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给予我们光明和温暖,可当天上有了10个太阳,却能烤得大地焦干皲裂,使得民不聊生。后羿只得奋力追赶,射下九个太阳以拯救世界。太阳太多,没有了雨露滋润,没有了日夜交替,曾经美好的人间也会变成光明的地狱。
  一颗清净心,有足够的智慧破除无明和执著,身心便能轻安。可一挂葡萄心,沉甸甸的,日日负重前行,何来岁月静好?学了《生命的痛苦及其解脱》后,我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这挂葡萄心,每一颗都在扑通扑通地跳跃,破坏着宁静,带来了烦恼。
  第一颗是我的贪心。从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和贪心挂不上边的人。从来不图地位,不贪钱财,不贪美食,勤勤恳恳工作,每一分收益都是自己劳动所得。这样的我怎么能跟贪心挂上钩呢?通过学习,我才知道,贪心是对自己喜欢的境界产生染著和占有之心。贪的范围十分广,三界的现象和招感三界现象的因缘都是众生的贪著所在。我贪著身体,财富,事业,名誉,地位,佳肴,悦目的色彩,悦耳的声音,动听的恭维,舒适的住宅,惬意的环境,一切的一切……贪著的东西还真不少呢。比如我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买,满满一橱的衣服却还经常找不到衣服穿,买买买;喜欢的书一定要占有,借来的书我就读不下去,总觉得它不属于我;动听的恭维照单全收,还信以为真;出门旅行怕酒店环境不舒服,甚至有自己带被单的习惯;学习上也是巴不得一步登天,最近感觉学佛法有些进步了,就希望自己学的更多,遇到一些自己看不懂的部分就会着急焦虑……这颗庞大的贪心,以种种方式在激发我的渴望,使我陷入患得患失中,迷失在贪欲的陷阱里。
  第二颗是我的嗔心。以前我曾自诩爱憎分明,简单利落,从不对人阿谀奉承。对照所学的内容,嗔的定义是对自己不喜欢的事物产生恼恨和排斥,可是以自己为标准就一定对吗?一言不合,我认为是别人的价值观有问题;看不习惯的行为,我认为是别人的举止不当。以我的标准来看待身边的人和事,只有我是处处时时都对,所以我的恼怒是有道理的。我不喜欢的人,就远远地绕开;我看不惯的行为,就劈头盖脸地指责。特别是对待家人朋友,记得有一次带孩子们出去旅行,事先约定了在车上不要吃东西,以保持车上的干净。大中午的天气很热,遇到了一个卖冰棍的老奶奶,同行的一位爸爸受不了孩子们渴求的眼神,给每个孩子各买了一根冰棍,上车后我勃然大怒,狠狠批评了这位爸爸不讲原则,不按约定行事。弄得大家一天都好尴尬,而我还愤愤不平地觉得我没错,错全在他。这样的事不胜枚举。
  第三颗是我的慢心。以前我觉得自己挺谦虚的,算不得一个骄傲的人。顶多也只能算是清高而已,清高的人当然可以有点我行我素,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行事。开会的时候,认为上面讲的我全懂,就三番五次出去打水;别人跟我交谈的时候,认为自己能很快领悟,就迫不及待的地打断别人;朋友向我倾诉生活中的烦恼,我有时会想,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一顿指责,觉得这只是刀子嘴豆腐心,我也是为他好。在自以为是中,在家人朋友的包容中,我越发地以自我为中心,经常指挥和差遣别人,连一句谢谢都懒得说。我想,在朋友需要的时候,我真心给予了帮助,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也应该这样对我啊,有什么好谢的呢?
  长着一挂葡萄心的我,多年来一直以这样的错误观念在生活。心念飘忽不定,情绪阴晴不定,茫然不知所措。现在明白了,病根原是多心之患!用佛法的智慧透视这一切,里面无不藏着因果和无常的规律。也只有看透事物的真相,才不会被它的假象所迷惑,才能避免贪,嗔,痴,避免我执。
  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整部《金刚经》都在回答这两个问题。心应该如何安住,要用什么办法来降服我们的心?无住生心,不住于相。这样的境界我还离得很远很远,体会也甚少甚少,但没有关系,至少我已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慢慢修来,快快到。向往智慧、开启智慧、实践智慧,总有一天我会舍掉葡萄心,换上一颗清静无碍的菩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