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女儿大哭,问原因,她只顾哭,一直不说。在女儿持续不断的哭声中,我没有烦躁,仔细想:是什么事呢?她回来时,拿了一个奶奶给的沙琪玛。前几天臭臭拉不出来,现在屁股还有点痛。我提醒她说,沙琪玛是热的,不要吃哟,她当时就哭了。我赶紧安慰她,可以吃可以吃,爸爸也这样安慰她,可她还是哭,越哭越凶。当我用心感受时,找到了孩子哭的原因,对她说,你是不是既想吃沙琪玛,又担心臭臭拉不出来?孩子马上止住了哭声。我说,不然这样,沙琪玛今天吃一半,另一半明天吃,这样臭臭也可以拉出来,她欢喜地点头接受了。
  如果被哭声带跑,只觉得哭让“我”烦躁、难受,我是感知不到孩子的感受和需求的。当有利他心时,自己才静得下来,想出她的缘起,并好好解决问题。反思自己,刚开始说“你不要吃沙琪玛”,就是我的设定,设定的当下给了孩子伤害。看起来为她好,实际上没有考虑孩子的感受和承受力,是“有我”利他。看似为孩子的快乐创造条件,可因为我执,一句话就伤害了她。如果一开始就提出吃一半的方案,她可能就不会受担忧之苦并哭那么久了。写到这里,感觉很惭愧。我还发现,孩子的很多哭,都是因为不安全感、担忧。越小的孩子,承受力越差,越需要暖暖的呵护与爱。
  比如前几天,她反复嘟囔“刺和便”,哥哥开始听不懂,听明白后大笑,怎么会把鱼刺和便便放一起说,他觉得很搞笑。可女儿边哭边吐出这几个字时,我立刻就听懂了:她把爸爸夹过的鱼肉鱼刺吞到肚里,还有臭臭拉不出来,这都是占据她心头的如山忧虑呀。我赶紧抱住她,给她安慰。还有,前天半夜女儿睡梦中哭闹,而且迷迷糊糊、特别凶。当时自己很疲倦,可是知道她难受,于是就抱住她、安抚她,给她安慰,亲亲她说,妈妈在,妈妈在,妈妈爱你!她慢慢平息了下来。思考缘起,可能是睡前被爸爸训斥了一顿,便把当时的哭闹、恐惧也带到梦里来了吧。因为此前我就观照过,如果白天情绪激烈的场景多(比如与哥哥纠纷、争执),似乎就会带到梦里。如果那一刻,我只想着自己身体疲乏,睡眠受影响,怎么能感受到孩子哭的背后有种种不安全感和忧虑之苦呢?
  婴幼儿的心这么柔软需要细心呵护,如果没有学佛,自己的心该会是多么粗糙呀!昨天听到对楼传来一个男人对孩子的打骂声,孩子撕心裂肺地叫嚷,哭了几十分钟。我不禁边祈愿边叹息:无明和我执,使得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伤害,哪怕是亲人间,也是那么粗砺不堪、惨不忍睹!“惟愿此身作明灯,普愿世间共觉醒”,为风雨飘摇的世间,点一盏清透光亮的法灯,何曾不是最有意义的事?
  当然,心这么柔软易受伤害,成人何尝就不需要呵护?“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没学佛以前,以为是生活的粗糙磨平了心中的激情,让许多爱如烟花般易冷,七彩纷呈后,迅速坠落,湮没于无边黑暗冰冷的海底。现在明白了,很多心的渐行渐远,不都是因为缺少温暖慈心的理解、感同身受,才画不出春风拂面、杨柳依依、燕子在梁间呢喃的人间四月天吗?
  当然,如何“利他”也是一门甚深的学问。我想起自己面对每一个对境,如果能放下自己,深深感知、理解对方,观对方缘起,利他心就会更有温度和贴切。在最近不间断、反复修利他心时,我发现心很安定,而且对利他会更加敏锐,对境出现一般马上就能提醒自己,最典型的是女儿一哭,马上想到让她舒服。心是无限的,慈心也是可以训练并“现行熏种子”的。如何真正利他又不长养对方的习气,对利他的度、方式的把握,还有待于自己对缘起法的观照。在对方现有的思考、年龄、心行模式下,深刻地理解TA、体贴TA、关爱TA、陪伴TA,然后才可能引导TA。
  总之,利他是一件很滋养自他又需要智慧的事。“桃以避秦人为知己”,真正的桃花源,不在远方。当用慈心摧出心中一树一树的花开时,岁月温婉,山亦柔,水也长,因剪不灭的心中火焰,时光也熠熠朗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