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0日,开班的第二天,在机场送别当时的辅导员慧悟师兄与后来的辅导员觉栩师兄。看着她俩的背影,净诗说:我以后要像她们这样!我说:我也是!这两个背影一直刻在我心里。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像她们一样,怀揣着菩提花开满世界的信念和梦想,哪里需要我,就到哪里去。
  我加入三级修学时,自觉人生美满,辅导员再三引导我正确观苦,我都看不到。一年后,苦接踵而来,先是我做心脏手术,半年后爸爸癌症晚期,6个月后往生。
  贵阳的同学们在我手术缺血时踊跃赶来捐血,在爸爸住院时赶去探望,在往生时熬夜助念;而我的辅导员则在上海的医院奔波联系最好的医生,到贵阳的医院探望,到苏州的寺庙去祈福……
  病苦、死苦、爱别离苦……在佛法正见的指引下,在辅导员悉心爱护下,在师兄们无私的奉献中,在来自全国各地的每日祈福里,都被一一化解。受益于三级修学,强烈地希望更多的人受益于三级修学;收获了无尽的爱,强烈地希望能回报。所以我发心要像自己的辅导员一样,用自己的身口意去传承法脉,去传播爱。
  可是当我开始带班时,才发现,我并不能像我的辅导员们那样,全身心、无所得地付出。我想爱,但我没有爱的能力。
  说好了的要以众生为中心,和十多位同学坐在一起时,才发现自己无时不刻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班级交流结束后回家路上,萦绕脑海的仍是,哪句话没说好,懊恼不已;哪句话应该怎样说,恨不得剧情重演;又想起哪句话说得不错,在沮丧中又生起得意……苦不堪言。
  导师说,辅导员是成长最快、受益最大的。导师还说,辅导员是靠自己一点一滴做出来的。导师慈悲施设的辅导路径,就是在给我一点一滴去做、一点一滴去改、一点一滴去培养爱的能力的平台。
  每周一次班级交流,不管凡夫心正在造作什么,到了这天,都得上。
  很快,我便体会到巨大的受益。同学们的真诚分享,让我看到每个生命既不一样,又都一样。不一样的人生经历,一样的是我们都活在自己的颠倒妄想中。所有的事,都不算什么事。但当它们一次次从记忆里涌出,夹杂着混乱情绪从四面八方汇聚,力量越来越强大,最终形成生命中一道道巨大的血淋淋的伤口。同时也让我渐渐认识到,有些事,在我眼里只是一粒沙,在同学的头上就是一座山。而这一座座大山,虽然是自己对错误观念长时间自动自发地做着错误的观察修形成的,却切切实实存在着,真真切切压迫着,让我们痛不堪言。
  而生命是有希望的。只要按导师给予的方法,依正见做正思维,当做足观察修、安住修、轮番修,同学们身上的山、我身上的山、所有的大山都会变成沙粒,所有的伤口都会痊愈。跟班带班,就是导师提供给我们的依正见做观察修、愚公移山、疗愈伤痛的机会。
  我的心从最初的不以为然,慢慢地转为感同身受,也慢慢地从以自我为中心转到了以同学们为中心。我发现我的心能装下的人多了。同学们开始信赖我,愿意跟我诉说烦恼了。看着她们从泪流满面到越来越多的笑颜如花,听到她们越来越多地告诉我凡夫心太狡猾,我看到法在生命中展现的不可思议的力量,深刻体会到没有佛法的生命是没有希望的,而有三级修学的生命真的欣喜不断。
  每个同学身上数不胜数的优点,每天都在照亮我,温暖我。每天都能体会到每个同学都是导师派来陪伴我成长的菩萨,帮助我修学爱的功课,成就爱的能力。付出爱,对我来说,不再是一句口号,而是真实不虚的诺言。
  现在,我已成长为一名支持辅导员。作为一名学习者、服务者、分享者、辅助者,我愿意真诚认真老实地落实修学辅导模式,以虔诚、殷重之心,与更多同学结下殊胜法缘,共同成长。也希望所有的同学都能加入进来,为这一永不退休的事业共同努力,成为如来的使者,荷担如来家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