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假期有点特别。在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因疫情的持续扩散,假期延长了、村子封了、亲戚不走了、聚会也取消了。
  参加工作十余年来,我第一次过了一个超长、超宅的假期。每天看着父母忙里忙外,尽量去帮父母搭把手。看着父母苍老却忙碌的身影,我庆幸能有这样的机会陪伴父母。
  然而,这个春节,对我感触最大的却是原本印象中凶恶的奶奶变得可爱了,变得超可爱了。
  年轻时的奶奶要强而凶悍,遇谁和谁吵,碰谁和谁杠。
  在众多孙子孙女中,我这个排行不前不后,木讷迟钝,两岁还不会讲话的男孩子自然成了最不受待见的那一个。记忆中的奶奶,和我说话总是咬牙切齿地,我的一个动作,甚至可能一个眼神就会招来一顿狂风暴雨的责骂。
  多年来每当想起奶奶,我脑海中出现的却总是爷爷。爷爷一个人蹲在墙角,低着头,愁容满面地、一口接一口地抽烟,两脚之间是一大堆弹落的烟灰。从里屋传出来的是奶奶连珠炮似的训斥与谩骂,具体训什么,骂什么,我却一个字都不记得了。
  内心充满着对奶奶无比的恐惧与排斥,我尽量避开与奶奶见面和相处,只有过年时才会在父母的逼迫下去看看她,就这样,都免不了被她训斥一顿。
  在外奔波了十多年,我对奶奶的排斥与恐惧逐渐淡化,但那种距离感、陌生感却始终无法淡化。每次假期回到家,我总以各种借口和奶奶打个照面就算是完成任务了,从没有试着用心去倾听过奶奶。
  这个超长超宅的假期,让我失去了借口。
  通过两年三级修学的学习,让我知道“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父母恩正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种恩情,佛陀也在说法中不止一次地教育我们要对父母生起深深的感恩心。
  奶奶作为父亲的母亲,我自然也应该生起感恩心,更应该尽自己的力量多尽一份孝心。
  我开始思维如何对奶奶生起感恩心,如何在有限的假期中对奶奶尽孝。
  奶奶今年88岁高龄了,要让奶奶开心,最重要的不是给她多少物质上的供养,而是能从心理上让她开心、快乐。老人心里最想要的是什么,是陪伴,是用心的陪伴。
  我开始试着坐下来,陪奶奶聊天,关心奶奶的生活,倾听奶奶的心声。我也做好准备,按照佛法的指引,用一颗平静的心去对待奶奶,不带之前的排斥心。即便奶奶训斥与责骂我,我也要以一颗柔软的心去对待她,而不是对立与嗔恨。
  然而陪伴却异常的顺利,不知不觉间竟然与奶奶畅聊了三个多小时。奶奶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奶奶了,现在的奶奶可爱、幽默,还时尚。三个多小时里,奶奶回忆着当年的种种事情,诉说着当下儿孙们的孝情与艰难,告诫我她啥都不缺,非常幸福,让我出门在外不必担心。情到浓时,我忍不住掉下眼泪;讲到儿孙满堂都很好时,她乐得笑开了花。
  听着奶奶的诉说,我内心惭愧得无地自容。在外多年,曾偶有为数不多的几次想起奶奶,但内心总充满着之前的种种偏见,而奶奶却反过来一直怕我们在外担心她、惦记她。
  在陪伴中,我渐渐地发现,奶奶当年要强与凶悍的背后也有种种苦衷。虽然性格使然,但更多的还是当年资源贫乏、邻里欺凌、孩子众多的状况下一种无奈的选择而已。在没有佛法指引时,要想养活孩子,供孩子们成家立业,她确实也很难找到更好的方法。
  我也发现,奶奶之前的凶悍与强势没有了,对物质的索求也没有了,甚至心疼我们不该为她买东西花钱。奶奶现在更多地把心思放在儿孙们的幸福上,而不是只关注自己生活的好与坏。第二天我再去陪伴奶奶时,一见面奶奶就迫不及待地讲:“昨天忘记和你讲了,我早就想和你说,再多生一个孩子吧,就一个孩子太孤单了。”
  我还发现其实奶奶很可爱,虽然88岁了,但话语间经常会蹦出一些甚至连我都不知道的时髦词汇。还不时地和我媳妇用普通话做简单的交流。
  在陪伴的过程中,我能感觉到奶奶真的很开心,比之前给她钱,给她买补品更开心。
  而我也在陪伴的过程中,感受到久违的亲情,感受到我和奶奶之间那种从未感受过的血浓于水的亲情,感受到了那种远离职场快节奏生活、怀抱在亲情中的宁静与祥和。
  感恩三级修学,指引我慢慢找回真心,找回对奶奶的感恩之心,使我能在奶奶有生之年,陪伴于奶奶膝下,尽一份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