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喜班的时候,觉正辅导员就多次提过,以后要报考辅助员、辅导员,这样我们才能成长得更快,积累福德资粮,走得更稳更长久。所以在报考辅助员时我也没想太多,报就报吧,就像年龄稍大了要上小学一样,很自然的事情。但我的发心绝对是不合格的,正确的发心是为利益众生而做辅助员,可我当时更多想的是,做辅助员的话我可以重新学习一下法义,加深对法义的理解。
  无论什么发心,当时备考还是下了点功夫。我把考试几个题目的答案花了一整天时间写下来,还准备了两个版本。一个内容长一点,以我正常的语速顺畅回答的话基本是五分钟;同时考虑到现场会紧张,可能会耽误一点时间,就准备了一个删减版的,以备紧急情况发生。我背了十几遍后,对内容非常熟悉,时间也基本是五分钟。我又把《略论》前九课的内容梳理了一遍,每一段法义怎么分享也有了框架。
  我准备得很充分,所以很顺利地通过了考试。回想那段备考的经历,我都挺感动的,以前学法义从来没这么认真过。也正是这次考辅助员的经历,让我彻底养成了做笔记的好习惯,对法义的掌握也更深刻了。
  在做辅助员的这四个月里,收获非常大。
  一、对法义的理解更完整、准确、透彻。
  每次在小组、班级交流前,支持辅导员智保学长、实习辅导员道复学长会带领我们集体备课,把法义框架细致地梳理一遍,包括当期的重点、难点、疑点,以及如何引导学员掌握正见。此外,我们还学习慧东学长的音频,让我对法义有了更宏观的把握。
  以前学法义时往往落入某一个点,对这个点会反复思维并作分享,其实这样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比如佛教的财富观,我以往的学习认为,导师只是告诉我们要追求功德法财,但却忽略了前面的如何看待财富及赚取和使用财富等,没能对财富观形成完整的认识。现在通过众位学长的带领,不仅认识到当期法义要完整、准确、透彻地理解,还要站在整个单元,甚至整个同喜班课程的施设目标来看待每期法义,这样对每课的站点有了更清晰的定位。
  另一方面,为了更好地服务到小组师兄,让她们更好地理解法义,我也会做好笔记,做好思维修习题,有时把笔记发给学员看,利益了大家,其实受益最大的是自己。小组、班级交流时,通过师兄们的分享,对法义的理解、接受、运用也更深入一步。
  通过带小组,也极大促进了自己班级课程的修学。为什么这么说呢?比如通过再次学习《学员手册》,我对三级修学的来之不易及殊胜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善知识的智慧慈悲佩服得五体投地,从而加深了依止之心。这让我更加珍惜当下每一课的学习,学习效率自然提高了很多。再比如,我学暇满人身的重大意义时,所跟的同喜班正在学《佛教的世界观》,为我观修人身难得提供了良好的背景。通过对八步骤的反复学习,我对治烦恼的速度提高了很多。更巧的是,刚学完八步骤,我们班就正式进入下士道的学习,通过短短两节课的学习,运用八步骤的方法,我感受到内心清净了很多。
  一方面同喜班的课程和同修班互补,互相促进;另一方面,通过学长们的引导,学习方法改进了很多,从而提高了我的学习效率。承担辅助员期间,我们辅导员觉正学长,带着我们班再次学习八步骤,更极大地促进了我的修学。真的是非常感恩觉正、智保、道复几位辅导员的帮助,让我的修学更上一层楼。
  二、心量打开了很多。
  虽然说当初报考辅助员的发心并不是纯粹的利他,但当真的带小组时,就像父母带孩子一般,想把最好的都给孩子。陪伴小组时,我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知道的都和盘托出,从内心深处希望每一位学员都能学好,每一位师兄都能从佛法中最大化的受益,改变自己的观念、心态乃至生命品质。
  看到师兄们发生变化,内心很是喜悦。我们组一位师兄刚开始时不爱说话,总是皱着眉头,显得很没自信;通过一两个月的学习,性格开朗了很多,经常在班级、小组群里互动,分享时也流畅了很多,时常能看到她的笑脸。我们组还有一位老菩萨,已经七十多岁了,之前一直和老伴干架;通过学习,现在也能心平气和地和老伴沟通,还给老伴倒洗脚水、捶背,家庭矛盾少了很多。
  每一位师兄或多或少心态上都有改变,看到他们的进步,自己也很开心,这无形中让我的心量变大了,因为我心中又多装了几个人。我想,如果做辅导员,带一个班级,那心量肯定更大了,装的人更多了;若带两个班、三个班呢?若成了讲师,乃至成为像导师那样的人呢?心不就越来越大,最后可以装下整个虚空,装下所有众生。
  我家离交流现场有一定的距离,刚开始的一个多月,每次小组、班级交流都要开车过去,并且交流时要冒着严寒。我本身体寒严重,经常冻得自己脑袋发木,大脑都短路。有时特别的困,回到家时整个人摊在床上,想睡又睡不着。那段时间咬咬牙就过去了,但我的意志得到了极大的锻炼,对佛法的追求也更坚定,即使大冬天也坚持每天五点前起床,做定课,坚持每天自修,我的生命早已离不开佛法。
  身体的劳累忍一下就过去了,但心理的坎我调整了很长时间才过去。心理有啥问题呢?原来我们经常强调学习要做笔记,要看三遍以上,但一到小组交流时,师兄们会说最近很忙,很多时候只看一遍两遍,或是思维修习题没做等等。还有,分享时经常跑题,引用法义部分过多,心得比例少,总之问题很多。我时常感到很苦恼,有时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明明已经跟他们讲得很清楚了,也强调很多次了,为什么做不到呢?
