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不放逸品》的带班思考

  在《入行论·不放逸品》尽力断烦恼部分的共修过程中,有师兄提出:不太敢经常检讨自身不足,担心分享出来的都是负面信息,影响大家;感觉经常否定自己,让自己陷入负面情绪,低沉,像是在批斗自己,把自己检讨得一无是处。
  我让大家结合本期法义,分享自己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有师兄分享,平常有烦恼和负面情绪的时候,也不太主动在共修中交流分享,认为这不应该。一群菩提道友在一起分享交流,其实就依法来探讨治病的过程。不愿交流分享,更多的是,担心自己有挫败感。也有师兄分享道,其实能检讨到自身不足应该要随喜自己,有时候我们根本没能力认识到自己问题那才糟糕;会检讨自身不足,才会让我们生起惭愧心,有惭有愧有善法。
  其实在整个三级修学的课程中,运用八步骤学习,学会检讨自身不足、随喜他人功德,特别重要。如果把“检讨自身不足”和“随喜他人功德”两点简单地对比,问大家:哪一点更愿意去做,更容易做到?答案应该是,“随喜他人功德”,大家相对愿意做;检讨自身不足,不容易做。当然在究竟层面两者是互相增上的。一个愿意检讨自身不足的人,才更容易随喜他人功德。一个真正懂得发自内心随喜他人功德的人,他的心肯定也是开放的,不可能不愿意检讨自身不足。
  我们可以发现,在修学的过程中,在同喜到同修不同阶段的修学,关于检讨自身不足,会随着十八字方针、八步骤的运用出现变化:一种是从同喜分享中只单纯交流分享法义,到同修慢慢学会结合法义分享检讨自身不足,心越来越开放,不断地从法中受益;还有一种是从同喜到同修的学习,有时候愿意结合法义进行不痛不痒的分享,更多的时候是不敢面对自己,不敢检讨自身不足,担心师兄们会不会觉得我学这么久了还这么差,担心自己越检讨,会让自己越消沉。担心这担心那的,心越学越封闭,越不愿意交流分享。
  对检讨自身不足问题的正确认知,我个人觉得真的特别重要,因为它贯穿我们整个三级修学所有课程的学习中。愿不愿意检讨自身不足,涉及十八字方针中态度的修法;会不会检讨,能不能在有效的检讨中让自己于法受益,并产生不断前行的力量,涉及八步骤方法的运用。
  回归到本期《不放逸品》尽力断烦恼的法义,我们来一起认识一下关于经常检讨自身不足的困惑。
  本期法义:寂天菩萨告诉我们,放逸的源头是烦恼,我们要尽力断烦恼。如何产生尽力断烦恼的动力,首先要认识到烦恼的过患。烦恼有四大过患:令不自在,引恶趣苦,为害无尽期,友彼徒自害。没有修学佛法,我们容易认识到这些过患吗?肯定是不可能的。导师的开示告诉我们,我们要认清我们跟烦恼的关系,要认识到烦恼是我们生命中最大的敌人,是间谍潜藏在我们内心,是家贼损功德盗法财。通常我们看不清、分不清烦恼和我们的关系,我们经常把烦恼当作自己,当作是朋友,当作是合伙人,我们经常需要它、害怕它。
  前面讲到的共修分享检讨自身不足会感到压力,其实是对烦恼过患本身认识不足的表现。我们愿意检讨自身不足,其实就是说明,我们认识到了烦恼过患,认识到自己是充满迷惑烦恼的凡夫。就好比我们认识到自己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我们会自己积极面对,主动地去看病。到了医院,如果医生让我们去做检查,了解病因,我想没有一个人是不希望清楚检查出病因的。所以分享共修中勇于自我检讨,不自欺不逃避,就是一种积极治病、想迫切了解病因、尽快有效治病的前提。所以每次共修愿意积极主动地结合法义分享,检讨自身不足,本身就是认识烦恼、分清我与烦恼的过程。不愿意检讨、逃避,其实就是舍不得烦恼,在保护我们的烦恼。
  当然有师兄也会说,我每次共修都积极主动地检讨自身不足,但是我不敢检讨太多,因为怕检讨太多太深刻,就好像在批斗自己,让自己很消沉,很没信心。首先,我觉得这种认知障碍本身也是在一种烦恼中。为什么这样说呢?如果我们认同导师说的“烦恼是我们生命中最大的敌人”,那我们检讨自身不足,觉得在开批斗会,那我们批判的是谁呢?是我,还是烦恼呢?如果认为是批判我,那我的本质其实是无我的,无我是批判不了的,是不会受伤的。如果认为是在批判烦恼,那开批斗会,那不是很好吗?那就狠狠地批判烦恼,说明我们真的认识到:烦恼不是我,我分清了烦恼和我的关系。而且批得越狠越好。寂天菩萨在《入行论》里说:“我应乐修断,怀恨与彼战,似嗔此道心,唯能灭烦恼。”也就是说,我们应该乐爱断烦恼的修行。如果我们有寂天菩萨告诉我们的正确认知,那我们的共修分享乐意主动检讨自身不足,其实就是一种乐爱断烦恼的修行。修学越久,我们越能认识到更多自己身上原来认识不到的烦恼,但我们不愿意积极主动地检讨自身不足,说明我们还是很爱烦恼的。
  当然有师兄也会疑惑,我也经常检讨自身不足,但还是经常犯同样的问题,进步也不大,挺丢人的,我还是不分享、少分享、少检讨比较好。因为检讨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出现这种问题,其实寂天菩萨也有告诉我们怎么做,那就是应奋发灭烦恼。寂天菩萨告诫我们,烦恼是导致我们生死的根源,要自己亲手去灭除,要“尽吾此一生,不应舍精进”,要有“壮士不成眠”的精神,要有上战场杀敌不后退的精神,要有将军奔赴战场杀敌不怕受伤的精神,要有世间人谋生不怕寒热、不怕疲困艰辛的精神,要牢记利益一切众生的誓言永不退却。还要有跟烦恼决断的勇气、不屈服的精神,要认识到烦恼是没有自性的,用智慧是可以一劳永逸地断除的。
  对比寂天菩萨告诉我们的,和我们对烦恼的态度和方法,我们不难发现经常检讨没效果,更多地就好比我们去医院检查,即使查到病因了,医生也给我们开药了,而我们经常是开完药方又不认真吃药,或者吃的药量不够。所以根源还是在于我们的放逸、懈怠。
  怪不得寂天菩萨在这一品的最后告诫我们:“思已当尽力,圆满诸学处。若不遵医嘱,病患何能愈?”
  最后我想说的是,其实检讨自身不足,懂得如何依法来检讨,本身也是一种能力。要随喜自己,有能力发现自己的烦恼,有能力对治自己的烦恼。这更是一种集资净障、舍凡夫心的修行,意义重大。导师说过:“人生的所有改变,修行的一切进步,都是从自我检讨开始的。一个不会检讨的人,是不可能进步的。”愿我们每个人都能在每次共修分享交流中进步,而且能在修学中沉淀越久进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