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说:“出家乃大丈夫之事,非将相之所能为也。”因为将相只需要战胜敌人,而出家是要战胜自己的凡夫习气。
  导师说,人生最大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修行人必须忍常人所不能忍,行常人所不能行。尤其在今天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诱惑无处不在,修行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艰难得多。
  我们既然选择出家修行这条光明大道,就应该从内心发起一种出离之心。出离什么呢?导师说,出离真正的目标是帮助我们解脱, 出离烦恼,出离痛苦,对世界的五欲六尘不再贪著,认清轮回的真相,保持一种超然的心态。我们要摆脱无明,证悟真理。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摆脱无明,证悟真理呢?导师告诉我们:“要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对于大乘佛子来说,不仅要发出离心,还要发菩提心;不仅要成就智慧,断除烦恼,还要成就慈悲,广度众生。慈是予乐,众生缺乏快乐,菩萨就帮助众生获得快乐;悲是拔苦,众生深陷苦海,菩萨要帮助众生摆脱痛苦。
  想起二十六年前的一天——那时自己还没有出家,一次偶然的机会去寺庙里参加地藏王菩萨的圣诞法会,当时寺庙里的师父们三点多就起床上早课了。我正睡得很香的时候,被清脆的钟声敲醒了,眼睛还没有睁开就硬着头皮要起床了,心想:这是我自愿要来参加的呀!每一堂功课都不可以落掉哦!于是就起床,迷迷糊糊地跟着师父们一起上早课。那时候的我对于寺庙里的功课一无所知,只听到师父们念得很快,但念什么,一句都听不懂,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后,最后念到三归依的时候,我终于听懂了,内心很高兴。师父们在念:自归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归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归依僧,当愿众生统领大众一切无碍,和南圣众。
  啊!这时候我的内心突然很感动,趴在拜垫上,眼泪情不自禁地一直往下流,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在外面流浪很久很久的孩子,今天终于找到了自己亲生父母的那种感觉。我想:出家人怎么那么伟大呀!这么早就起床念经,而且一天到晚忙里忙外的,都是为了给众生回向,她们都像观世音菩萨那样伟大呀!想想自己,不禁觉得很惭愧:整天都是为自己的生活忙碌奔波,从来没为别人想过,如果有,也只是为自己的父母亲,或者亲戚朋友,或是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而已。
  可是,眼前看到的出家佛弟子们,他们不仅为帮助自己的亲人,而且对每一个众生都具有慈悲的大爱。这是因为从佛教角度来看,众生都是我们轮回中的亲人。就像菩萨戒里所说:“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世世无不从之受生”。既然众生都是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爱他们,不对他们心怀慈悲?有什么理由不帮助他们离苦得乐?
  佛菩萨正是这种大爱的典范。这种爱是有智慧的,没有无明和我执;这种爱是清净的,没有染污和占有;这种爱是平等的,没有亲疏和分别;这种爱是无限的,就像阳光普照一切,大地承载万物,没有任何众生被排除在外。然而,我们众生的爱正好相反,因为没有智慧,处处自私自利,时时贪著我和我所,内心充满着无明烦恼。出家学佛就是要学佛的智慧,与自己的种种烦恼魔战斗,谁胜利了,谁就占了先锋。
  光阴似箭,转眼间自己已经在佛门里度过了整整二十六个春秋,想起当时自己做出了智慧的选择,这是一条没有阻碍的光明大道,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得了自己那颗清净的、向往成佛的心,哪怕是我的父亲。这可能也是因为自己曾经发过的愿吧。愿自己生生世世能常随佛学,生生世世能亲近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