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开示:“我们每做一件事,都会有两种结果。在成就客观结果的同时,也在成长某种心行。以什么心做事,最终就会成就什么。以贪心去做,最后成就的是贪心;以我执去做,最后成就的是我执。我们可以发现,许多人做了几十年,最后只增长了一大堆我执、我慢及对事业的贪著,并且陶醉其中。表面看来做了很多佛教事业,内在成就的心行却与佛法了不相干。”
  在承担辅导义工的这段时间,通过我的支持辅导员和其他辅导义工的传帮带,我对悲和苦这两个字有了新的认识。承担辅导义工可以让自己通过修学认识到轮回苦,再通过逐渐认识和体会众生皆苦训练悲心,而这些众生曾经都做过自己的母亲。
  作为一名大乘佛子,要担当起利益众生的责任,让众生离苦得乐,首先就得身体力行。要做好一名辅导义工,身体力行才能被大家认同。大家都知道,作为辅助义工,要引导好小组师兄们自修、定课,自己必须先安住模式。只有做到真诚、认真、老实,认识到自己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才能心悦诚服地改造自己。如果没有把个人的修学上升到一种出离轮回和惑业苦的高度,自己的自修、定课、义工行很容易会变成负担,更别说定时定量了。并且,如果自己没有按照模式去理解、接受运用的话,就很难以自己的例子做出从理解到接受,从接受到运用这中间心行转化的示范分享,就会像二道贩子,只是把导师说的重新再强调一遍。这样的口号引导多了,师兄们会打呵欠的。所以带班过程中尤其是自己的分享时间,如果师兄们有打呵欠的,我就知道,这周我法义没有闻思到位。
  因果不虚,相信大家都会有体会,一个班级的修学情况常常是辅导、辅助义工的缩影。我的体会就是,如果自己哪一块不足,这个问题会马上出现在所服务的小组或班级里。比如我以前常常是有文字就读文字,忽略看视频的训练,班级师兄也会这么去做。因为他们觉得辅导员和辅助员就是这么做的,这是正常的。所以要想身体力行,我目前给自己的要求是发现自己有问题要立马改正,因为这关系到许多同修的法身慧命。失去这个暇满人身,想要再回来修学的几率微乎其微。
  事实上,只要我们理智地思考就不难发现,轮回中没有一个众生不是苦的,没有一处永恒的快乐,唯一能让我们出离苦的办法就是训练、完善自己的慈悲和智慧。陪伴、关爱、理解、引导要做到圆满,前提是将佛法视为生命,要将自己的生命和所服务对象的生命放在同等位置,才能从根本上让做事变成修行,否则很容易让做事成为轮回的助力。我知道,要时时刻刻做到这点,特别有难度。但是当我看到自己所服务的师兄通过一段时间的修学,从以前常常喝酒应酬通宵不回家,到现在掐着点赶回家,就是为了要做定课、闻思法义,夫妻也和好如初;当我看到有些师兄因为种种原因长时间失眠,就因为导师法义中的几句话有了高质量的休息时……我越发坚信,三级修学两套模式是可以带领我们走向解脱的,我也会越发认真地去传承、传播三级修学,努力为所服务的对象营造一个心灵家园。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将班级贴上“我”的标签,长养我执,才不会在师兄们请假、不闻思、不做定课时生起沮丧、失落这些自我为中心的情绪,才不会在师兄们状态良好时沾沾自喜,更不会让自己去焦虑自己的表现。
  最后我想引用导师的开示与师兄们共勉:“曾经有人问我有没有理想,我说我的理想有点大,即使诸佛菩萨都参与,也难以圆满,尽管如此,这件事还非做不可。如果不做的话,生命是没有出路的。希望这也成为在座每个人的理想,尽未来际,同愿同行,共证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