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春节更像一场劫难,就在全国人民辞旧迎新之际,横空出世的“冠状病毒”似一个张牙舞爪的恶魔,瞬间夺走了鼠年伊始的喜庆与祥和。短短数日,“冠毒”掀起的狂澜就横扫华夏大地,不仅完全打乱了我们的生活节奏,也搅得大家不得安宁。
  在上次交流学习时,我跟同学们分享了我面对“冠毒”的情绪波动。刚开始时很大意,觉得学佛之人,就该不惧病毒,一直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即使天天挤地铁也不带口罩。直到有一天,因为着凉后出现了发烧、流鼻涕和嗓子疼的现象,立刻惊慌失措地上百度“自我诊断”,然后以为自己已经“中毒”,吓得半死!通过这一番惊吓,让我对待“冠毒”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从毫不在意一下变得特别紧张,心中也充满了焦虑。
  后来,读了一篇介绍蝙蝠携带病毒的文章,立刻引起了我的共鸣,心中的焦虑顿时转化成了对吃蝙蝠之人的愤慨——都是这些人害得我们背锅!然后在微信上和别人一起谴责、鄙视……当嗔恨心的集聚让我开始迁怒于妻子和女儿时,才突然发现,自己的正知正念已经被扔到爪哇国去了。
  通过闻思法义和反思后,我方才明白,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又落入了二元对立的世界。做为“受害者”,与“施害者”那种强烈的对立情绪让我失去了觉知。当根尘相触时,我心中的对立和排斥立刻引发了嗔恨和烦恼。在对他人口诛笔伐时,完全忘却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既然这场疫情是我们的共业招感的果报,那我真的就完全是无辜的吗?回顾往昔,在无明的驱使下,我打鸟钓鱼,捕蝉网蝶,造就了无数的杀孽。在生活中,我也经常损人利己,恶语伤人,妄语恶念更是不计其数……自己在贪嗔痴慢疑的驾驭之下造作了这诸多恶业,“无辜”又从何谈起呢?
  上周与辅导员师兄交流后我才明白,对于“冠毒”我前后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是落入了常见和断见。先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觉得自己应该不惧病毒。后来经过一番惊吓,又很恐慌,担心自己,担心家人,担心国家的经济,担心形势的不稳定……就是因为我不能如实地认识世界、认识自己,所以才会心随境转,不得安宁。
  再结合法义来反思自己在“冠毒”下的种种反应和情绪波动,让我又有了一些认识。
  首先,在“冠毒”阴影的笼罩下,总觉得病毒无处不在,时时处在紧张担心焦虑之中。当身体正好出现一些不适时,就立刻和“冠毒”联系起来,主动对号入座,臆断自己已经“中毒”。现在才知道,这种判断实际上是我的认识产生了错觉,虽然“冠毒”对我来说并不存在,却一样惊得我失魂落魄。在那惊魂一刻,“冠毒”不就和代表遍计所执的、那条子虚乌有的“蛇”是一样的吗?
  然后由于着凉等原因,我的身体确实出现了一些客观存在的不适。在没有正确知识和判断能力的情况下,通过网上查询的信息,生搬硬套,导致了错误认识。身体的不适反应是真实的,但是依照这些现象,我做出的判断,得出的“新冠肺炎”的结论却是错误的。这就像把绳子当成蛇一样,是另一种遍计所执的错误认知。
  之所以一错再错,就是因为自己活在“被妄识处理过的世界里”。因为缺乏智慧,缺乏正见,不能排除认识上的错觉,才会出现种种失态和情绪波动。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珍惜光阴,精进修学。当智慧增长了,才能在云起云涌中保持心中的那份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