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里现在有两位三级修学的学员——我和妈妈,所以我们家里有两个宝。不是自夸,是真切地感受到通过修学,通过我和妈妈的改变,家里的境也在改变。
  以前爸妈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每年放寒假他们都要吵到离一次婚,而每年暑假都要两次,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
  我一直在想办法逃离这个家,寻求一个安全的避风港,所以我是在心态极度扭曲的状况下选择了婚姻,却完全不自知,还以为找到了我的真命天子,全力以赴地扑在自己的小家上。这种状态之下的婚姻不会有太好的结果,我又想当然地按着因果规律结束了婚姻。
  后来遇到了三级修学,最初是满肚子的委屈,在班里面对的都是长辈,不敢说什么,只能在不断说别人过错的同时,再努力找找自己的问题,就这样一点点地,我成长了。后来的我不再失眠,不再因为这件事而烦恼到痛哭,不再因为对方的行为而气得踢桌子。在大家的关爱和鼓励下,我主动联系了对方,建立了良好关系,并且一直坚持到现在。支持我的力量就是要传递智慧,所以我放下舆论压力,放下自己的凡夫心,收获了对方的好感。对方经常提起复婚的事情,殊不知我已不再是原来那个想要逃离、寻找避风港的小草,通过这两年的修学,我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当然,这些转变也令我的原生家庭受益。
  之前那个经常吵架的家,现在简直可以被评为“五好家庭”。爸爸很少对我和妈妈发脾气了,每天都是和我们一片合乐,一家人被孩子逗得开心。而爸爸遇到烦恼的时候会选择和我谈话,我用佛法的智慧回答、帮助他,收获了他的认可。现在我每天在家里学习,爸爸也不会反感,有时候还能觉知到声音大会打扰我而帮我带上门。妈妈以前更像是一颗小草,都不敢和爸爸提学习看书这事,总是偷偷摸摸的。妈妈通过学习越来越自信,用佛法智慧改变了几十年的固有观念,看待爸爸的方式、回应爸爸的方式都变了,每天上班也变得开心快乐。
  爸妈下班后,我和孩子无论在忙什么都会赶快跑到门口,一边拍手,一边喊着:“热烈欢迎爸爸回家!”每天如此,爸爸那叫一个高兴。我真的体会到什么叫“家里也需要仪式感”。谁曾想,之前我对爸爸嗔恨到想断绝父女关系,叫一声“爸爸”是多么难以启齿,现在能做到这些,是经历了怎样的转变啊!而转变的方法呢?当然就是参加三级修学。
  学习到“暇满义大难得”时,辅导员引导我们思考,每天要自修,还要做义工,怎样平衡家庭关系?我意识到,之前我对家人的陪伴就是应付,完全不走心,而且很自私。虽然坐在沙发上,但手机却不离手,表面看是在看网站、看官微,是在学习,实际上是在用陪伴家人的宝贵时间来培养凡夫心,我是多么的愚痴啊!这时我的脑海里回响起定课的内容:通过与那些真正需要我的人分享我的时间、精力和物质财富的方式来修布施……分享时间也是布施,陪伴也是修行。反思后我做出调整,陪伴家人时,手机不放身边,定时查看消息,做高效陪伴,调整后换来的是孩子的开心,父母的支持,一家人的幸福快乐。
  修学两年来,我不断地在家里传播智慧,从最初的胆小怯懦,不敢面对,到现在的信心满满,轻松自在,又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让我感到欣喜的是,爸爸独自去了一趟西藏,切身感受了藏民对佛教的信仰,体会到心戒的高明,还听了《西藏生死书》全文。从我们的对话中,让他感觉到少年时代沉积的问题逐渐清晰。爸爸也从原来一味地抱怨天地不公,一味地贬斥人的个性,开始转变成了自嘲,向内求。
  有一天,爸爸一遍又一遍地喊我女儿的名字,想抱抱她,可女儿一直不应声。我在旁边静静地观察,没有插话,最后开玩笑地问了一句:“爸,你咋这么执著呀?”没想到爸爸没有生气,反而笑着回答:“贪婪嘛!”
  有时候女儿嘴里会很恰如其分地脱口而出“贪嗔痴”,爸爸笑得合不拢嘴,像是在说:“这孩子有前途啊,比我懂得多啊!”当然我更是开心啦!有时女儿遇到困难,她看我一个微笑示意就明白了:“噢,我要用智慧!”,而瞬间转换思路。现在这些名词不断地在我家出现,让我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导师说,烦恼都是由错误观念造成的,现在我和妈妈通过三级修学施设的八步三禅,将佛法正见落实到心行,运用到生活。家还是那个家,家人还是那一家人,而一切都已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