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前两天参加实习辅导员培训,感恩慧元师兄身体力行的引导,对八步骤的运用又更加清晰一些。早上恰巧有师兄聊起大家对法的受益不是很大,应该是修学方法还没用起来。刚好也是对自己内心的一个梳理,所以写下这篇札记,分享自己对“修学态度”的思考。
  谈到修学态度,又回归“我为什么要学佛”这个问题。
  初修学时,理由各有不同,比如喜欢这个氛围,读读书提升生活品质,打发时间,让自己不害怕死亡,想要学习智慧和慈悲……我的理由,只是向往义工身上的寂静品质。
  导师的引导是:因为人生是苦的,而唯有三宝能帮我解除这些迷惑和痛苦。
  一、“人生是苦”的观修
  我当下的现实生活是美好的,但我肯定见过发生在别人身上的痛苦:读大学时就失去父亲,因喝酒撞伤三个人的小叔;管教不了孩子,老无所依的亲人,家庭不和,只身在外打工的姑姑……
  看到这些不幸时,我潜意识中是想“还好不是发生在我的家庭中”,然后漠不关心,不再过问。
  但导师说过,在无尽的生命长河中,我已经历了无数的生生死死,我所见过的所有的遭遇,都曾在我的身上发生过。而这些看似无关的人,曾经都是我的亲人。
  要让这些“发生过的苦”成为我修行的动力,我不能再以“侥幸”心理对待,而是要正确用心,刻意观修和训练。再次看到不幸时,我要思维,“这些苦都曾经在我身上发生过,如果我这一生不能解决生命问题,未来这些苦仍会再次发生在我身上”——生起精进求法之心;思维“这些人曾经是我的孩子、我的父母,不忍看其如此遭遇”——引发自己的悲悯心。
  二、我内心的烦恼
  一天24小时,细数做了哪些事,这些事占用了多少时间,会发现好几个小时不见了。这说明,其实很多时间是被妄想占据了,心处于迷惑混乱的状态。
  再看看自己与孩子相处时,哪怕是刚刚合上视频,一看到“赖皮的场景”,自己就又会掉入语气、情绪的串习中,开始催促、指责。哪怕看到自己的情绪,也很难真正走出来。
  三、我内心的愚痴
  看到身边对三宝不能生信的人,我都感慨万分。潜意识中还暗自窃喜,自己是有善根的人,很容易对三宝生信,从不质疑。
  但问自己,我精进了吗?师兄分享,“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这个问题真的看清楚了,行为上还不能精进,那真是很愚痴……”
  我一边相信轮回苦,恶道苦,死无常,一边还觉得未来很长,可以慢慢来,还不能打心底生起紧迫感精进修行……何其愚痴!应当忏悔,让自己看清生命现状,精进修行。
  四、身边人的蒙昧
  小时候做过一个梦,一直印象深刻。梦见,天空突然变得很低很低,就像一个蒙古包这么小,我觉得很压抑,快要喘不过气来……
  在地铁里想到生命的问题,想到自己要努力,从这样的轮回怪圈中走出来。看到满满一地铁的人,低头看小说、看电视剧、看淘宝、打游戏……突然感受到,大家就像是在一个蒙古包中而不自知。深刻感受到,这样是在浪费暇满人身。
  而我有幸认识到暇满人身的重大意义,如果还不能好好珍惜和利用,就真是大大的傻瓜了。
  五、我如何理解轮回
  记得在一期内容中学到,一个屠夫,在他投生时,看到一大片羊群,就很兴奋地奔过去……
  我看到蚂蚁,看到各种各样的生命,看到我自己,看到身边的人,我们都在自己熟悉的生活模式中。从外在形式上到心念延续,在某种程度上,各自认为自己当下是最舒适的,然后在现有的基础上,改善一点点就觉得很幸福。
  因为对当下状态的执著,所以生命形态和心念都是在原有基础上延续。
  如果想改变现前状态,轻轻松松是不可能的。也让我认识到,修行,就是要难行能行。
  六、三级修学的殊胜
  师兄分享:“北方一个大和尚,自己学修三十年,看到《学员手册》后发愿,尽余力传承和传播三级修学。因为他看到了佛教的希望……”
  “看到大和尚的这种认真,自己觉得惭愧,人家才是慧眼识珠。”
  “过去无尽的生命中,这样的善知识,会极少遇到,或许这是唯一一次。”
  “遇到难得的善知识,还不好好珍惜,以后再遇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自己浪费了时间,都觉得很惭愧。”
  “早期大家每天学习三五个小时都是很正常,大家要对自己的要求要高一些。”
  “自己学习《道次第》时,每天拿一个小时来背诵。”
  “导师很忙很辛苦,我们要精进修学,才不辜负导师的辛苦。”
  “成佛是大事,如果连瞌睡都搞不定,就谈不上解脱的事了。”
  “要精进修学,要勇于承担。”
  ……
  我看到自己的蒙昧,不能真正认识到善知识和修学模式之宝贵。我要勤行忏悔,让自己的尘垢更薄一些,对生命的认识更清晰一些。
  七、我如何改变自己
  我已经看到生命的希望之光,也有幸遇到了能引导我的善知识,还有切实可行的修学模式,万事俱备,只需我的实践和努力。
  我想到上周工作中的一件事,领导发来客户的一个问题。我当下咨询可能对这件事有所帮助的人,了解了大概,自己再复述出来与对方确认,甚至与多方确认所需完成的事,以及操作的流程,再回复给对方。
  联想到自己的生命问题,我是有问题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不再轮回,如何解脱,如何把握生死,如何带着一切至亲乃至众生解脱。” 
  对这个问题,导师已经给了我答案,那我内心是否真正接受了这一答案并准备如此去做?
  看到自己之前是未捋清楚的,没有看清目标,也没有理清方法。
  现在重新思考明确了人生的问题,同时认识到,导师给我的方法就是两套模式,依托三级修学成就智慧,依托服务大众成就慈悲。在三级修学中,要真正用好方法获取正见并纳入心行;在服务大众中,要学会调整用心,践行利他;在未修中间,也要正知正念而行。如此用心绵绵密密,才能真正去除自己内在的贪嗔痴,才能真正解决生命问题。
  对所要解决的问题清晰且坚定后,相信自己在行动上会有所改变。
  因为轮回是苦,心有迷惑和烦恼,所以我要学佛;
  因为学佛可以解决我的生命问题,所以我要学佛;
  因为善知识难遇,修学模式殊胜,所以我要学佛;
  因为我要解脱,想带领众生解脱,所以我要学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