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清明时,妈妈,我想您了。这是我学佛后的第一个清明节,除了思念,还多了一份深深的忏悔。
  2016年5月12日,我陪父亲去做心脏支架手术,把您留给了您的三个儿子照顾。临行前,我给您洗了个澡,换了一套凉爽的婆婆衫。当我洗完衣服来到客厅时,发现您换了一套棉质的衣服,还笑着跟我说,那套衣服有点凉。我对您自己找衣服、换衣服的事大加赞赏。谁知,此一别,竟成永诀!
  就在爸爸手术的第二天,5月16日晚上我接到哥哥的电话,说您走了。我不相信,分别前那个自己换衣服的您怎么几天时间就没了呢?一定是您心灵感应到了爸爸手术已经成功,才放心地走了。那一夜我躺在爸爸的床尾,彻夜未眠默默流泪,只有爸爸粗重的喘气声伴我一宿,我心目中的那盏灯忽然间灭了。
  几天后,爸爸出院回到家首先找您,我们骗他说您住院了。第二天一早爸爸就要去医院,我们只好把大姑、二爸、三爸请来,告诉他实情。听后,爸爸嚎啕大哭,感天动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我见证了您和我爸的感情。胜过风花雪月的浪漫,胜过海誓山盟的永恒。
  失去方知珍惜,面对阴阳两隔的世界,骨肉分离的痛苦,才体会到血脉亲情是那样难以割舍,面对死亡是那样无奈!
  之后,我每天早上在单位门前的自行车慢道上走路时,都会和您对话,不知您收到了没有。望着两旁摇曳的树叶我问它们:你们见到我妈妈了没有,她还好吗?望着天空朵朵白云我问它们:你们见到我妈妈了没有,她升天了吗?我甚至怀疑,其中某一朵云彩就是您。我对着它向您诉说您走后留给我的无尽思念、回忆和忏悔……
  1973年安康铁路通车仪式,学校要求穿红衣服,你毅然买了八两红毛线,让我五姨给我织了一件漂亮的毛衣外套。当时我非常高兴。
  1974年春节,你用家里有限的布票,为我买了块红条绒布做了上衣,而哥哥和弟弟都是不用布票买的粗布做的新衣。
  1975年夏季流行的确凉,你向别人借了钱买了一块花的确凉布,给我做了一件漂亮的衬衣,我真的很感动,说谢谢你,而您却说:你已经上初中了,要穿得体面不能让人笑话。
  1979年我在上学,突然有一天,你托人给我带来了一块价值180元的瑞士手表。那时的我已经知道钱的意义,那是您和爸爸两个半月的工资,是全家不吃不喝才能积累的一大笔财富。我除了感恩就是愧疚。
  人们常说母爱就像是涓涓细流缓缓流淌,却温暖着每一个儿女的心。
  2013年是您和爸爸最后一次来我这里过冬,之后再怎么做工作你们都不来了。你们感觉年龄越来越大要落叶归根,心系那一方生你养你的黄天故土。安康是你的根,安康是你的魂。
  自那以后,我从每月回家一次,到每月回家两次,再到每周回家一次。最初,我只是为自己没能在您临终时见您一面、听您的嘱托而懊悔。爸爸走后我反思:至少在他生命的最后半年,有我一直陪在身边,亲力亲为地照顾。这一点是我对您最大的愧疚。
  亲戚朋友们都说我是个孝女,可我觉得于您对我的爱还不及万分之一。
  妈妈,不可否认以前是您把我惯得很任性,我除了了继承您和爸爸勤俭持家、公正做人的品行外,也受到你们倔强性格的影响。所以,以前有说过伤害你的话,做过让你伤心的事,我对不起了,女儿请您原谅……
  二十几年前爸爸就对您说:你最好走到我前面,我会热热闹闹地把你送走。我明白,爸爸是怕他先走了你受罪。
  您走的时候我在陪爸爸做手术,您的三个儿子给你的葬礼办得很热闹。因为爸爸麻药后情绪不稳定,我们只能派您的外孙龙龙代表我们回去给您送行。
  妈妈,自去年爸爸走后,我们姊妹四人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就你们的遗产问题做出决定。文昌路的房子给道军。拥军是你最放心不下的小儿子,我和我哥、道军对他保证,把金州城的房子留给他,这是他下半辈子生活的保障。你孙子聪聪也已经上大学二年级了,学费由我每学期支付。您把关爱、照顾他们的接力棒就放心地交给我吧,不用再操心了。
  妈妈,自爸爸走后,我已经皈依佛、法、僧三宝,成为在家居士。以前您在家里请的观世音菩萨像,我还定期虔诚地上香、恭听佛音。现在我知道,您那是朦胧的宗教需求,而正是您的这些行为在您的心中也种下了善根,这也是您临终时安祥的原因。
  学习后,我经常在想:如果我早二十年学佛,我和儿子的关系会更加融洽;如果我早十年学佛,我会引导您正确地认识佛法智慧;如果我早五年学习佛法,我会以智慧的方法对您和爸爸进行临终关怀,摆脱不必要的痛苦,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安心地寻找自己的归属。
  现在我每天早晨都恭听《慈经》,无论您和爸爸现在在那里,我每天都会默默地为你们祈祷:愿我的父母亲无敌意,无危险,无精神的痛苦,无身体的痛苦,愿你们保持快乐。希望您和爸爸依旧相爱如宾!还有希望您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到我梦里走走……
  子欲孝而亲不待。愿天下所有的儿女,都能在父母的有生之年给予他们更多的关爱,因为父母是我们的福田,不要等他们走后在自己的内心留下愧疚。
  母爱如水,拙笔难尽。谨以此文做为女儿对您的追悼,望您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