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三十岁是人生的一道分水岭,三十岁前的我在为没有一项安身立命的职业技能而担忧;当而立已过,自己似乎也具备了谋生的职业能力,人生又立刻走入了下一个困惑阶段,逐渐开始感受到职业倦怠与升职压力,为职场前景而苦恼。这一切,还要从入职开始说起。

弃医从文爱生活,新手入职勇拼搏

  高中的时候,对治病救人的崇敬让我对医生这个行业产生了向往,于是大学读了七年医学专业。然而在实习的过程中,发现医院忙忙碌碌的生活方式并非我所愿,与自己想拥有个人时间做些喜爱的事情、多点时间陪家人的生活渴望恰恰背道而驰。于是下定决心转行,最终选择了一份稳定的职业,做起了办公室的文职工作。当别人问起学了七年医为什么不当医生时,我常常嘲讽说自己是效仿鲁迅先生弃医从文。当时只作玩笑,现在才看到自己从未生起过鲁迅先生般的悲悯,顿感惭愧,也由衷地对先生生起敬仰与赞叹。
  话说刚入职时,充满了对职业的未知与好奇。由于非专业转行,一切从零开始,这让刚刚参加工作的我心怀忐忑,感觉自己身无所长,无安身立命的本领。于是虚心学习,勤奋工作,早出晚归,加班加点成了家常便饭。那时事务特别繁忙,从早到晚不停地接打电话,忙得一天顾不上喝口水。在这个过程中,我也逐渐从一个门外汉渐渐掌握了办公室工作的职业技能,从跟着别人干到逐渐能独立牵头负责几项工作任务。随着能力的增长,领导交办的工作也越来越重,常年加班加点,忙得不可开交。时光荏苒,在这种高压与快节奏中,转眼就到了而立之年。

职业倦怠激情丧,晋升压力感迷茫

  所从事的部门工作压力繁重,自己性格又恰好有些强迫,事事都想要做精做好,弄得身心疲惫。也尝试过放松要求,降低工作标准,得过且过,但事情做不精细被上级挑出毛病,或被同事低看的感觉也不舒服,心有不甘。向前看,面对激烈的竞争,看不准升职的方向,也看不清晋升的路线,前途充满了不确定性。回头看,父母、家人对我的事业前途与社会地位充满了希望与憧憬,寄托了沉甸甸的期望。加上伴随年龄增长,身体也不似二十几岁那样,各种疾病与亚健康的状态已经开始显现,头发逐渐减少,尿酸也在增加。
  老同事们逐渐离开,各奔前程,看着身边一批批的佼佼者升职走上领导岗位,他们有的年轻有为,有的老骥伏枥。而我在同一个岗位已工作多年,面对长期的加班,职业的倦怠,晋升的竞争,家庭的厚望,开始产生巨大的压力与痛苦。最近一次部门人员调整,突然间,我感觉疲倦不已。面对繁琐的工作提不起任何激情,上班时各种倦怠,啥也不想干却又不得不干。下班后一点都不想提起工作,但是大脑却停不下来,总在想自己的前途和何去何从,妄念不断,沉浸苦中不能自拔。
  面对职业的逆境,我首先想到的是换一个岗位,即便对自己的发展不那么有利,也想赶紧离开,换一个清闲、安逸的地方。现在的岗位简直一天都不想多呆,眼前的工作简直一件都不想去做,身边的同事简直一分钟都不想接触!但是,变动工作又岂会那么轻松、简单,权衡各种条件,充满各种不确定性。于是,工作的烦恼蔓延到了我的生活,自己烦恼重重,情绪十分不稳定,与家人稍有不顺心就产生嗔恨。也想尝试着跟家人说,感觉爱人不能理解,心里反而更堵。

