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我从单位办理内退,到民营企业做会计工作。刚去不久,领导把企业资质认证工作交由我负责(民营企业都是一人多岗)。按照要求,除准备企业基本资料外,还要准备企业各种专业技术人员职称等证明、各种设备详单、年生产能力单(必须是以结算单为准)。
  由于是民营企业,没有档案管理资料,经营地址还搬迁过,加上我刚刚来这个单位上班,情况不熟悉。要申报建筑企业一级资质,有些资料就不具足:中级以上专业技术人员必须达到的人数;年生产量虽然已经符合,又因为没有及时与对方办理结算,资料也没有办法提供。有的虽然结算了,结算单又保存不完整,工作上困难重重。
  为了按时、完整地进行上报,我只能加班加点:从办公室调印企业基本信息资料,并布置相关人员准备技术资格证书,从设备部门查各种设备清单复印;从结算部门整理各个工地结算情况,如果结算过的工程结算单不全的,还要安排业务人员去补办,如果没有结算的工程,结算员在限期内完成结算。
  大约半个月左右,资料基本准备完毕,开始按要求造册,而我自己:腿脚肿得像面包,一压五个指头印;接着脖子转不动,打字头也低不下来了,只能用余光勉强操作,我以为自己颈椎出问题了。资料打印、装订上报后,我去了医院:从颈椎到血脂,进一步追查到了胰腺功能。39岁的我,被确诊为“糖尿病”。
  在我对“糖尿病”没有任何了解,内心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它来到了我的生命中,将与我终身相伴。于是:有人告诉我要吃“蜂胶”;有人告诉我要多吃米少吃面食、多吃素少吃肉;还有人告诉我要减少饭量多运动……这简直是对自己的身体进行革 命嘛。
  接着,我通过观察自己的生活,总结出我是因为工作上累了才表现出“糖尿病”症状,也许休息一阵子就会好的,思想上没有接受得了慢性病这一现实,因而拒绝药物治疗。
  由于我的不接纳、不吃药,导致头晕、两腿无力、四肢浮肿、抵抗力严重下降,以至于每年要住两到三次医院进行治疗。我埋怨“这都是为工作累出的病”。
  在医院住院期间,内分泌科毛教授很重视对身体和心理的同时治疗,每周三下午都有关于糖尿病的知识讲座。
  通过学习我认识到:得“糖尿病”也是有因缘因果的。加不加班,它早就以结果的形式在体内等着我。长期的血糖高在我的身体中已经形成了记忆,平时习惯了就感觉不到,因而忽略了形成糖尿病的真正原因。
  反省一下我有好好观照过自己的身体吗?以前的生活习惯,是身体需要还是脑子需要?当我看到美味菜肴或喜欢的糯米食品就随心所欲地吃,吃饭总是吃得匆忙,饭后习惯于躺下不运动,这些都不是我们身体需要的;我把吃喝玩乐当作幸福;喜欢看韩剧,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这都是违背了管住嘴、迈开腿的降糖原则。这一结果是身体对自己敲响的警钟,它对我的心和灵魂说,我也需要呵护和关爱。这才是得糖尿病的真正原因,加班累只是让它爆发出来的助缘而已。
  身体是有灵性的,你给它什么,它都会毫不偷懒地一一还给你。只有乖乖地付出大量的爱与关心给它,它才会服务你一生一世,并尽力帮助你完成你要的健康。否则,就别怪身体毛病一大堆,谁叫你给它的都不是它要的呢?
  之后,我和“糖尿病”以朋友相处,以慈悲心每天与它进行对话。起床后,我问它昨晚休息好了吗?餐前,我问它这样搭配着吃可以吗?餐后,我说我们出去运动一下吧!二十年了,糖尿病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最亲密的朋友,我用心对它进行照顾、呵护,自己的感觉与之前也大不一样,住院次数明显减少。
  可是时间一长、一忙、一懒惰加上懈怠,就又忘记了维护的重要性。每当这个时候,身体依然会对我敲警钟。对身体的维护也要如导师所说进行“轮番修”,当这一切成为习惯时,不但不花费时间,并且一点也不麻烦!
  学习佛法后的我,再回首过去,才明白身苦是众缘和合导致的,但当时却错误地埋怨得病的原因是工作累的。导师说:不接纳是痛苦的放大器。由于无明,深陷痛苦不能自拔以至于痛苦不断放大,继续制造新的苦因。当我被第一支毒箭“糖尿病”射中时,痛苦已经发生,由于没有及时止损,使自己的心灵又被第二支毒箭射中。
  现在,我对“糖尿病”已经坦然接纳,并渐渐适应以“糖尿病”为伴,时刻关注它、爱护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