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做什么事情,态度很重要,态度决定了一切。我觉得我学得不好,是我的态度出了问题。
  不同的态度决定了我对法的“理解、接受、运用”程度,也决定了我于法受益的程度。建立正确的修学态度,才能与法连接,否则就不在一个频道上。三级修学采用自修与交流相结合的方式,无论是自修还是交流,都要端正学习态度。
  真诚、认真、老实,六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只有当我意识到真诚、认真、老实是自我的需求,而不是别人对我的要求时,我才真正开启了正确的态度模式。
  我没有真诚地面对自己,面对法。我是一名“优秀的凡夫”,我自以为是,我执、我慢,不够用心,不会聆听,遇事急躁、浮躁,心静不下来,我把凡夫品质发挥得淋漓尽致。导师说我们要检讨自身不足,我认为我无论在工作、生活还是学习中,各方面都做得挺好的呀,不敢说优秀,至少还过得去;导师举例说的那些过患都是别人,不是我,我不会犯那样的错误,我不是贪嗔痴的重病患者……沉浸在自我感觉良好的妄念中,沉浸在我执、我慢和错误的自我认识中。抱着这样的态度学习法,结果法是法,我是我,学完用不起来,或者受益很浅。法的力量不够强大,无法去压制、打败我的不良串习,造成我反复在不良串习中轮回,觉得学来学去,时好时坏,没有进步,逐渐产生了烦恼。
  我没有真诚、认真、老实地面对法,我没有让佛法进入到我的心相续中。我只是一名优秀的凡夫,不是一名合格的佛弟子,我为此感到羞耻。当我遇到对境的时候,我脑子里最先冒出来的解决方法与思维模式依然是凡夫的思维,不是佛弟子应有的思维。佛法的因缘因果、无常无我的正见被我抛到脑后。
  为什么学了这么久,我的思维模式没有发生改变,依然是凡夫无明愚痴的模式?是因为我的观念没有发生改变啊,或者说我对法的理解、接受、运用还很肤浅。我只是学完一期期的法义,仅此而已,佛法智慧并没有深入骨髓,植入血液,并没有与我成为一体,发生连接,我依然是我。我进而生起急于求成、求而不得的嗔恨之心,这样的感觉让我痛苦。
  我没有老老实实地安心修学。我依然只是一名“优秀的凡夫”,不是一名合格的佛弟子。我学到一点就自鸣得意,沾沾自喜,以为掌握得很好,夸夸其谈,觉得自己学得很好了,还生起优越感,甚至妄自尊大。实际上,当我遇到对境的时候,并没有把法用起来,我依然没有运用佛法的智慧去处理问题。理论与实际的这种强烈落差让我感到惶恐,让我产生质疑,进而心生烦恼。
  佛法是面镜子,同学们都是我的镜子。通过对比同学们的精进修学,通过对比同学们的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通过对比同学们早课分享、小组交流、班级交流的时候,我感受到大家的分享特别真诚,特别能打动我,感染我。当我随喜同学们的精进、赞叹同学们的进步的时候,再来看看我自己,我在佛法的照妖镜下,原形毕露。我的分享很肤浅,停留在表面,不够深入;我的分享没有营养,食之无味;我的分享不能给同学们带来经验;我的分享更不能为大家提供智慧启发……这样的对照让我生起了深深的羞愧之心。
  痛定思痛,我开始拿自己开刀,对自己进行深刻检讨。当我面对自己缺点的时候,总是本能地生起自我保护意识,本能地启动自我防御功能,本能地维护自我的重要感,维护所谓的自尊。总能给自己找出千百个开脱的理由与借口,更不要说承认自己的不足与错误。对我而言,肯定自我比否定自我容易百倍。
  我为了让这苦难的人生活得轻松点,我本能地选择了安逸,选择了逃避,选择了自欺欺人。我就只想活在自我的舒适区,为此加设了层层坚固的堡垒,抵御一切与我不同的声音,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接受不了任何人的建议,认为他们都是错的,只有我是对的。任何与我三观不和的言论都是对我的嫉妒与敌意,我不希望改变,更不希望被挑战。内心架设的这些自我堡垒让我作茧自缚,固步自封,如同温水煮青蛙。
  直到有一天,同学们善意地指出我的缺点的时候,犹如一根针划破了我的肥皂泡,在阳光照耀下,我无处可逃。我再也无法自欺欺人,再也无法逃避,我必须真诚地面对自己,必须从自我保护的小世界中走出来,必须看到真实的那个我。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真是愚昧无知,我确实是贪嗔痴的重病患者,我确实是垢器、覆器与漏器。 
  我要从头来过,真诚、认真、老实地修学与分享。真诚、认真、老实地面对每一天、每件事。不再停留在表面,用佛法正见修正我的三观,改变我的观念、心态。一遍修不好,就反复修,哪怕修炼千百遍,直到将佛法智慧刻入我的骨头,深入我的骨髓,像呼吸一样自然。我不想做“优秀的凡夫”,我想成为像同学们一样优秀的佛弟子,我想具有菩萨那样的慈悲与智慧。
  我相信这条路不好走,犹如拿刀子一刀刀刺向自己。但我知道,只有当我挖去毒瘤,放出毒血,我才能重生。我不怕,因为有同学们一路同行,有善知识在前面为我点灯,照亮前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