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明了八步骤在佛法修学中的重要性,所以在所带班级修学到利他篇前我又复习了一遍。然而跟原来一样,学习的时候觉得收获很大,可在运用的时候,还是不怎么会。也不奇怪,自己没当辅导员的时候,虽然知道八步骤很重要,但在第三第四步上总是很糊涂,看了若干遍导师的开示,听了若干位师兄的分享,当时都觉得弄明白了,但碰到每期具体法义,又迷糊了。
  当辅导员的最大福利,好像会自动化地琢磨八步骤的运用并做传递,甚至睡觉前都在反复思维。在一次备课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冒出女儿小时候爱翻坛倒罐的事,打翻其他还无所谓,就特别担心她会翻倒热水瓶,弄成惨痛后果可不好收场。于是想了个办法。有一天把她叫到热水瓶旁,然后说,这个热水瓶不能碰,否则会被烫伤,不信你来看看。我说着一手就把热水瓶塞拔下来,另一只手拿过她的小手,直接将热水瓶塞往她手上摁。塞子虽不足以致伤,但烫人的感觉还是有的,女儿马上缩回了小手。从此,虽然还是看见她打翻东西,但从不去动热水瓶。
  班级交流讨论时引导大家找本期理论正见:导师在本期到底要告诉我一个什么道理,或者到底说明一个什么问题(理论正见)。就举例,比如,我要告诉女儿,热水瓶不能碰,这是我要告诉她的道理。
  等有师兄归纳较接近时,我也亮出自己的总结。然后问,我们认同吗?很多师兄马上不假思索地回答,肯定认同啊。这是真心话,但并不代表他的实际状况,因为同喜班的师兄还不能观照到更深的层面。于是我接着引导,热水瓶为啥不能碰,我会告诉女儿,因为碰倒热水瓶会烫伤自己。那导师是如何说明这个道理的呢?即如何论证的呢?
  师兄们开始分享,总会有人提到法师论证的理路。这时候我会适时插话,我们接受吗?这步其实是最难的。要联系现实进行检验,更要结合自己的观修。对八步骤没有实操体验,很难进一步深入,只会回答:接受啊!却是纯口头的,没法入心,遇事马上打回原样,后面的都免谈。
  为了带领师兄们进一步体验,我再引入告诫女儿不能碰热水瓶的例子。我告诉她碰倒热水瓶会烫伤自己(理论正见),其实她就是瞪着眼睛看着我,还是不会理解的,也就是并没有从心里认同。我接着做的就是结合实践给她体验,直接将热水瓶塞往她手上摁。这种事实上的痛的感觉给到她深刻的印象(事实正见),她心里立刻会形成一种感受,这个碰了我会痛苦难受(过患),不碰这个东西我可以自由自在开心玩其他的(利益),她马上形成的决定就是我躲着这个东西(接受),离它远点(形成正确认识),并且是付诸行动的,从此没有去碰过(运用)。
  那我们回到导师所说的这个道理,我们联系现实检验了吗?师兄们有了简单例子的示范,到下周交流讨论时,这个联系现实检验的状况就好了很多,不再简单脱口而出“认同啊”。
  这样不断重复,大概通过几周交流后,大家对八步骤就有了更多感性的认知。方法对了,法喜自然来,看自己的问题会更具体,辅导员也会更轻松。解决人生所有问题的方法都在法义中,哪里还有什么问题需要辅导员来帮忙解决呢?
  八步骤真是太好了,感恩导师不仅施设方法,也施设这个辅导岗位,让我因为需要引导而更加精进,反而是更大地利益了自己。原来,利他才是真正的利己,真实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