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夏天,应同班同学赵总的盛邀,我们在复旦人文智慧课堂学习的一行二十多人决定同去五台山一游,祈请文殊菩萨保佑大家平安吉祥。
  那时的我,对佛法充满好奇,对菩萨也是有诸多想像,对佛更是高山仰止,觉得遥不可及。赵总的安排周到细致,给同学们提供了很多方便和照顾。大家一路欢笑,满载而归。那张身着白色T恤的合影,伴随我度过了十多个春秋,每每看到,心底都有一股暖流涌起,途中记忆深刻的几件事,也如放电影般清晰可见。
  上山途中。爬山是个技术活,爬五台山尤其是。我给自己安排了一个特殊“任务”——事先准备好供养用的现金,要眼“观”行人,说不定能碰上几个菩萨示现的骨骼清奇抑或相貌不凡的路人,要供养他们结个善缘。拾阶而上的途中,看到了三步一磕的虔诚之人,衣衫褴褛的修行人,慈眉善目的出家人,没有见到所谓的“奇人”。虽然有些失落,但到了休息区休整时,看到出家众,我也会上前供养他们,合十结缘。同行的同学有的笑我被骗了,说有一些人是假的出家人,我不置可否,心想一生也难得来一趟五台山,说不定遇到的普通人,就是菩萨化现的,结个善缘总是好的。
  普寿寺。我们相约去普寿寺参加早上4点的早课,于是凌晨2点多便要从宾馆出发,真没想到自己可以做到披星戴月去寺庙。身着海清,有幸聆听了如瑞法师的开示,参加完早课,神清气爽,一点没有打瞌睡。和那里的比丘尼法师交流中得知,普寿寺的比丘尼师父们真是了不起,勤俭节约、吃苦耐劳,钢筋砖瓦、肩扛手挑,青灯古佛、无怨无悔,我自叹不如,想必文殊菩萨加持下的比丘尼,一定是不一般的。感动之余,想到女众出家当来普寿寺是也。多年后,每每在电视镜头、照片或画册里,看到普寿寺比丘尼师父们的行仪,可谓整齐划一、同频共振,不输给训练有素的仪仗队,真是无比赞叹!
  佛母洞。那年的五台山之行,我事先做了攻略,主要的目的地就是佛母洞。因洞口恰好处于右肋部位,与佛教经典所载佛诞生情形十分吻合。佛经记载,佛母不仅是指摩耶夫人,还指诸佛之母的文殊菩萨,佛母洞即为文殊师利菩萨随缘教化显应之处。世人入洞即为“投胎佛母”,受其恩育;出洞即为“佛母重生”,脱胎换骨。听说有的胖子可以钻进去,有的瘦子却钻不进去,我觉得有点玄乎,很是好奇。
  记得当年现场排的队伍很长,烈日下等了两个多小时才如愿,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在同学的帮助下钻进去。洞中一次可容纳五位,恰好有一位藏地比丘尼和我们一批,她引领我们一起念佛,念诵文殊菩萨名号等,在洞口管理人员的强烈要求下,我们才恋恋不舍钻出洞,落地的那一刻,感觉自此便于文殊菩萨结下了缘,当真如获得重生般,欢喜离去。
  生命拐点。善缘相续,那一年的冬天,11月25日,是我生命的重大拐点。我和复旦人文课堂的几位同学,一起去西园寺,皈依了三宝,依止师是济群法师。师父赐我法名觉净,从此走上了学佛之路,开始依济群法师的教导学习《略论》,之后进入三级修学系统学习佛法。尽管在生命改造的路上起起伏伏,但始终没有掉队,而且学佛的信心日益坚定,此生无悔。
  那年曾一起去五台山游学、后来一起皈依的同学,每年11月25日,都会聚到一起庆祝纪念日,礼拜皈依师,感恩教诲,一晃已经13个年头过去了。
  我深信在佛母洞“重生”的善缘,定是文殊菩萨的慈悲加持,让我走上了一条学习智慧文化、追求生命觉醒的菩提路,愿在这条路上,紧紧追随善知识,直至菩提永皈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