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带班,说实在话,内心是带着骄傲的,觉得自己终于到了导师所说的这个重要岗位。也正是因为这点骄傲和特别的重要感,心里有很多的设定:
  1.我带的班级出来做义工的一定要很多;
  2.我带的班级出勤率一定要很高;
  3.我带的班级修学一定要是最精进的;
  ……
  为了达到这些设定,我开始了很长时间的“因上努力”。我很用力地去陪伴,也会很使劲地引导,还提很多的要求。于是乎,我开始会因为有人迟到而生烦恼,脸色也不好看;一旦有人分享的内容和我自己认为的“正见”不符合的时候,就会打断或者强行介入式提问,或者分享;大家做义工了,我就很开心,不出来做义工,我就表现得疏离……有些时候,还不是故意的,只是下意识地就这么去做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当有人来提出意见的时候,我还特别委屈:我都付出了这么多,大家怎么还不知道感恩,居然还抱怨?当大家觉得只能分享我乐意听的话,就开始不怎么愿意分享了,我还特别的不理解。
  当矛盾终于爆发,我才意识到,我这种“老母鸡”式的带班,给师兄们带来了多大的伤害。三级修学的模式是为了帮助大家从被动学习转到主动学习,更多地是去践行。而我自鸣得意的所谓“陪伴”,只是从自我角度出发;美其名曰的“引导”,其实是希望大家按照我的设定去完成。在辅导员和其他同修的陪伴下,我开始意识到我的问题,我特别的忏悔。
  当我看不清缘起的时候,我只是从自认为的所谓“正确标准”去要求,所以就不能接纳,也不可能理解,更谈不上有效的陪伴,也失去了关爱的心,所谓的“引导”也只是停留在自以为是的正确标准。特别是第二遍学习依止法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如教而行,也没有随师喜当作。我所谓的因上努力只是缘木求鱼,以为能得到鱼,但结果是南辕北辙。自己很累,大家也无法受益,于是陷入了恶性循环。
  当我停下来,用心去聆听大家的分享,我开始明白每个人的分享都是他当下生命状态的呈现,他的观念、心态,是他无始以来累积的生命的呈现。正是因为每个人的积累不同,所以才千姿百态。每个人的状态不可能一样,我强行去要求统一,只能适得其反。只有我静下心来,接纳这样的生命缘起,我才能看到他努力想改变的决心,以及背后的出发点,才能真正去理解他生命中的苦,进而去接纳、尊重并陪伴、关爱,以及真诚地去随喜。
  当我这样去做的时候,我发现我紧张的心慢慢放松下来,心量慢慢地打开。看到了大家的不容易,心里开始有感同身受的“苦”。大家感受到这种氛围后,也同样地开始打开自己,愿意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来。那一刻我才真正地如释重负,我背着的那“设定为正确的”厚厚的壳,才开始慢慢地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