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沙龙﹒感恩会暨海外书友文化交流会

文|智力     图|李浩瀚

  “觉醒的艺术”沙龙,2020年首场感恩会暨海外书友文化交流会于2020年1月3日13:30在千年古刹西园寺拈花堂举办。本期沙龙特邀资深电影制片人单勇老师主持,带领大家继上一期“走近弘一法师”后,这一期以弘一法师的音乐、书画等艺术作品为线索,透过他绚烂传奇、令人惊叹的一生,探寻他对生命真相的追寻轨迹,以唤醒人们对生命觉醒的思考!

  主讲人:单勇。资深电影制作人,成龙2019春节贺岁电影《神探蒲松龄》(TheKnight of Shadows:Between Yin and Yang)制片人;留学英国多年,大众传媒研究专业硕士;北京国际设计周(Beijing Design Week)创始团队核心成员,2015年加入中国最大视频网站爱奇艺,担任自制剧开发中心制片人、爱奇艺影业(iQIYIPictures)净缘工作室(Purealms Studio)负责人、制片人。

  弘一法师,俗名李叔同,众多艺术领域之大家及开山鼻祖,一代高僧……不一而足。他的名字不仅代表着一个文化符号,对海外华人来说,他的名字还代表着一缕乡愁。提起弘一法师自然会想到他创作的、传唱甚广甚久的经典歌曲《送别》。单勇老师自2019年起就在北美西岸、欧洲多个城市巡讲,每当《送别》的音乐在沙龙中响起,便牵动了海外华人的思乡情怀,它是植入华夏儿女心中的一首经典之作。今天在场的,也有来自美国旧金山等地的海外书友。

  《送别》原曲来自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黑人创作的一首反战歌曲,名字叫《Dreaming of Home and Mother》。现场播放了单勇老师找到的1990年版的一张黑胶唱片中的这首歌曲,原曲距今已近一个半世纪,经美国后流入日本被改编为《愁旅》,当时的李叔同就是在日本留学期间听到这首歌曲的。
  1914年,在一个风雪交加的黄昏,挚友许幻园因家族破产要迁往异地,他站在李叔同家门外,匆匆与他告别,李叔同独自在雪中伫立许久,望着好友离去的背影无限惆怅,回到屋中后就将此曲重新编曲填词,成为现在脍炙人口的《送别》。歌曲简洁明了、朗朗上口。“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歌词简单隽永、富有画面感,有唯美、有离愁别绪、有聚散无常……
  李叔同出生于清末民初的天津,家境殷实,父亲官至户部侍郎,后弃官经商,富甲一方。李叔同在家中排行老三,但他为庶出,父亲67岁时娶了当时年仅19岁的母亲,但在他5岁时父亲就离世了。李叔同少幼聪颖,十几岁就名扬天津、北京,在他15岁时曾写过一首断句:“人生犹似西山日,富贵终如草上霜。”其对生命感悟的超群出众已初见端倪。
  让李叔同名声大噪的,是一首《祖国歌》,当时可谓家家户户传唱,是那个年代当之无愧的流行歌曲。歌曲改编自江南丝竹小调,用交响乐演奏,再配上气势恢宏的歌词,在国难当头之际极大地激发了人们的爱国情怀,迅速唱遍大江南北。25岁的李叔同也因这首歌成为全国闻名的音乐家。
  在他青年时期的作品中,既有忧伤悱恻的《送别》,也有豪情万丈的《祖国歌》。现场播放的李叔同的影像中,既可以看到青年才俊、裘马翩翩的公子,也有出家后头戴观音兜的寂静佛子,是怎样的生命轨迹造就了他人生的跨越?他的一生,还创作过很多有关月亮的艺术作品,有《清凉歌》中的月、有歌曲《月》,还有一首偈子中的“华枝春满,天心月圆”……歌咏月亮在他的人生中又有什么象征意味?
  在现场展示的李叔同的书法作品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青少年时期,他的作品是临摹魏碑的字体,笔力遒劲;而他39岁出家后,书法则一改往昔风格,字体拙朴、返璞归真,更像是孩童的笔迹。这背后透露了他个人心境的转变。
  在他的书法作品中,最为著名的可谓弘一法师的绝笔:“悲欣交集”,旁边写有一列小字:“见观经”。“悲欣交集”出自《楞严经》:“阿难整衣服,于大众中合掌顶礼。心迹圆明,悲欣交集。”“见观经”意指见《观无量寿经》。后人揣测,弘一法师在临终之际一定是看到或证悟到了什么,或许是悲过去迷,欣现在悟;也可能是悲众生迷,欣己已悟……不得而知。《观无量寿经》描述了西方极乐净土的殊胜美妙,弘一法师在此时或是已知生命究竟去向。
  单勇老师选用了弘一法师创作的三首歌曲中的三句歌词,分别代表他不同的人生阶段。

