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妙裔     图 | 悟舸

  几净曲禅,清风徐来,老地方,老时间,崇尚艺术生活的人们如约而至周五晚的普明讲堂。在温柔的夜色中,感知清凉的禅味,知性美女主持人慧榕称道清风雅月的怡君老师“腹有诗书气自华”,此情此景,神思无限延伸,无边无际......

  漫谈古琴与诗词系列。老师从古琴的文人性到诗词中的琴心弦意,先从古琴来看传统文化之文人性,再从古体诗词来看古琴。老师笑言“从此岸到彼岸,再由彼岸到此岸”,双向视角来回解读,不禁令我联想到了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后,倒驾慈航乘愿再来度化众生这样一条此彼之道。最是应了老师雅集诗中的那句“琴言弦外许”的深意。

  雅集欣赏诗两首(练老师和诗于其谭南周老师)。诗歌唱和是基于旧体诗特有的格律规则,对同一事件或场景用同样的诗歌体裁和押韵,以各自不同的思维与视角表达呈现的一种相互关联的诗歌创作交流方式。
  谭南周老师                                练欢老师
  九原祥白露,碧落涌蟾盘。             千山何所共,旷宇一银盘。
  苦旅家何在?闲情梦已阑。             惯见江潮涌,相期灯火阑。
  诗吟琴韵远,朋聚舞衣宽。             琴言弦外许,心事酒中宽。
  无酒心犹醉,茶瓴一笑欢。             挥手秋鸿去,延陵且尽欢。

  (蟾盘与银盘:皆作月亮解。延陵:基于延陵季子的典故,此作知音解,常作文人笔下对知音的代称。秋鸿:本身是一首典雅琴曲,同时秋天鸿飞的意象自古一直都被文人墨客借以抒情。“手挥五弦,目送归鸿。”便出自于汉代嵇康。)
  老师们的美诗两首尽显造诣高妙但又非限于此的同频与默契,可见知音,画面俨然。

琴心弦意之【底蕴相通 礼乐相交】

  诗歌与琴、埙、骨笛等古老乐器,乃至与祭祀、巫术等都起着天人交流的作用,有着共通的源流。无论是诗在文字音韵上的起伏、重叠,还是音乐在旋律上的起伏、重复都极具形式美,有着神秘的吸引力。在某种程度上这两者都承载了古人对天地的敬畏、对祖先的崇拜、对神灵的祈祷......都体现着诗与音乐在礼乐教化中的地位。《淮南子》:乐听其音,则知其俗;见其俗,则知其化。孔子学鼓琴于师襄,则谕文王之志,见微以知明矣。延陵季子听鲁乐,而知殷、夏之风认近以识远也。想必无论是古人还是今人,无论是对文化艺术的欣赏解读或是对其他一切关乎人、事、物间的见微知著,都缘于内在的形而上的那个本具共通与契合吧。

琴心弦意之【不胜今昔 古调独弹】

  古雅的琴一直都在诗歌的注视之中。当琴道式微渐渐成了文人对某些渐少人问津的学术和文化的象征时,对古琴的珍重便成了一种对这些文化表达追怀的方式。于是,在唐便有了“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的感慨【出自唐代诗人刘长卿】。在唐时这样一个开放大气、兼容并包的王朝,当时琵琶等各种西域传来的乐器盛行,胡乐、胡舞等各种艺术形式令人倾倒。在当时百花齐放的文艺天地之中,古琴虽然也得到了发展,但却在主流的审美中多少有些曲高和寡,难怪诗人要用古调独弹来寄托内心的失落与孤寂了。
  马一浮是民国时期的国学大师,民国也一个西学东渐、外来文化冲击国人思想的剧变时期。文化在自省与外求中上下求索,试图寻求一条新出路。这样一个彷徨时期,马一浮写出了“一春黯黯长逢雨,四海茫茫久罢琴”的诗句。既有深沉哀婉又有坚守不弃的孤栖,内心的苦旅跋涉都说尽了。

琴心弦意之【咏物寄情 琴瑟好合】

  鲍令晖【南朝女诗人,鲍照之妹】的一首《拟客从远方来》,收到远方的人赠琴,半是欣慰半是相思。一句“木有相思文,弦有别离音”,如此巧妙地把情融合于琴,自然含蓄地表达却尽显浓浓的相思之情。此外,“终身执此调,岁寒不改心。愿作阳春曲,宫商长相寻。”不仅表达了对感情的坚贞之志,其愿彼如“阳春白雪”般美好,如宫商五音般和谐的诗句更是将内心的那份向往和坚守表达得千回百转、细腻深沉。全诗从琴到音,从音到情,层层递进,自然巧妙!另一首《女曰鸡鸣》中的“琴瑟在御,莫不静好。”亦为世人化现了一种士人家庭中不仅情感合和而且静美安稳的和谐之美。