观察人生检不足,向内找寻心安住

  这种强烈的烦躁、痛苦状态大概持续了一周左右,特别是最后几天,晚上加班回来、周六日休息在家也不想自修,总想用看电影、吃零食、睡懒觉的方式来缓解压力。既没有做功课,也没有做定课,只是看看视频,暴饮暴食。
  经过几天消沉的时光,我发现这样的释放方式根本无法解决内心的痛苦,于是开始反思,还是要在佛法里找寻解决的方法。打开网站,在搜索栏搜索“工作”“竞争”等关键词,想看看有没有人也和我一样遇到过相似的境遇,有过同样的痛苦;想知道其他同学是如何解决的,在他们的分享中寻找解脱痛苦的经验。
  通过阅读网站的文章,看到大家遇到问题会翻阅之前的课程,如《佛教的财富观》等等内容,从而转变自己的痛苦状态。我也想起以前道玮师兄的引导,当痛苦的时候,最近的方法是从当期的法义里找寻解决方法。于是,我一边浏览网站上关于工作方面的分享,一边思维法义,观察自己痛苦产生的过程,开始从下面几个角度进行思维。
  1.心内求法,方得解脱之道
  由于种种妄念与烦恼,导致自己最近非常疲惫,这种痛苦、情绪的消耗,比单纯工作的加班加点更加让人疲惫。更因职场的压力导致产生不良情绪,稍不满意就心生嗔恨,长时间处于痛苦烦恼之中。我这症状,不正是中了第二支毒箭吗!这威力,远远大于第一支毒箭带来的伤害!
  就像导师说的,众生都有解脱的渴求。而我选择看视频、吃零食不就是一般人对待苦的解脱方式吗?虽当时有些许缓解效果,但压力并没有消除多少。而换岗位的解决方式,有可能暂时解决了现实状况,但本质上并没有解决自身内在的问题。就算换了岗位,甚至升了职务,也不过一时兴奋,时间一久,依然还会再次面对压力与竞争,仍然无法逃脱职业倦怠与升职压力的问题。因为这只是环境发生了变化,并非生命本质的改变。所以这种方式只能暂时缓解,无法彻底解决痛苦。
  以上两种都是在向外找寻解脱的方法,都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看来彻底解决烦恼痛苦的方法,只能向我的内心找寻。只有解决了生命本质的问题,才能从根本上消除痛苦。
  遇到问题要向内寻,其实自己本来知道。然而面对六尘的巨大诱惑,依然染著其中,完全丧失了主动,在五蕴的幻象中迷失自我。自己平时修学时想得简单,真遇到外界巨大的诱惑,佛法完全被忘诸脑后。如此看来,正念对于一个修行人来说是多么重要!
  2.诸行无常,执著产生痛苦
  转向内看,才发现自己对平静、安逸的生活产生了一种永恒的期待。当竞争压力来临,便开始抗拒压力,无法接纳。同时,对于自律高效的生活状态,有规律、有计划的生活方式也有一种永恒的执著。当加班或其他突发事件产生影响了规律的生活,我便产生极大的抗拒与抵触情绪。
  总之,诸行无常,当无常来临时,自己无法接纳突如其来的变化,因抗拒与不接纳产生了烦恼与痛苦。
  3.发心利他,选择智慧起点
  通过因缘因果及利他的学习,认识到发心利他是做一切事情最智慧的出发点。也从以前的只求自己解脱,逐渐建立了利益一切众生的发心。只不过这个发心还比较微弱,面对近期频繁的人事调动,在职场的晋升压力与选择中迷失了发心,回到了以追求名闻利养为目标的路上。心量变得狭窄,情绪波动大,面对不可控的职场,痛苦便随之产生。
  想起今年春节,因冠状肺炎疫情爆发,大年初二便回到了疫情防控的工作岗位上。我每天加班加点,经常一干就到后半夜,都没有过正常的下班时间。不管白天黑夜,常有突发情况打来电话需要处理,连着两个月也没睡过踏实觉。与此同时,还经常在加班之余的晚上帮着自己在一线的大学同学撰写材料。
  那时虽然更加辛苦,但并未感觉到倦怠与压力,反而半夜加班后骑着自行车回家,一路上内心充满喜悦与兴奋。我为自己能够有幸参与这场疫情阻击战,能为祖国早日结束疫情、人们早日摘下口罩过上正常生活,贡献自己一份力量而感到快乐与自豪。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执著个人的利益得失,关注点都放在利他的付出中,面对每天繁琐的事务,并未感觉到辛苦与疲惫。相反,当最近单位人事调整,开始为自己的职场晋升进行谋划,一切都为了在竞争中突围、能够升职加薪而努力时,面对工作的繁重与前景的迷茫,却感到了无比的疲惫与倦怠。
