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带班中,随着不断地深入觉察,不断地看到自己的一些串习在冒头。具体体现在,当看到一些现象时,会不自主地下定义。
  比如:定课人少是不好的,小组交流不按流程是不好的,没定课接龙是不好的,大家不精进是不好的,不按八步骤修学是不好的……
  当看到这些现象时,产生的念头是:这些都是不好的,我要改变你,我要调整你。
  每每这种状况下,自己就陷入到由设定带来的负面情绪中,甚至因此产生嗔心:这帮人就是不努力,就是不用功,我怎么摊上了这么一群人……然后通过种种行为去改变他们。
  比如在班委群里提醒,“最近定课怎么样啊?”“师兄们把接龙发起来哈”“小读很好,大家尝试着在家里做起来,对八步骤的运用也有好处”……以及私下里联系同学们,了解各自的近况。
  以前,还会因为做了这些并收到不断的反馈而沾沾自喜。也因此,自己已然习惯了这一做事和心行的套路,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按照这一套路在带班。而且这样做的过程中,确实因为自我需求的被满足获得了短暂的快乐,这让自己误以为是我发心正确、不断用心而收获的结果。
  也就是,在我执的土壤里开出了一朵鲜花,我深深地执著于这朵鲜花,以为这是我带着智慧、带着慈悲去做事带来的回馈。
  可实际的情形是,当这些现象产生,我看不到背后的因,执著于假相,在执著的驱使下,产生种种错误的观念和情绪,并通过种种行为尝试改变,希望达到我想要的结果。而且,这个过程中伴随着喜怒哀乐,我又本能地把不好的情绪过滤掉,只留下我想要的快乐,以为我这是在践行义工行,这就是践行菩提心带来的犒赏,因此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以往思维到此,会陷入到另一种执著中:既然如此,那我是不是就什么都不能做了呢?因为只要我一做,背后很可能还是执著。这时候,往往又陷入到另一种负面情绪里,干脆葛优躺,觉得空虚、无助,带班好没意义。
  但其实不是,事情要做,只不过要把背后的错误观念给去掉。
  我问自己,当看到这些现象,觉得不好,这个定义是谁下的?
  其实是我自己,我不接纳,不能接纳我所带的班出现这些状况。这背后其实是深深的执著,因为一旦出现这些状况,就意味着我带班是不成功的,那这个“我”就没有立足之地了。我会因此而恐慌,所以一次次被我执俘虏,任它驱使。
  这个道理就像父母对孩子,当孩子成绩不好时,父母会抓狂。但从孩子的角度呢,他可能很容易原谅自己,比如:这次试卷很难、考前身体不太好,影响了发挥,或者干脆就反感考试,压根不想学。
  同样的,班级的任何现象都不是孤立的,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他们有着自己的生活,喜怒哀乐,会被哪怕一个小小心念而影响,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作为辅导义工,如果我只是立足于现象,带着执著去做事,一方面成就的是我执,一方面也会给同学们不够慈悲、不够理解的印象。长期下去,同学们会紧张不安,我也会因为事事都不能按照我所设想的去发展而精神崩溃。最后的结局必然是两败俱伤。
  对自己来说,这是一条轮回的带班路。我因看不清楚,陷入执著,产生嗔心,在嗔心的驱使下造作种种行为,一次一次陷入心念的轮回。未来,也会因此招感生命形态的轮回。
  我的出路在哪里呢?(以下仅为一些理论上的思考,待落实)
  我发现,我并不需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改变,只需要转换下心念,看到现象,用缘起去观察,保持接纳,看好自己的心。
  同时,多问自己,希望把这个班带到哪里?班级的目标和定位是什么?我和同学们还存在哪些差距?在达到目标的路上,我能为同学们提供哪些善缘?并且要多观苦,本着慈悲心去做。
  愿以此为鉴,多用缘起去观察,多一些陪伴和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