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过了一个漫长的春节,时间走到今天,原本该各就各位的我们,依然各自困在家里,思忖了很久,还是决定把春节的一些心理历程表达出来。
  进入三级修学将近一年了,在这一年里,我时常会想起去年的春节,那时刚刚接触读书会,却为之着迷。经典读书会、小小读书会,一场都没落下,室外冷冷地飘着小雪,屋里烛光、音乐、茶香、书声和每个义工师兄真诚的笑容,温暖了我的整个冬天。所以在假期没有开始的时候,我就发愿,这个春节换我来服务大家,我悄悄把所有时间安排给了自己的学习和读书会的护持陪伴,而疫情的突然爆发让所有的计划都搁浅了。
  于是每天在家做饭、做家务,心慢慢地被世间法填满了。虽然,我极力维持着平静,但最终情绪还是被点燃了。那天下午,女儿陪她舅舅和奶奶打牌玩了一个下午,我终于陷入情绪里,眼前都是她玩手机、看电视、玩牌而不知道学习的画面,于是,我不再理她,黑脸给她看,她在多次碰壁后,转身进了房间。
  我更气了,觉得这孩子犯错还没有认错的态度,就在这种气愤的情绪不断发酵时,我弟推门进来,说:生气了姐?我于是开始滔滔不绝地数落孩子的不是。我弟说:“可是姐,对待孩子要讲方法,孩子说有很多次,她都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你就生气了,还会好久不理她。姐,同样的事情也许在你小的时候,也被咱妈这样对待过……”我一下惊呆了,所有的愤怒和指责嘎然而止,卡在嗓子里再也吐不出一个字。
  眼前的轮播影像从孩子调频到了自己,我看到那个被情绪带走的愤怒的、丑陋的自己,难道,我真的在不知不觉间活成了自己最不喜欢的样子吗?学习佛法每天都是提醒我观照自己,为什么我的眼里只有孩子的错?我的情绪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想了很久,我终于看到,情绪来自于多方因素,家务的繁琐、客户的搅扰、疫情的困扰等,更重要的是离开了法,自己渐渐没有了对抗烦恼的力量,孩子只是引发这个情绪的导火索而已。而对孩子的发泄就是一种严重的我执。
  我觉得她是我的女儿,就应该按照我的意愿,做我想让她做的事。这时候孩子又进来了,对我怯怯地伸出双手,我拥抱着孩子,平生第一次给她道歉:对不起宝贝,妈妈错了,不应该把我的设定强加给你。孩子如释重负地笑了。我妈还打趣说:孩子,瞧你多幸福,有个会自省的妈妈。
  一场风暴瞬间过去了,看到所有人欢喜的笑脸,我惊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同,之前类似的事情总是要闹到鸡飞狗跳的,孩子的眼泪、父母的指责、我自己的气愤,各不相让,而今天这个完美的结局又来自哪里?原来错不在别人,真的都是强烈的我执,把自己困在了自以为是的念头里。虽然我现在学的还很浅薄,还是很容易做情绪的奴隶,由此带来种种烦恼,然很庆幸,关键时刻还能找到正见,让自己在抓狂中迅速冷静下来,迅速地观照出问题的根源,终于用佛法智慧战胜了自己一次。
  同时,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串习,一直在伤害着身边的人,也给自己带来伤害。是三级修学一直在引领我看清生命存在的过患,每天的定课、自修、义工行,在不知不觉间熏习着我的心行,弱化着强烈的我执,我知道转染成净的过程会很漫长。所以,我决心在未来的修学路上一定要精进不懈,用佛法智慧涤净自己心灵的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