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的三级修学经历,让我感受到了两套模式相辅相成的殊胜性。修学模式帮助我改变错误观念,树立正见,从而解决了我生活层面的问题,进而开启了我生命层面的改变;服务大众模式既帮助我积累资粮,又检验我的修学效果,两方面互相促进。因此,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我改变了很多观念,就像重新认识了一下自己。
  在加入三级修学前,我是一个不得要领、盲修瞎练的凡夫,盲目而自大,我非常相信自己的第六感。我念过上百万遍的金刚萨垛心咒,诵过上百遍的《地藏经》和《金刚经》,还磕过上万个大头。可是,就在我座上修得感觉自己快要成佛的时候,座下还是跟我的先生矛盾不断,我觉的我的座上座下生活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我一直在想,菩萨怎么还没收到我的愿望,还没把我先生变好?
  不过,我诵经的那些功德还是有的,因为就在那个时候,我遇见了三级修学。刚刚入学的我,修学根本不在状态,只是由于贪图班级温暖友好的氛围,我还是很积极地参加交流。而且为了面子,三遍书肯定是看的,笔记是没有的。就这样熏习了一段日子,一些正见就在不知不觉中用了起来,比如说接纳、第二支毒箭、设定等等。当这些正见慢慢地被用起来的时候,我曾经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解决的我和先生之间的一些矛盾,像一块巨大的冰块开始慢慢融化,我们的关系也开始逐步好转。
  我很惊讶,为什么我以前做了那么多诵经念咒的功课,佛菩萨都没有显灵把我先生变好,而我入学仅短短半年多时间,菩萨就显灵了?其实,这是正见的威力!我们学佛不是求佛,而是从观念上改变自己,一个转念,就在转角遇见了幸福。没有正见的支撑,念再多的咒和念桌子椅子是没啥区别的。
  我看到了自己观念转变之后产生的巨大能量,对闻思修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我从佛法的角度去看世界时,我看到在过去的四十二年间,我是生活在一个无明大梦中的。梦中的我依着贪嗔痴自导自演着各类喜剧、悲剧,我分外地投入并陶醉其中。而现在,我愿意睁开眼睛来探索这个如实的世界了。
  我以前念咒的时候,虽然嘴巴里念念有词,心里却是妄念纷飞。每次念回向偈念到自皈依法,深入经藏,智慧如海的时候,我心里经常有一个声音在说,哇,这样的生活得有多枯燥啊!可现在,闻思修却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快乐和利益。因为我每学习一课,都会发现心的一个层面。心就像是一个百宝箱,让我惊喜不断。所以,每每在学习的時候,那种专注的状态不仅给我带来了见解上的智慧,还给我带来了身心上的巨大快乐。
  但凡夫就是凡夫,闻思修给我带来的巨大愉悦感让我产生了一种自了汉的自私想法。我想,唉呀,我在家修得也挺好的,为什么要来践行服务大众模式呢?在经过深深的思考之后,我发现,闻思修带来的巨大快乐,就好像我发现了一个宝藏,然后用眼睛狠狠地饱了一下眼福。如果不在座下践行的话,就如入宝山而没带手,我没有办法把这么好的智慧变成自己的。其次,学到《略论》之后,我的心行已不再满足于只是解决和先生之间关系的层面了,我真心感受到了佛法的珍贵,继而发起了利他之心。但是,呆在家里,我如何传播,如何积累资粮呢?
  从观念上调整之后,以前千难万难的义工行也就水到渠成了。当我开始践行服务大众模式时,我深深体会到了两条腿走路的优势。
  首先,我真正体会到,众生跟我们是一体的。因为,大家的烦恼和痛苦是那么相似,不管每一位书友的外表看起来有多么光鲜亮丽,或者把自己伪装得多么快乐,其实内心还是有着很多根本的烦恼,真的是每个众生都需要佛法。那么,学佛法哪里最好呢?三级修学呀!可是我也发现,朋友和书友并不是因为我嘴上说得有多好,介绍得多么有技巧才对修学感兴趣的,而是我的身语意,我在陪伴他们的过程中是否在践行法起着关键作用。这个义工行中的认识促使我更好地去闻思,去修学。
  其次,义工行可以有效创造善所缘,积资攒粮。尽管我和先生的关系缓和变好了,但是,作为一个修习了四十多年的贪嗔痴的堡垒,是很难让我彻底走出自己的串习的。串习真的太顽固了,比方说,前面四十年是用右手吃饭的,突然让我用左手吃饭,怎么也要改上一段日子吧!而且越修到后面,越需要福报。导师说了,我们任何想法的实现都需要福报的支撑。那培福最快的是什么方法呢?法布施呀!所以,为了更好的法布施,我还是要抓紧修学呀。
  然后,义工行时,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烦恼,怎么办?难道对书友发脾气?和同修论对错?不能吧。可烦恼又是那么的实在,为了自己好过点,还是回家看法义吧。因为只有在这儿,我才能找到最究竟最圆满的答案。
  总之,义工行推动我更好地去修学,而修学又让我更好地践行义工行。正是三级修学的两套模式,这样一套导师俯下身来为我们施设的有系统有次第的修学模式,短短两年内,让我的生活模式——从从吃荤喝酒到吃素;修学模式——从念咒诵经到修学义工;态度模式——从他人服务于我到我服务于他人;生命模式——从求现世安乐到发愿发菩提心,我活出了全新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