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时代,人们以皈依佛法僧三宝及对佛陀表示礼貌和敬意来信奉佛教。礼貌包括仪式姿态或动作,敬意则主要是指人们的内在心态。在佛门中,语默动静安祥,一切合宜合法,就是礼仪。
  初入佛门时,特别仰慕师公,老人家的言行举止,常常让末学佩服得五体投地。师公给人的感觉是,既想亲近又很敬畏。当时心里就暗暗发愿,我一定要做一个像师公那样的出家人。无奈业习力量强大,加之没有佛法的熏陶,所发的愿竟毫无动力,我还是我行我素。
  感恩师父悲心成就,让末学有幸亲近善知识。
  初入班的我们,一个月中,反复练习穿袍搭衣、叠被子、整理内务。不知善知识的良苦用心,这样做是为了去掉我们的凡夫习气,培养我们的僧格。不明就里的我们,却常常因紧张忙碌而报怨。善知识告诫我们:学威仪不辱僧相,改毛病早证菩提。发心读完大觉书,立愿行尽佛子事。在善知识身边,让末学慢慢地明白了出家人的威仪是多么重要!因此改变了我的坐没坐相,站没站相。
  初离开善知识时,还能记着师父的教导:穿衣吃饭从头学,轨物格度与俗别。提醒自己保持良好的习惯,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加上自己生硬的行持,让人感觉太执于相了,于是就给自己找了个懈怠的借口,随和一点吧,便在散心杂话乃至坐起不如法中迷失了自己。感恩导师,让末学重温佛门礼仪,找回那熟悉的感觉,真好!
  佛门礼仪主要是通过特定的动作姿势或穿着,表达对佛法僧的恭敬。作为佛子,我必须掌握和理解合十、礼佛、长跪乃至衣着的真实意义,以及言行必须如法得体。居士们经常出入寺院,我要正确地引导他们,无论是上香供佛、礼佛、拜见出家人、请示师长,或参加法会、过堂及留宿,都要按照“居士入寺礼仪”来规范行为。
  说老实话,开始末学对这节课并没太在意,认为这些我早就熟悉了。但按要求听完后,末学真的好惭愧!虽然很熟悉这些动作,可其中的含义却不一定都知道。如合十可以收摄内心,集中注意力,平稳情绪;问讯,要以诚恳、恭敬的心把佛菩萨、师长以及尊敬的人供奉到顶门。通过慢慢地礼佛,清楚地知道每个动作,让动作缓慢、轻松、柔软一点,在这种姿势和心态中,减轻对自我的执著,让心灵更加澄明。反观自己,拜佛只是为了完成功课,什么时候好好地用过心呢?
  感恩这看似简单却饱含深义的一堂课,让我具足了要为住持正法而努力的信心。
  佛门行仪是学佛入道的初要,借着拜佛及观想,来表达自己对三宝的恭敬与感恩,同时忏悔自己所造的恶业。它不是教条的仪式,因为每一种行仪都有它的涵义及启发。所以,学习正确的佛门礼仪,了解每一个动作所代表的涵义,是佛教徒必须认识及学习的。
  当我们怀着欢喜、感恩的心学习佛门礼仪,接受生命的智慧,就会慢慢地具足人天师表的庄严形仪,让众生看到僧宝,皆生欢喜、信乐三宝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