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班级交流时写不写分享稿这个问题,我进行了一番思考,分享给大家。
  先回顾我自己的修学经历。刚开始修学的时候,我是写好稿,分享时念出来。不足是没有结合当下,没有现场感,不是心的流淌。念完以后,收获的是“我能够完整分享”的感觉,但总觉得少点什么。
  接下来几个月就懈怠了,不写稿了。分享时就信马由缰,法义熟悉一点就说得很兴奋,法义不熟悉,就说得磕磕绊绊。因为不知道说了多少,或者说到后面才有点感觉,所以常常说着说着就超时了。说得很热闹,其实法不入心,装个样子骗骗同学们。那时候也不懂怕,有一种“我就这样”的脾性。现在想起来,那是自己在走歧路。
  好在我是经常读法义的,读着读着,就厌弃了懈怠的自己。所以又在班级交流之前写好稿,但这时候的写分享稿和刚开始时写的有很大不同。不是为了说明自己“能够分享”,而是比较认真地观察修,以佛法为镜来观照自己的心。分享的时候处于半脱稿状态,心处于半开放状态。
  现在我要带班了,对于班级交流分享,我是鼓励写稿,还是不鼓励写稿呢?结合慧如师兄的分享——是否鼓励写稿要看对象,也要看时机,我有下面四点想法,提出来与师兄们切磋。
  第一,前三个月,对于闻思能力好、文化水平高、自信满满的学员,建议他好好写稿。因为写下来更有感觉,知道自己分享的正见是什么,知道哪里需要以佛法为镜观照自己,观照自己把佛法运用到日常生活的情况,自己在哪一点上还有疑惑。总的来说,就是养成按模式分享的习惯。
  对于闻思能力稍微弱一点的,建议他多闻思,多用导师的原话来分享,重复正确。说多了以后,也建议写写稿子,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对于文化程度稍低一点,读书写字有些艰难的师兄,建议多多闻思,反复熏习,写不写稿先不建议。他写了,随喜赞叹就好,千万别拿他的稿子跟别人比,更不要在他们面前说谁谁谁正见抓得准什么的。这些师兄能走进三级修学实属不易,要好好保护他们的意乐。
  第二,修学三到六个月建议所有学员都写写分享稿。大家通过一段时间的修学,基本上知道了分享的模式,但对于八步骤的运用还是很生硬的。写分享稿的时候,要重视运用当期法义来对照自己的身口意,重视检讨自身不足。
  为什么要在分享稿中写下对自己的检讨呢?我是这样想的,这时候的师兄对三级修学有了一定的了解,对三级修学的方法模式有了一定的认可,但可能不懂如何运用。一般来说,不懂运用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没有真正做到“以佛法为镜”,不去对照,就不懂在哪个地方改变观念。
  这时候要写下来,能写多少就写多少,不鼓励写成文学作品,而是鼓励写出自己当时的所思所想。写自己,不要写别人。一般来说,真的进行观修了,写下来绝对不止五百字。
  第三,同喜班一年的时候,建议闻思之后记下自己受益很深的点,到班级交流之前,根据时间,列提纲,对要分享的一两个点进行思考。这样自己在分享的时候,思路不会跑得太远,且不会浪费师兄们的时间,也能及时分享当下的心行。
  我记得自己同喜班一年的时候开始脱稿分享,但我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列提纲,信口开河。自己属于根机比较差的,没有列提纲,分享就不在点子上,所分享出来的也很难利益到师兄们。这是我走过的弯路。
  后来,我先写提纲,班级交流之后再复习一遍法义,整理成文,这样收获更大一些。所以我的很多分享,基本是在班级交流后写的。
  第四,对于工作比较忙,或闻思能力有待提高的师兄,要分别对待。一年同喜班后,建议他写写分享稿,不要求一定要分享五分钟,也不要求非得要发表到网站上,因为有些师兄要他分享五分钟确实是很困难的。可以让他写六百字的分享稿,然后念出来。写的时间可以建议他放在小组交流后的一天。
  如果还是很困难,写不出来,怎么办?那就陪伴他先说出来,然后建议他把自己刚才说的话记下来即可。能说就能写。第二天他自己读,发现问题了自己会改过来。只要他乐意修学,就会配合。
  为什么建议他写?因为通过观察修确定,再通过语言表述,然后再变成文字,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的小小轮番修的过程,会加深法义入心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