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作为一名辅助员我已经陪伴过两个班级了。在这个过程中,有忐忑,有不安,有欢喜,有烦恼,在五味杂陈中前行着。虽然有这么多的挑战,但我一直在坚持着,努力着。从陪伴第一个班级的紧张不安到第二个班级的平平淡淡,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在成长着,收获着。
  很快又开始了第三个班级的陪伴。正好我自己的修学进度到了上士道,讲到要把一切众生看做如母有情,所以在开始陪伴新同学的时候,我就把同学们观想成如母有情。因为从轮回的角度来说,每个人都曾做过我的母亲,他们是有恩于我的。这是我失散已久的亲人,我们好不容易又重逢了。想想现在的母亲对我是百般呵护,百般付出,我是无法报答的,那他们也曾这样对我,也曾这样爱过我,所以我要报恩。我是抱着这样的心在做陪伴。
  当我这样想时,我发现我与师兄们心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少了之前在陪伴其他班级时那种隔阂感和陌生感。也许我当下的心师兄们是能感受到的,所以我们熟悉得特别快,交流的时候就像家人一般,组内的氛围很快就好了起来。而之前陪伴的时候要经过很长的时间,经过不断的磨合才能熟悉起来。我感受到人与人之间其实可以做到这么有爱,这么有温度,这么温暖。我发现当我以同学们为中心时,我的心是放松的,敞开的,甚至是调柔的,那种感觉真好。
  我自己刚修学时,在践行两套模式方面做得很不好,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我想,刚开始修学还没学明白呢,等我学得差不多了再做义工。所以我做义工做得比较晚,直到看到班级做义工的师兄成长都特别快,我才有了做义工的想法。
  事实证明,做义工确实是让人成长特别快的一个途径,因为每种对境都是一种考验,都是来检验自己修学的。所以在陪伴师兄们的时候,我会发自肺腑地把我之前走过的弯路告诉师兄们,不让他们再犯同样的错误,因为没有多少时间是可以浪费的。
  看到组内一位师兄分享时特别紧张,我会发自内心地想帮助她,会想一些办法来缓解她的紧张情绪,真心想为她好。我觉得我在主动性方面比之前好了很多。
  我现在越来越认识到了两套模式的重要性,修学和做事两者要齐头并进,不可偏废。我现在在陪伴新同学,前期会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所以会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上面,会用更多的时间来关注小组内的情况。但这样做了以后发现自己内心很不安住,特别是在做定课的时候念头会跑出去,会去想组里的一些事情,也会想如果我关注少了,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氛围再回到原点怎么办,会有一些放不下。
  发现这个问题后,我会用之前学习过的一些正见来进行调整,包括要用无我、无所得的心去看待这些事情,确实也好了很多。在班级例会时我也把这些分享了出来,辅导员师兄也做了相应的分享,让我认识到心行背后更深层次的一些东西,帮我找到我在乎和执著的点在哪里。我发现凡夫心构建的堡垒在一点一点被瓦解,当下是非常感恩的。这使我在认识到模式殊胜性的同时,也认识到了一群小伙伴的重要性。
  导师以四十年的学修所证和近三十年的弘法经验,为我们铺设了这么好的一条道路,我唯有坚定地走在这条路上,才有觉醒的希望。修学之路不是一帆风顺的,摆脱轮回的道路上到处布满了荆棘、陷阱和暗礁。但我不再害怕,因为有模式为我保驾护航,只要我不偏离模式,不偏废修学和做事,用两条腿走路,觉醒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我不再畏缩,我要迎难而上,冲出层层包围,因为我知道,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义工行,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