  我重新思维人生的意义与大乘佛子的人生目标,认识到生命的终极目标就是成佛,在自己觉醒与解脱的同时,帮助一切众生走向觉醒。并且,人天福报也遵循因缘因果的规律,当自己种下善因时,善缘也自然会随之而来,不必强行攀取。况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什么是乐果苦果可能自己并不能分清,追求的名闻利养看似乐果,也许会因此带来更大的痛苦。只要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努力在因上种下善的种子,一切随缘则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当发心再次回归到自利利他、自觉觉他时,对于晋升与否似乎不再那么纠结,压力也随之消失。
  4.少欲知足,学会随喜和感恩
  当我没有工作时,觉得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很幸福;通过激烈的竞争,终于谋到了一份看着不错的稳定工作,家里也算扬眉吐气了一段时间,自己也快乐了一阵;进入单位后在基层工作,觉得岗位不好,进入迷茫、痛苦的阶段;又通过一番努力调到了比较核心的岗位,全家又欢喜了一段时间;发现同事们都有看家本领,自己没有能站住脚的技能又开始烦恼;一段时间的磨炼后,自己有了拿得出的手艺,美美了一小段时间,又进入了职业倦怠与升职压力带来的烦恼与痛苦中……
  这一次次快乐与痛苦的交替,快乐总是短暂的,自己更多的还是处在烦恼痛苦中。观察到很多烦恼与痛苦都来自我的欲望,而欲望的满足带来的快乐只是对痛苦的暂时缓解,这种快乐不是本质性的,是短暂、不持久的。欲望的每一次满足,会产生更大的欲望,欲望在一次次满足的过程中变得更强,更加难以满足,我与幸福的距离也随之越来越远。所以,少欲知足才是获得幸福快乐的最好途径。
  现在,我不再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如何追求升职、如何满足欲望上,而是重新思维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家庭没有压力,收入不仅能够解决温饱,支撑家庭,而且自己的喜好、爱好都能承担;虽没有大富大贵,但也从来没有因缺钱而发过愁。这一切,一方面源于父母为家庭打下的基础,另一方面来自我的单位、我的祖国。我的收入与技能可以说都是单位与国家赋予及培养的,应心生惭愧,心怀感恩努力工作,为国家富强贡献力量。更应随喜单位的所有善行,守好自己的口业,而不是充满负能量,稍有不如意便抱怨。
  5.修学正见生妙用,终得云开见月明
  以正见重新审视人生、看待工作,突然间觉得心打开了,就像压在心头的重重的大石头被松动了,新鲜的空气从裂缝间流入心田。随着思维的深入,心头一片光明照耀,黑压压的石头瞬间燃尽,心上一片光明清澈,不再沉闷压抑,感到阵阵清凉与喜悦。当下,觉得单位与工作似乎并不是之前感觉的那么难以面对。
  第二天,我能量满满地回到工作岗位,再次开启崭新的篇章。对待工作,似乎有了第一次遇见的感觉。才发觉自己遇到的并不是怎么调岗位、如何晋升的问题,而是心的问题。有了正见,才能认清人生所需面对的问题,才有可能找到正确的答案。人生的痛苦,只有通过修学才能得到解决。于是,一周后,我写下了这篇文章。
  我是常行,今年三十三岁。最近,我的人生遇到了职业倦怠与升职压力的问题,我很庆幸自己遇到了佛法,通过修学,我走了出来。我不知道未来的人生是否还会在同一个问题上跌倒两次、三次,或者在其他类似的问题上陷入痛苦、烦恼,但至少这一次,我是这样从痛苦中走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