  后来慢慢想明白,是我太急躁了,要求有点高。想想自己,现在学习法义两年了,分享时不也会跑题吗?自己的笔记到现在为止做得都很潦草,又能要求他人怎么怎么样呢?师兄们分享的深度不够,更要理解她们,毕竟我们组师兄都是小学文化,有的师兄几十年没动过笔,很多字都不太会写,又何必要求过高呢?
  渐渐的,我学会了接纳,接纳每个人的因缘,并在每次交流前都先观修一下,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要尊重每个人的缘起,随喜他人的长处。我的接纳能力越来越强,后来基本上陪伴师兄们交流时心里不再起情绪。另外,我也检讨了自己,经常把我做好的笔记发给小组师兄参考,同时和师兄们说,对法义或分享有疑问,可以随时在群里或私下跟我交流。后来大家互动多了起来,师兄们的学习效率提高了很多,分享也更规范了。当然,这主要得益于两位辅导员的陪伴。
  通过这段时间陪伴班级,我学会了理解、接纳、尊重他人,学会了进一步检讨自己,心量扩大了很多。对我自己班级的师兄也学会了包容,学会了爱语,学会了鼓励他人。
  三、对三级修学两套模式的殊胜性有了更深的体会。
  过去我更多关注的是修学模式,义工行虽然也在做,但都是不痛不痒的。我的逻辑是:修学是学智慧,可以断烦恼,我烦恼很重,所以只要学好法义,就可以让自己过得洒脱自在;至于服务大众模式,是培养慈悲,只是在利益别人,在修学之余随缘做做就行了。
  通过几个月的辅助员义工行,我认识到,服务大众的过程不仅仅是在培养利他心,做事本身就是佛法智慧的一种运用,一种检验。
  比如我学习了《生命的回归》,里面说到要用缘起的眼光看待世界,当通过观修树立这种正见后,在义工行中就可以用缘起的智慧接纳每一位学员,接纳每一位师兄的学习态度,接纳每一位师兄的分享,这就是在运用缘起的智慧。运用的当下就不起烦恼,不断地运用这种智慧,正念就在不断加强,不断熟悉这种正念后以后,遇到类似的逆境时,正念就能立刻化解掉烦恼。
  同时,一心想着他人,自己的执著就会不断弱化,弱化我执的过程中内心就自在很多。并且爱语、同情、包容这些正向心理发生作用的当下就是愉悦的。所以我的感受是,慈悲本身就是一种智慧,能灭除很多苦恼。
  我本身是不爱说话的人,这表面上只是种常见的性格,但实际上是把自己封闭起来,落入我执的陷阱里。通过经常跟小组师兄沟通,一方面用所学的智慧解除她们的困惑,另一方面在不断互动的同时,我执也在弱化。慢慢地,我也变得爱说话了,更愿意打开心扉表达自己,内心也舒畅了很多。
  所以说,三级修学两套模式缺一不可,互相增上。服务大众模式既培养了正向心理,又能瓦解凡夫心,对治烦恼,又积累了福德资粮,让自己在菩提道上稳步前进。所以现在包括未来,我都不会再单条腿走路,一定要两套模式结合才能有所成就。
  通过这次辅助员义工行,我收获了智慧,收获了慈悲。虽然菩提种子还很微弱,但我有了信心,只要按照两套模式走,一定能实现生命的最大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