言万语无法道尽,想想还是做一个记录,把这三年的得失和大家分享,不至于变成“过去心不可得”。首先是我带的第一个班的第一年回顾。
  一、开局不利,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
  在带第一个班时,我踌躇满志,觉得自己修学已经有一定时间,而且带组经验丰富,义工行也很多,什么世面没见过,带一个班简直不要太轻松。
  结果开学仪式当天下午就遇到学员申请转班。我知道学员是因为不喜欢我才转班的,所以瞬间无名火起,一口回绝。但下一瞬间我就醒悟过来,嗔心危害极大,不可自毁善根福德,否则带班再多也是枉然。(故事具体细节回顾请看札记:“忍辱度”在带班中的重要性)之后给这个学员转了班,自己的忍辱也稍微长进了些。
  可以说这件事对我自己保持观照、不可对学员起嗔心的习惯培养起到了很大的增上。在此后我的印象中,就没有再对班级学员起过嗔心。后来带班过程中还有一两个学员曾经打电话或者发信息责骂我,我也能保持淡定,不去和对方起冲突。
  所以从不利的方面来说,首次带班还没正式上岗就动嗔心,实在是亏大了;从有利的方面来说,由于及时调整,反而使自己能看清自己的问题,不要盲目自信、自以为是。看到自己的不良心行,防范嗔心再次生起,可以说是促进了自身成长。
  二、状况频出,艰难上路
  第一课因为支持辅导员有事情需要处理,无法带班,只能我自己带,但恰恰是第一课就出了问题。主持人把法义给概述错了,我思考后决定指出来,但在后来却引起了辅导团队内部的讨论。有的觉得不该说,第一课不要那么严;有的认为我太松,说得不够明确。而学员呢?据我后来得知,有学员觉得我有情绪,不开心。实际上我是苦恼这第一课该不该说出对方的错误,两难啊。要是这第一课让支持辅导员带,该多好,模式果然是对的。
  另外,因为开学前一段时间我有其他事务,减少了读书会的参与,导致我对学员的情况不够了解。学员也因为陌生感对我不信任,进而觉得我说话大声,不像其他义工那样轻声细语、温温柔柔的。虽然基于对三级修学的信心而坚持来参加交流,但实际上对我是有怀疑和不满的。
  因此我后面在做支持辅导员时,会特别注意新辅导员有没有积极参加读书会,有没有自己参与孵化班级。我也一直倡导辅导员要积极传灯,并参与开学前准备工作,这样会对带班效果有显著提升。尤其是在带班初期,能建立学员对辅导员的信赖。
  除此以外,我本来想着一切都会很顺利。可是,第一天推动大家做定课,有一个学员当场反对,还扬言要她做定课就退学。我因为是第一次带班,一下胆怯就退缩了,没有再提。
  事后我反省,为什么学员会不愿意做定课?一来是在人员选择环节没有清晰传递给学员知道,参加三级修学应该做好哪些准备,需要做哪些事情;学员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被要求做定课,有反弹是正常的,成年人都不喜欢被人提要求,也不喜欢被人教育。
  二是我提出的时间不恰当,也不够善巧,不应该以一种要求的方式提出,而是跟大家分享定课的利益和重要性。还可以让辅助员在小组里善巧提醒,组织大家定课。
  三是学员如果有情绪,要注意事后沟通,而非回避。
  如果是我现在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肯定会坚持做定课的立场,但会更善巧地去沟通处理。了解学员为什么不愿意做定课,对方是否了解三级修学的原理和功课设置。如果在积极沟通后,对方仍不愿意遵守,而且不看法义、不参加小组和大班交流,那么我可能会提出做劝退处理,把名额让给真正需要修学的学员。这需要本着非常强大的慈悲心与智慧,还需要有勇气才能做到。因为不做定课难上路,这样必然会影响这个学员以后的修学。而从三年来的实际情况看,这个学员也是受益最少、变化不大的一位。虽然对方没有休学和退学,但养成了我行我素的习惯,交流出勤不能保障,定课不做,法义不看,对同修以及班级氛围造成不良影响。所以在选择正式修学人员时应慎重考虑。
  一年后,我成为支持辅导员。第一次支持班级修学发现有一个学员没来,第二次依然没来。经调查后,发现其隐瞒自己无法参加现场交流的问题。这时我已经有了失败经验,果断让实习辅导员采用劝退办法,并且立刻启动一个月内补录新学员的模式。既不让这个学员继续占用名额,造作妄语业,同时也让更需要的学员加入修学。事实证明这个做法是对的,补录的学员非常精进,现在依然活跃着呢。
  后面多次支持辅导过程中,我也一直给实习辅导员信心,不要害怕被说断人法身慧命,慈悲还需要有智慧,这才是真正的利他,真正帮助学员。及时劝退暂不具备修学条件的学员,对他本人以及对整个班级都是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