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说:“在无尽的轮回中,推动我们流转生死的动力,正是凡夫心。它的基石便是无明,并由此导致世间所有的烦恼。”我们都知道,要发心为利益六道一切众生成就佛道而学习佛法。导师反复提到,修学的核心就是“舍凡夫心,发菩提心”,并着重强调:离开这个核心,即使事业做得再大,经论研究得再深,往往只是在以另一种方式助长我们的凡夫心。
  修学以前没有凡夫心的概念,后来对凡夫心有所觉察以后,我才发现这个家伙可谓与自己如影随形,无处不在。比如,与人聊天,谈及旁人时,很容易就会加一些主观臆断,无意间就会冒出一些妄语、绮语来。再比如,与人相处,若对方是权高位重之人,有意无意之间就会附和一些恭维之词,面对下级或者能力、水平较差的人,又会不经意间生出一些慢心来,等等。这些都罢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发现,就算是在义工行中,凡夫心也形影不离。
  上周六认领了一个在培训中做分享义工的岗位。听辅导员提到,这个班的师兄现在承担义工的积极性不高,主要原因可能是没有明白义工行在修学中的重要性;因为我现在承担义工较多,希望能多谈一谈自己对义工的认识、体会和在义工行中的收获。
  辅导员的话让我深受鼓舞,就一直在心里构思分享的角度和内容。星期天上午完成自修后,开始着手写分享稿。感觉想说的话很多,想表达的观点也不少,磨磨蹭蹭一直写到晚上十点过才完成。看了一下又觉得很凌乱,然后修修改改,一直忙到凌晨一点过,洋洋洒洒地写了三千多字,自我感觉还不错。周一又改了一下,然后发在义工群里,看看大家也没有说什么,自认为已经通过了。
  谁知到了周四晚上,我自修快结束时看见义工群里消息,临时换了一位主讲师兄。当我把分享稿传给这位师兄以后,她很快就给我发来信息,要求我把分享稿压缩到一千字左右。我一下就起了情绪,心想:我熬更守夜好不容易写出来的,你才看了几分钟就让我砍掉三分之二还多,也太不近人情了嘛!然后心里就嘀嘀咕咕地不是滋味,心想明天再说吧。
  说来也巧,当我把这个事情暂时放下来继续自修的时候,正好就看到这一段:“若是没有用心,便不可能将事情做成。但我们一向关注的只是做事的结果,却从未在意自己是以怎样的心做事。这种忽略,正是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也是一切众生至今流转生死的症结所在。”
  这段话让我觉得非常有感触。就发心来说,做分享义工自然是希望自己发菩提心去做,但这种发心是不是能够始终贯穿在做事的过程当中呢?我越想越觉得,自己就是法义里面提到的“关注做事结果”的人——假如主讲师兄说写得好,我一定会很开心;但是人家提出修改意见,我就立马开始抵触。这不是典型的凡夫心又是什么呢?况且主讲师兄这样要求,一定有她的道理。
  想到这里,就不再抵触了,立刻着手开始修改。经过一番删减调整,忙到十二点过,终于压缩到一千字多一点。心想这次总可以过关了吧,于是传到群里后就高高兴兴地睡下了。
  谁知到了第二天中午,主讲师兄又给我发来信息,说感觉不是很生动,建议再精简,腾出篇幅来讲述一个具体的事例。这一次我真的有些小烦恼了,心想:师兄呀师兄,您有什么要求就不能一次提完吗?建议倒是好,可这不又是一场“大手术”嘛!然后就有点不客气了,询问为什么一定要控制在一千字,多几分钟不可以吗?没想到主讲师兄一点都没有生气,她很耐心地给我讲严格遵守模式的重要性和为什么要控制在五分钟的利与弊,一席话说得我心服口服。解开了心中的疙瘩,她还亲自帮我把分享稿梳理了一遍,让我觉得特别的暖心。
  改完分享稿后发给主讲师兄,看得出她也很开心,连夸“太棒了”。但是我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因为昨天才检讨了凡夫心,今天就又犯!更重要的是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一个我一直都没有意识到的问题:原来我之前的关注点主要是在这篇分享稿上,更确切地说,是在这篇分享稿能否被他人所认可这个结果上。
  想了很久,突然觉得“分享稿能否被别人认可或赞叹并不重要!”当这种想法从我心中一闪而过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虽然我自认为是发菩提心在做义工,其实一直以来,我的用心大多还是停留在“社会上做事”这个层面。原来我也是那种“以为发了菩提心,其实培养的却是凡夫心”的人啊!
  导师说:“修行的关键就在于用心。我们必须彻底改变过去的用心方式,以出离心和菩提心做事,这才是成就佛道必须具备的心行。”当我重新打开书,看到这一段之前就标注了重点的文字时,仿佛有很多的感悟,其间的深意让我沉思了良久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