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修学一周年之际

        加入三级修学整整一年了,我想用文字,记录下我从迷途中走来的点点滴滴。
  (一)迷途篇
  我从想学佛法求解脱烦恼,到现在有五年时间了。在接触佛法之前,我对佛法的了解跟社会大众的理解差不多。只因内心烦恼太重,让自己和家人苦不堪言,一直想要解脱。那时,我只知道佛门叫空门,只知道佛法能让人六根清净,就上网找佛经,找了原文找译文,开始盲修瞎练。
  我背《心经》,找各种译文去理解“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网上说“开悟学楞严,成佛学法华”,我又去看楞严的白话文,看得云里来雾里去的。我是一个典型的逻辑思维型人,之前读书数理化超级好的那种,看不明白的都想要去弄明白。从爱因斯坦质能方程,到用相对论去解悟时间物质的条件性;从量子力学,到去解悟观察者与观察物;从买南怀瑾老师的《金刚经说什么》,到请本经文来读。每每读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都能让自己燥动的心得到暂时的止息。
  那几年学习经文、译文无数,求法路上真的不容易。佛法难闻,善知识难遇,以前学法,自以为是,觉得自己学习能力不错,但一直学得云里来雾里去的,懂吗?不懂。一点不懂吗?懂点意思。能用上吗?用不上。基础都没打好,就想建高楼。学佛法没有次弟,那是很难修上去的。以前知道佛法有三乘,咱就学最上乘的,学般若,学如来藏,根本不重视因缘因果,四圣谛。一心就想成为当代的六祖,也能听闻“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而开悟。然而,现实是心态依然无法得到改变,生命品质更是没有任何变化,也知道这是心理问题。
  通过朋友圈知道了上心理课的地方,出于想解脱的决心,咱们上!心理学的愧疚,罪恶感,原生家庭等理论又建立起来了。心理学老师一直在教我宽恕自己,也宽恕父母。开始认为这理论不错,就坚持上吧,觉得这会是我的救命稻草,要紧紧抓住。学到了高阶课程,三十堂课,要二万九千八,由于我家师兄都要得抑郁症了,一咬牙,只要有效,就上吧。心理学上了一年多,夫妻俩该吵还吵,还气走过辅导员,气走过一起学习的小伙伴。我明确地知道这就是我的问题,还是要吵,痛苦不堪。看到心理学的老修也在学,都修十多年了,上课都上瘾了,通过上课来打鸡血止痛。有些人都已经花去了一两百万,依然执著不已,生命状态并未得到改变。
  (二)来路篇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当我还在苦苦追求各种解脱路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慧荐师兄。他向我介绍了三级修学的模式,并建议我可以先去参加读书会了解一下。我半信半疑,没有那么好的机构,让大家免费修学,会不会是套路呢?就在这样的矛盾中,我和太太一起从读书会开始,一步步走进了三级修学。我的信念很坚定,只想找到一条真正的解脱路。
  刚进班修学,也有我慢心,觉的这些还不如我看的公众号里面的那些心灵鸡汤有营养,翻来覆去的就讲贪嗔痴、讲无常,这些我都知道呀。上了几课之后,找到点感觉,自学、小组交流、班级交流,几次下来法义开始一点一点入心。等学到八步三禅,虽然刚开始还没办法用上,但已经感觉到这个模式很殊胜。
  在修学过程中,对因缘因果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对缘起性空也开始结合自己的内心做观修。春节遇到疫情,什么事也干不了,咱就重啃法义。因缘因果,无常,缘起性空,什么是条件关系的假相。每本法义都看完又看,看完法义就从城里到老家走走,看到小时候能见到的老屋跟现在不一样了,这不就是缘起性空嘛,再观一切的一切,观自己的身体,曾经瘦小的孩子哪去了?
  每每用八步三禅去观照身边的一切,感觉到佛法无不是真理,一通百通。也不知道在哪一刻,我观自己的身体如浮沤,观世间万物如影子。因为对因缘因果的思惟,知道对自己最究竟的利益就是去利益他人。知道世间万物只是心投射出来的影子,心怎么投射是由身语意造作行为的种子来决定的。在这里,学习了慈悲、恭敬、感恩,心就这样一步一步打开了,心开意解。
  非常感恩,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这一年、这一路,也坚定了要走下去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