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所认定的自我并非真正的你自己。”我们的想法、情绪、身份等等生命中存在的这些东西和我们只是暂时的关系,并非永恒不变。
  记得上小学时的一个暑假里,一位不曾走动的邻居阿姨来问我借四年级的数学教科书,当我把封皮包得整整齐齐的数学书递给阿姨时,她笑嘻嘻地夸了我一句:“书保护得这么好,书一定读得很好。”我一下子可开心啦,尽管这书是我向班干部借来的,可阿姨是在表扬我呢,而她就是我下学期的数学老师。
  我成长的原生家庭,妈妈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我的衣食住行,却也因为工作和家务的奔劳疲惫,常常责骂木讷愚钝的我,我以为自己是个常常做错事情,又呆又笨,只会惹妈妈生气的孩子,在老师、同学面前也自以为低人一等。因此上课时经常开小差或在课本上乱画,三、四年级的语文成绩70分左右,数学满卷子XX还被老师罚站面壁,我就这样一天天得过且过。
  然而这位新老师的出现,让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我也是可以得到长辈夸赞和喜欢的,这让我开始重新认识自己,我可以不是原先的那个我。为了不辜负老师的表扬或者说想得到更多的夸赞,上课时我开始认真聆听,用心学习,数学成绩大幅提升,常常受到老师的表扬,同学也会向我问问题,真是不可思议,怎么会有如此的飞跃呢?
  导师的话给了我答案:“心的本来面目:像虚空一样,无形无相,无念无住,无边无际。它一无所有,又含藏一切,能生万法。”我们的心是无限的,原本就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啊,简简单单的一句表扬,就开启了我渴望被认可、被尊重的凡夫心。
  我尝到了被表扬和认可的喜悦后,开始期待拥有更多这样的喜悦,我的眼光不断往外追随着别人对我的看法和评判。
  买衣服时,店员称赞我穿着很漂亮,我就美滋滋地买回来,拿回家后却发现并不适合我;高中文理科分班时,一位亲朋推心置腹地和我聊了半天,我感觉到自己被重视,理科成绩更好的我就稀里糊涂地选择了文科;当我兴致勃勃地锻炼身体时,家人的一瓢冷水轻而易举就浇灭了我的热情;他人淡淡的一句否定,甚至一个不经意的眼光,可以让我纠结半天,否定我特有的价值。
  我的生命全部活在别人的眼光里,我的想法和情绪不停地随外界的评判而动荡着、起伏着。我从一个错误认识跳到了另一个错误认识里,失去了自我,内心躁动不安,没有了放松和休息的能力,活得很累,身心皆疲。
  以为我将在无止息的追逐和烦恼中走完这一生,却在冥冥中遇到了智慧文化,开启了我的心门。导师告诉我:“因为没有智慧,我们对自己和世界充满了误解,从而制造种种烦恼,然后带着这些烦恼看自我,看世界,制造出更多的烦恼。我们需要以智慧审视人生,外在的人和事对我们产生多大的影响,关键不在于事情本身,而在于我们怎么看待。”
  原本以为只有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尊重,我才能过得更开心更喜悦,这让我不断地追逐外在的眼光,却没有停下来问问自己到底需要什么,而世界的种种变化给我带来无尽的压力、焦虑和不安。重新审视自己和世界,外在的眼光与评价和我的幸福有多大关系呢,这完全取决于我的在乎程度,只有超然物外,我才能回归到心灵的宁静,这才是真正的幸福。
  于是我学习自己和自己对话,当我静下心来专心地艾灸,不想别的事,不管外在的一切,我发现我的心放松下来了,身体也跟着放松,我感受到艾灸时肠胃的鸣叫和放松。有一天,一只小鸟飞到我家的窗台上清唱着,时而是清脆的两长三短,时而是热乎乎的几声,时而是柔软的回旋声,这是在呼唤它的同伴吧,大自然美好的情趣就在我的身边哪,这并不需要别人的认可和赞美,抛却了往外追逐的烦恼,越简单就会越专注,放松了,自然就感受到了。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当我们不断地认识自己,不再向外求,身心本身就有自我疗愈的能力,而这唯有以法为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