“人生浮年若朝露”——《落花》

  《落花》曲调欢快,歌词优美。“纷,纷,纷,纷,纷,纷,惟落花委地无言兮,化作泥尘。寂,寂,寂,寂,寂,寂,何春光长逝不归兮,永绝消息……”六字连唱,可谓大胆又有意趣,深厚的古文功底,使李叔同早年的作品不屑于用白话文填词。落花的意境哀而不伤,无常中流露出朱华易谢的感慨,与同是叹落花的《红楼梦》中林黛玉的《葬花吟》相比,悲伤之余更流露出珍惜青春年华之情及对生命的探寻。
  年少的李叔同喜爱京剧,还是票友,当时爱上了一代名伶杨翠喜,经历了他的初恋,但最终无果。他意气风发,对家国命运充满激情,曾刻章“南海康梁是我师”,为此在戊戌变法失败后,远走上海,躲避风头。不久他至亲的母亲离世,他反旧俗,将身为侧室的母亲之灵柩从正门抬入,在大堂设灵堂,并亲自写了《哀歌》诉说心中无尽的悲伤,后又创作了著名的《梦》寄托哀思。活动现场,两位身着白衣,衣裾翩翩的女子为大家用中国古典民乐阮弹奏并演唱了歌曲《梦》和《送别》,乐音婉转,余音绕梁,令人久久回味……
  失怙后的李叔同孤身前往日本留学,他在日本学习油画并创办了话剧“春柳社”,他还是将油画引入中国的第一人,并在中国开创了裸体画之先河。在日本期间他参演话剧《茶花女》并反串旦角扮演茶花女,轰动一时,他也是中国话剧的鼻祖。
  回国后,他在南京、杭州两地美术高等专科学校任教美术和音乐,并担任太平洋报社的美术编辑,成为中国报纸图文广告的创始人。他还创办了杭州的西泠印社,至今杭州博物馆还珍藏有他的篆刻作品,而他的油画作品因战乱等原因留存甚少,已知的最为完整的有日本东京国立艺术大学他的自画像,和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的一幅他画的、他的日本妻子的半裸女像。李叔同的足迹遍及多个艺术领域,除去他的天赋异禀外,他做事极度认真也成就了他在所涉足的领域无一不精。在尝尽人间繁华过后,他进入了人生的第二个阶段……

“如是乃为梦醒汉”——《世梦》

  李叔同时常胃痛,他采用断食辟谷疗法颇为有效,这个机缘让他偶然接触到了佛法。他从小在家中也受到过佛法的熏陶,后又在杭州寺庙清修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住在他楼上的一位僧人清净的仪态深深吸引了他,他欲拜他为师并祈求剃度为僧。1918年6月30日,他抛开世间一切遁入空门,出家了,世间爱情、亲情、名利、地位如过眼云烟,这时的他要探寻生命的真相!
  出家前,他在给日本妻子的信中写道:“做这样的决定,非我寡情薄义,为了那更永远的、更艰难的佛道历程,我必须放下一切……我们要建立的是未来光华的佛国,在西天无极乐土,我们再相逢吧!……在佛前,我祈祷佛光加持你。望你珍重,念佛的洪名。”他说,爱是慈悲,可世间几人能懂?现场,大家就此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世人的爱是占有、是欲望、是黏着、是执著,最后终将面对无常别离的痛苦,而佛法的爱是无限广大平等的慈悲大爱,超越欲望、超越生死!道是无情却有情!出家意味着更大的承担,更艰辛的生命旅程。现场还展示了弘一法师出家后的书法作品:“知一切法不可说,脱众生苦无有余”“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大方广佛华严经……现场一片寂静,大家都陷入沉思中。

“清凉,清凉,无上究竟真常”——《清凉歌》

  李叔同没有被纷繁复杂的世界遮蔽内心,他在不断探寻,他转身成为弘一法师,探寻生命巨大的意义和宇宙万法的真相。他出家后创作的一首《清凉歌》,曲调流畅,歌词简洁,一改之前楚辞、离骚之风,返璞归真。歌曲通篇没有一个佛字,但“清凉,清凉,无上究竟真常”,佛法的最高境界跃然纸上。弘一法师在给他学生的一封信中写了一个偈子:“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你要问我生命的真相,我突然忘了怎么告诉你,真相就像一轮明月挂在空中,不需要解释。弘一法师与太虚大师珠联璧合创作的《三宝歌》更是成为佛弟子人人传唱的佛歌。现场,众人合掌、共唱《三宝歌》,歌声是佛弟子立下的铮铮誓言,歌声是对生命觉醒的呼唤,荡气回肠、气势如虹……
  我们活在世间,活在各种纷繁复扰的现象中,那现象背后的真相呢?弘一法师的一生绚烂之极,他热爱生活,尝尽世间繁华,他也可以一转身淡泊无一物,以身点醒世人,云聚云散、花开花落,不过是一场春梦了无痕……他的人生是跟任何人都无关的独自修行,是一条悲欣交集的道路。正如赵朴初先生总结他的一生时写的诗:“深悲早现茶花女,胜愿终成苦行僧,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明月耀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