琴心弦意之【知音相惜 同声相求】

  如果说阮籍【三国魏晋时人,竹林七贤之一】的“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表达了寄情于琴的极尽孤独。那么《世说新语 伤逝》中的王子猷、子敬(王徽之、王献之)兄弟则是彼此的知音。子敬逝去,子猷取其爱琴欲为其奏,然“弦既不调,故掷地云:"子敬子敬,人琴俱亡。"可见彼此兄弟情深,并将其恸惜知音的率真性情彰显得淋漓尽致,令人读之宛然。

琴心弦意之【知音相惜 同声相求】

  唐代著名山水田园派诗人孟浩然是一位随性自然的诗人,在山光池月之间散步乘凉,便有怀念知音好友“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的感慨。出自古诗十九首的《西北有高楼》诗有“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一弹再三叹,慷慨有余哀。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之句,想必对于知音的那份惺惺相惜是众人皆向往的吧。

  小重山(岳飞)
  通常以武将形象刻画在人们心中的岳飞,他的这首《小重山》虽不如另一首《满江红》来得壮怀激烈、沉郁雄浑,但同样表达了岳飞对家国之爱的深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坚定。如果说刘长卿的“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表达的是一种对文化的坚守情怀,那么岳飞的《小重山》则是一腔忠愤无人理解的痛苦,也让我们看到了这位怒发冲冠的元帅之外另一重儒将的风采。此外,出自早唐诗人韦应物的《简卢陟》 “可怜白雪曲,未遇知音人……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 也发出了知音难遇的强烈感叹。当下众人常挂嘴边的那句“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便是出处于此。
  再从知音题材来看诗仙李白,一首《山中与幽人对酌》“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言语间简直是知音题材诗群中的小清新呐,洒脱烂漫外加一点张狂(练老师笑言:“简直可以称其为行为艺术家了。”) 其中“我醉欲眠卿且去” 出处于陶渊明的那句“我醉欲眠,卿可去。”

琴心弦意之【寄意高远 超脱出尘】

  接着再来被称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的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同时俨然亦被练老师多次笑言堪称是行为艺术鼻祖的陶渊明。《晋书》:性不解音,而蓄素琴一张,弦徽不具,每朋酒之会,则抚而和之,曰:“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 一句“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 将陶渊明对琴与诗的审美表达上升到了道的境界,完全超脱出琴或音乐本身。琴对他而言已经超越了音乐的技法与限制,以一颗诗心的审美与视角来品味更多形而上琴之深意。在练老师看来,如果没有陶渊明,琴也许在后人的眼光中仍是一种高冷的乐器,可能很高很高,到阳春白雪,或许如同沙漠中的清泉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了一条暗流,消散在历史的尘烟之中。但有了陶渊明的这种对于琴在更高层次上的欣赏才让琴超越了音乐,哪怕不懂音乐的人也可以用美的眼光去欣赏和看待,有了更广大的思想基础和存在场景。譬如他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亦流露出其悠游心境和对宁静自由的田园生活的热爱,这是他用精神在他所处的那个动荡黑暗的时代中支撑起的一个独立王国。他既能在心灵上把琴与诗融合在一起,也能在自然界中将山、菊跟自己融合在一起,这就不难想象陶渊明对琴无弦之境的独特领会了。
  唐朝诗人王维笔下的《竹里馆》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全诗仿佛不动声色地陈述,却处处动静分明,虚实相称,相映成趣。写照了一种超然物外、达观本具的无我之美。其笔下的另一首《酬张少府》“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松风吹解带,山岳照谈琴。问君穷通理,渔歌入浦深。”也流露出恬退隐逸的追求及对世事的超然达观。在练老师看来,在陶渊明、王维等的诗歌,超越了传统在琴诗上对知音的追求、超越了对外在认同渴望,转而去观照圆满具足的内在世界和独得之乐(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未尝不是一种求而不得的退守)。

琴心弦意之【高山流水 畅叙幽情】

  练老师说明:“在高山流水“畅叙幽情这个系列诗歌里,琴也可以被替换成一朵花、一条河、一座山等生命中各种美的意象。这就使得这类诗歌的侧重表达在于审美之情而非在琴的技艺本身。
  听蜀僧濬弹琴【李白】
  练老师笑言:“世间万事万物,仿佛所有经李白之手,皆能被妙手生辉地描绘得近乎完美,或许在他眼里于此世间本不缺少美,只要有一颗发现美的心,当带着这样一颗心去欣赏这个世界,便看什么都美啦(罗素表示必须给他点赞,哈哈哈!)”
  一首《听蜀僧濬弹琴》中,李白以大自然的万壑松涛声比喻琴声之清越宏远,这种美喧嚷了整个天地之间,使人荡涤胸怀,回味无穷,完全不知日暮降临。李白笔下写过诸多乐器,每一种乐器在其笔下都显得极美。同时练老师还表示: 无论对于乐器也好,文学体裁也好,各种艺术形式都有它独特的美,本身并无高低雅俗之分,正犹如李白的审美心境与视角,他能透过那颗心感受到一切的美,都能燃起他的激情,仿佛可以突破天地之间,进入无限的宇宙。在练老师看来,如果没有李白这种宏大心量与激情,整个唐朝的文化艺术都要失色几分。

