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论略示修法的核心内容是止观,目的是训练、调整、净化、改变我们的心。整个佛法的修行不外乎修止和修观。止观的修行,我理解的就是止中有观、观中有止的运用。在我们修行中,离不开观察修、安住修和轮番修。修行就是学会用观心来调心,调什么呢?调治这颗凡夫心。
  闻思修构成修行的完整次第,其中,观察修和安住修的功用不同,二者在修行中是缺一不可的。观察修就是对心行的调整,安住修就是对心行的成就。学佛修行不能偏离一端,一旦偏依某个点,那在修行上就不完整,生活做事中也是如此。没有观心就无法止,没有止心就无法安住。破斥两种妄见就是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论述。
  修行大体有两种,一种是以分别慧修观,一种是以不分别修止。修道中最难的就是摆脱凡夫心,想要成就佛菩萨心行,必须摆脱凡夫心,那怎么摆脱,就成了日夜思维的问题。凡夫心行力量在我们身上是如此强大,要摆脱其作用,就要用有效方法去对治。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修行亦如此。我也常常在想,我的哪些思维、行为属于凡夫心的范畴?弄不明白凡夫心到底是什么,就无从着手对治,就像看病吃药一样,弄清病因根源在哪里,才能对症下药治疗。
  人心不死,道心不生。只有找到问题所在,用佛法正见来进行观察修安住修,使凡夫心力量不断变弱,直到正念的心行力量可以替代它,把心调整到准确的频道,安住于正知正念中,再不断熟悉重复正确,凡夫心、串习才不会见缝插针地侵袭我们的心。
  我们的心,在没有经过训练之前,真的就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如此粗暴、狂妄、放肆不堪。无始劫来的根本烦恼、随惑及诸恶行等业习,引发的种种过患、轮回和痛苦,在我们众生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拿我自己来说,这几天网络暂停共修,听到消息后,我的心突然有种放松感,但当下就察觉到自己这样的心态不对。包括自修定课学习的时候,这颗心很容易散乱,比如昏沉、掉举。常常说暇满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让自己念死无常,求出离求解脱,可当出现这样种种的心态时,就认识到并没有把所知道的正见运用起来,还是停留在一个观念中,或者说连正确的观念都没有建立。所谓的修行学佛,也真的就像是在轮回的路上说句解脱话罢了。一不留神,就被串习带走了,突然感觉自己很可怜,愚痴到这般地步。
  如今能得到暇满人身,随佛出家听闻修学正法,是多么不易,又能依止导师参加修学,是多么殊胜、难得的因缘。再想想一失人身万劫不复,以及轮回的诸多过患,如果下一秒我死去,能否有把握往生?死后会不会堕入三恶道中受诸苦报?真不敢在继续想下去,内心的野马也开始乖乖地停下脚步,转身向回家路上走去。
  我调整了日常事务及自修时间,提醒自己要让心安住下来,通过反复的观察调整心行,令其安住在忆念三宝的功德中。忆念导师的功德,为利益我们,导师不辞辛劳地讲经说法,为法忘躯。能够有这么现成的修学平台,背后又有多少人在付出着,若不知珍惜,真是对不起恩师的指引、导师的一片良苦用心,更对不起此生拥有这样一个身份。
  脚踏实地修学佛法,看住、调整自己凡夫心行,就如同冶炼金子那样,一道又一道的工序反复进行多次,来去除杂质,使其纯度更高,尽其所用。
  对于观察修和安住修,我运用得还是相差甚远,也就是停留在理论概念上的片面理解上而已,说起来轻飘飘的没有力量,运用起来也是蜻蜓点水。以后修学上还是要掌握落实好八步三禅、十八字方针、观察修和安住修等修学方法,止观双运,在心地上多下功夫,不做在轮回路上说句解脱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