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就在佛化家庭里长大的我,去年十一月开始参加读书会,今年三月份正式进班学习,目前已经学习10个月了。
  其实在进班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各方面都还不错:从小在佛化家庭长大,享受家人的宠爱,学习名列前茅并被保送到全国TOP2高校硕博连读,担任社团会长,从小到大都是同学中的小太阳……如果不是遇到论文上的困难烦恼,在追求自己认为的“优秀”路上停不下来进而产生巨大压力,我想我不会这么早把学佛提上日程。
  那么我为什么要学佛呢?
  虽然我表面上说因为想给更多人带来欢喜,但不能逃避的是,我内心的声音一直在说,“菩萨菩萨你看看,我这么认真地在学佛,你就让我论文写得更顺利些呗,找个赚钱更多的工作呗,让我什么都很顺利呗,让我变得更优秀,让更多人喜欢我呗……”其实我一直都在和菩萨“谈条件”。
  我想让更多人喜欢我,我以为我要“优秀”才行,可是什么才是优秀呢?是论文发的更多吗?是TOP2光鲜的光环吗?是一大把的证书吗?
  为什么在读书会,我不需要问义工师兄们的身份、背景,我就会打心里喜欢他们呢?原来,我喜欢的是他们从内而外散发的调柔、温暖、不悲不喜的从容和淡定。
  是的,我想成为这样的人! 
  可是我自己呢?
  从学习的法义,从辅导员们的身语意,对比我自己,原来我长期处在“掩耳盗铃”的状态:外表看似阳光、积极、温暖,内心实则傲慢、冷漠。
  我的温暖是建立在我认为“他需要”上,如果他觉得他不需要,我会用各种方式让他必须接受——“我认为的都是对的,你要是觉得不对,那我再多说几遍。”当事情发展趋势和自己期待不一样时,常常以发脾气、撒娇等各种方式让所有人都来哄我。
  总之就是一切以自己为中心。
  在三级修学中我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智慧和慈悲。
  入班以来,我就像一个幼儿园的宝宝被同学们关爱着。辅导员每次都很耐心微笑地解答我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在我生活遇到问题时,辅助员手把手教我如何用本期法义解决当下问题,一层一层剥开内心寻找核心点;在我感情遇到问题时,辅导员更是每天陪我打电话聊天甚至到深夜,简直成为我半个男朋友。我享受着每一次同学们给我的服务,甚至每次班级交流时候的倒茶水,我都觉得是理所当然,虽然心怀感恩,但从未想过自己也能去做。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我常常以为别人顺着我关怀我,是因为我很优秀,值得被爱,但那其实是因为别人拥有宽广的爱,具备包容、尊敬等美好的品质。如果我站在他们的位置,是否也能像他们一样,无私且欢喜做着这一切呢?
  同学们用默默陪伴在我心里种下的菩提种子,终于从沉睡中苏醒了。
  修学+义工模式让种子生根发芽
  若善法是一粒种子,闻思法义便是获得种子,观察修则是耕耘、播种,让种子生根发芽的过程。义工为种子发芽施肥,提供优良的环境。在做义工的过程中,我们不仅可以检验自己的修学成果,同时还能得到学长们手把手的陪伴,通过他们的传帮带,学会如何在做事中“善用这颗心”,明白心到底是怎样用,每一个调节的背后都有缜密的思维逻辑,那条从外向内通向内心的路越来越清晰。
  担任班长期间,我的收获是最大的。担任班长前,我的内心经常是“这位同学的分享一点都不贴合法义;那位同学怎么总是说些家长里短;唉呀,一点点小事儿,至于嘛……嘿嘿,终于轮到我了,开始我的演讲了”。担任班长后,为了让每位同学都能坚持修学,我开始随喜、赞叹同学的分享变化,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认真聆听每一个分享,不知不觉感知到了每位同学缘起的不同,越来越体会到原来每一个缺点和我看不惯的背后,都有一段苦难的历史,我怎么忍心再用我的冷漠评头论足、雪上加霜?基于这种感受的关爱,是内心暖流的自然流露。
  除了义工,这里还有插花等培训课,这些课程不仅能提高生活审美的禅意,能让让我们感受到生命与生命连接的过程,还是慈心的修习。
  总之,修学和义工让我一点一点敲碎包裹内心的硬壳,从以自我为中心的傲娇小公主,慢慢打开心量,走向周围人的内心,拥抱大家的内心,拥抱自己的内心。这种对心觉知力的提升让我觉得生活更有趣,更有爱,更有温度、广度和深度。
  一切都不动声色地变化了。
  在生活中,之前遇到对于和自己观点不一样的事情,我一定急于表达我是怎样想的,在给予帮助时都不会听对方说完就马上提建议。而现在我学会了“止语”,在开口说话之前想到“语言可以创造幸福或制造痛苦”,我马上要说的这句话会不会引发互相伤害?我也学会了倾听,因为自己对对方的理解不一定是对的,对方也可能无法认识他的内心;因此我现在可以很自然地去倾听对方说自己的故事,了解他的缘起、感受他的内心,从而找到关键点,再有效沟通。
  和家人的关系上,我更能理解父母的爱,即使有些方式不能接受,我也不会像之前一样发脾气,而是先听他们说完,再慢慢和他们讲我自己是怎样想的,有没有道理,让他们放心我是真的在思考,而不是头脑发热。
  和大学导师关系上,我原谅了当初导师对我语言上的伤害,拔掉了刺痛我四年的自己制造的“第二支毒箭”,认真去反省导师当时批评我背后,我自己存在的问题。
  重新理解恋爱关系上,从什么都是我对,什么都要向着我,到找到自己的定位,恋爱是两个人的互相陪伴、理解、关爱,互相成就。
  重新理解自己苦苦追求的“温暖”不是通过拥有什么创造出来的,也不是依靠别人的给予获得的,而是从内心自然流露出来的。
  总之,非常感恩遇见三级修学,最有价值的遇见,是在某一瞬间重遇了自己,走遍世界,也不过是为了找到一条走回内心的路:
  从向外寻找爱,回归于用心表达和尊重;
  从向外寻求认可,回归于把当下每件事做好;
  从热烈的精进,回归于心如止水的缓流……
  修行路上,每一步都要靠自己走和体会,没有谁可以替代和依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