琴心弦意之【俯仰悠游 素心雅趣】

  练老师看来,此类诗风里边的琴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在细微之中、行住坐卧中无处不在的对美的感受。譬如白居易的这首《食饱》,就非常的”白居易“,把如此浅白的生活内容写得如此生动有趣,妙趣横生。同样的,此情此境中的知音亦并非具象特指的某个人,更多的时候琴就是生活中的知音挚友。正所谓俯仰悠游素心雅趣便是如此。接着再来看一首苏轼的《重游终南子由以诗见寄次韵》“古琴谈罢风吹座,山阁醒时月照怀。” 对作者而言琴就像是可以相谈人生的挚友和兄弟。此中的琴既不是寄以表达对知音的渴求,也不对琴与音乐本身的具象描绘,在当下这个众人讲究中式生活美学的环境中,琴常常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琴心弦意之【琴歌】

  琴歌是将古琴跟诗词独特结合的一种文化艺术形式。有些琴曲配有词,而这些词的部分就称之为琴歌,琴歌内容本身常常也以诗或者类似于诗的风格与形式来呈现。在此便一同来欣赏几首琴歌。

  琴歌一《招隐》
  山中鸣琴,万籁声沉沉,何泠泠,石溜寒,泉萦心,未必丝竹如清音。不如归去,踟蹰投吾簪。归去来,丹葩耀林,归去来,幽兰涧深。灌木自吟,松竹荫。遑遑何向?三径为君寻。篱下黄花散金,振衣踯躅,弹冠尘,莫教双鬓已萧萧,霜雪侵,幽兰襟。
  听着这首浑厚深远的琴歌《招隐》,书友们随文入观,这首琴歌的歌词来自于左思的《招隐》一诗,而诗中不少典故出处又要上溯到“古今隐逸诗人之宗“陶渊明的诗。练老师说,陶渊明是开辟了中国士人田园归隐的鼻祖,归隐不仅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成为了一种表达对当时的时局不合作态度的行为艺术。古人在许多文化艺术作品中的表达大多含蓄曲折,有时会不停地将各种意象及语意折叠在一起,成为“典故”,读者读懂了典故,就是将这些语义释放出来的那一刻,往往会感受到与古人的会心之处,这也不失为一种文化艺术品鉴中的知音相遇吧。

  琴歌二《秋风词》李白
  琴歌《秋风词》只有前半部分才是李白的原诗(即: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此内容描绘得清新自然,情景浑然融合。往下的后边部分“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等内容则是后人填词,内容和技法上不如李白诗歌来得自然和谐,更多是为了琴曲旋律完整而铺陈出来的。
  琴歌三《凤求凰》司马相如
  《凤求凰》是一首出名的汉代古琴曲,演绎了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不仅呈现了热烈的爱情,也象征着男女主人公的志趣理想及相知默契。

  琴歌四《阳关三叠》王维
  此琴歌源自于对王维的诗《送元二使安西》的三遍叠唱,在练老师看来此琴歌算是将曲与诗歌结合得比较完美的一首。(尽管琴歌后边有对诗进行较大篇幅的解读,却仍未显得繁冗,也未减损原诗的美,反而把诗中深情从不同的角度加以延伸,在老师看来这是一首很成功的琴诗。或许这也是此首琴歌能够流传至今并传唱不衰的缘故吧。

  琴歌五《平沙落雁》
  平沙落雁本身是一首很美的琴曲,但在练老师看来,虽然词美,曲也美,但词与曲的结合效果却反而打折,词的冗长把曲原有的空灵深沉的美给打乱了。也正因此,琴曲流传甚广,但几个版本词却都不为人所认可。中国古代基本没有发展出多声部谐奏的技巧,在唱歌与奏乐时基本上是统一齐奏,所有乐器皆从头演奏到尾,歌唱时每个音都对应一个字(一字一音),非常质朴,也基本没有重复循环的概念,并不像现代人在歌曲演绎时会将歌曲编排成有多声部及主副歌转换的完整结构。这也是现在人了解和欣赏古曲需要习惯和适应之处。
  每到会心处时间总是过得太快,循着今晚诗词中的古琴意象,去探寻那心中的桃源,涤尽尘埃,清净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