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20年春节和Milk(梅云开)接触以来,刚开始几天,他不喜欢跟我出去散步,总是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关着门。原以为他只是懒惰,不愿意出去走路。时间长了,我发现原来他是躲在房间里玩王者荣耀,而且非常痴迷。
  他和一年前判若两人。个子长高了,小胡子长出来了,嗓音变了,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动不动就摔东西。2019年他偷偷买了一部手机,从此迷上游戏,恋上手机。睁开眼第一件事情就是摸出手机玩个不停,有时兴奋地一直喊叫“奥利给”。时间一长,我意识到,儿子被游戏缠住了,不能自拔。
  反省其中的原因: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平时与他的沟通仅限于在物质层面上尽量满足他。每次沟通时,他都是报喜不报忧,哄我开心。我没有觉察到他已沉迷于游戏不能自拔,更不知道他早已经拥有自己的手机。我是一个粗心的爸爸,是一个不称职的爸爸。
  我知道如果再让Milk继续玩几个月的游戏,荒废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他的人生,甚至还搭上我后半辈子的幸福。所以我痛下决心一定让他远离游戏,远离手机。
  刚开始,我像一个怨妇,整天说教,听得他很烦,说得我心焦,效果甚微,我心力越发交瘁。一方面着急他的学习,还有3个月就要中考了,却没有目标和方向,不知道考哪所高中;另一方面他处于叛逆期,不敢强硬纠偏,但还是忍不住和他冲突了一次。那天他坐在小桌前自顾自地玩游戏,跟他说话也不理会,我过去强行拉了他一下,他不高兴,骂了一句“他妈的”,我一听,很恼怒,就把他推倒在床上,他起来后,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他走后,我在家却坐不住了。他出门没有带口罩,穿着拖鞋就出去了,担心他冷不冷,害怕他染上新冠病毒,还生怕他一时想不开做出傻事。我一边催促姐姐出门去找,一边自责,埋怨自己的过激行为。打的是他,却疼在我的心里。
  回来后,没有想到表面硬气的他,晚上发微信跟我道歉,说自己错了,以后少玩手机,请求我的原谅。我趁机给他台阶下,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但坚持要求他一定要戒掉游戏,他也承诺要慢慢戒掉游戏。这是一个转机,也是一个切入点。
  MilK一直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从小我就让他洗碗,洗自己的鞋子,锻炼他,更是培养他的自立能力。多年的锻炼,使他不再有依靠的心理,更没有饭来张口的习惯。今年的疫情把我们两个形成一个组合,我做饭,他收拾桌子,洗碗洗锅,毫无怨言,这得益于平时的积累和培养。他小时候经常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别人的事情帮着做,他觉得能为爸妈做些事情是一件很自豪和快乐的事。从小培养孩子的自立能力,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
  记得女儿第一次出国的时候,我只送她到小区门口,还是因为看到她行李偏多。但心里并没有太多的难过与不舍。我知道只有早撒手,才能让孩子们早独立,成长得更快,行稳致远。
  不想他成为温室的花,只想他仗剑走天涯。
  我们家是一个传统家庭,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做人要忠厚本分,要乐于助人,要懂得感恩。到现在叔叔还整天念叨某某原来帮过我们家,什么时候也不能忘了人家。我从小经常跟孩子们说,吃亏是福,帮助别人,快乐自己等类似理念。
  孩子的改变来自榜样的力量。春节期间,我和姐姐都在看书学习,只有他一个人玩游戏,时间长了,他也不好意思再玩游戏了。
  让孩子尽快摆脱游戏的束缚,祈求佛陀加持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办法。但作为佛弟子的我们知道,向内求,改变自己,才是最究竟、最有效改变孩子的办法。
  对于自己而言,我们要忏悔自己过去所造的不善业,从此诸恶不做,诸善奉行。对于孩子而言,他们或许并不缺少爱心、感恩心、慈悲心,我们一定是曾经在他们幼小的心灵种下过善的种子,只不过是被暂时的“影像和念头”蒙蔽住了,只要把他们内心沉寂已久的爱心、感恩心、慈悲心激发出来并给予长养,相信不久他们一定会走出迷雾,走上正轨。
  虽然我暂时平息了Milk玩游戏的心念,但我知道,彻底断除念想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让他出离游戏仍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还需要长时间的陪伴。正如济群法师在《一条道路,九种禅修》中所说,“我们对觉性有了体会后,还要不断培养、训练、熟悉,不断熟悉,时时安住,生命才能自在无碍” 。
  学习菩萨的智慧和胸怀,对孩子善护念和善咐嘱,不溺爱、不粘著。我们要心存善念,心怀感恩,带着菩提心,多做利益众生的事。
  真诚希望本篇小文能帮到每位师兄,愿师兄们早日走出烦恼,愿每一位沉溺游戏的孩子早日走出迷惑。
  (这篇小文编写过程中,Milk也舍弃了视频,我知道他看视频是为了赚钱,于是决定每月给他100元零花钱,让他舍弃视频。我想,既让他摆脱不良习惯,还保护了他的眼睛,这交易,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