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主持早定课,因为环境原因,换用手机操作。没想到,这一变动,问题频频出现了——由于手机屏幕切换会中断音乐,所以,等到主持完毕才看到信息反馈,居然得知“音乐有三分之二是处于卡的状态”。当时,心就“咯噔”一下,怎么犯了这么大错误?感恩大家慈悲,给我一个补过机会——再播放一遍音乐。当顺利播完后,更没料到,竟然没有打开话筒,这相当于又让大家白费十分钟的时间。
  正在慌乱、自责、不知所措时,看到还有同修在线上没有退出,于是赶紧把电脑搬过来,这回《慈经》完整而流畅地播放出来了!虽然同修们纷纷表示理解宽容,安慰我要接纳无常,不必自责,但屏幕这端的我早已是泪流满面。悔恨、自责、懊恼,各种负面情绪像一张弥天大网将我牢牢地裹挟其中,不可自拔……
  不知过了多久,蓦地,我意识到自己陷入情绪的陷阱了。于是,赶紧把手机丢一边,让自己全身心地静下来,对刚才的行为和心理进行观照和反思。
  首先,我为什么会连犯两次错误?第一次因为无意识犯的错误,已经对我的心理产生了消极影响,懊恼中夹杂急躁。当心处于躁动、慌乱时,势必影响到理性思维,以至于第二次播放居然忘了打开麦克风这一惯常操作。而平时,总会先问师兄们目前的播放是否听到音频,得到确认才继续播放。但我却执著于惯性思维“为了保持音乐的完整性”,没有随时关注听者的反馈,这正是“我执”在作祟。这种简单的处理方式,也就导致了错误再次发生。当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时,我其实就被第二支毒箭射中了!整个人就淹没在情绪的泥淖里,无法动弹。
  经过这样“由果及因”的推导,我意识到:以后碰到问题时,首先心不能慌,不能让情绪牵着走,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眼前问题。同时,要勇于打破惯性思维的“魔咒”,用佛法的“善巧”来处理问题。
  其实事情本身并不难解决,但为什么自己会有那么大的负面情绪呢?从理论上说,做错事忏悔自责是应该的,但觉得自己不可原谅、不给自己改过的机会,不也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吗?因为把自己安放在一个不适当的位置,或者自不量力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太高的目标,一不小心摔了下来,或者一直难以抵达,理所当然地放不下姿态,抑或颇有受挫感,最终难以接受和原谅自己。
  细细想来,其实就是因为自己追求完美。虽然愿意宽恕别人的错误,但不肯原谅自己的过失。我不禁回想起以往工作的状态,自己总活在情绪的轮回中,苦不堪言。一直觉得自己尽职尽责做好了一切,出了问题不应是自己的责任。当时的心如同被囚禁在牢笼里,被委屈和愤怒主宰着不自知。用佛法的理论来解释,就是“我执”,因为对自己有这么一个设定——自己不可能犯错,所以不愿意面对任何与我有关的错误或批评,当然也就做不到虚心接受了。以至于上司都说不敢轻易批评我,因为我是那种“不用别人批评就已经主动承担责任了”。
  那种自责,其实隐藏着一种强悍的负能量,是一种对错误不承认,对自我不接纳的病态心理。当认识不到“自己的认识本身有错”这点时,就意味着自己只能故步自封,难以进步成长。唯有当心回归自在清净,才会发自肺腑地承认自己智慧不够、能力不足,才能心悦诚服地接受他人的批评和反对的声音,才是真正阳光正面的心态,才是向上的积极态度。
  那么这种心态是怎么来的呢?总结起来,应该是个人先天的性格和家庭环境的影响。我以前的性格极为内向腼腆,有自卑感,虽然现在的我早已变得外向,开朗而乐观,但天生敏感的特质却始终没变。另外,我的原生家庭并不太幸福,感觉一直是在父母“互相伤害”的吵闹中度过的,所以我从小独立好强,自律严苛,逼迫自己做到完美。所有的委屈和苦痛都往心里藏,郁结在胸,爆发起来,就会泣不成声。因为不愿伤害别人,所以只能自伤,给自己的身心带来极大的摧残。一旦发现自己做错事,就觉得不可饶恕,自责不已!
  感恩佛法,让我懂得用缘起法去审视所有的人、事、物。通过运用因缘因果这一智慧观照,我照见到最真实的自我,内心澄明起来。其实一切皆是“无明”“我执”引起的。世事无常,要随顺因缘,勇于接纳自己的缺点和错误,与自己和解很重要!通过这次早定课的主持挫折,我又成长了一步,真正用起了八步骤的第4-6步,并落实到心行中。
  此时,我的心情也豁然开朗,舒坦了很多,并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感受到,窗外的空气荡漾着春的气息,听到小鸟早已在枝头欢快地歌唱,远处的朝阳正在冉冉升起-----我沐浴在佛光普照的春天里,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