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相应行法中的“得”,包括获和成就不失。获就是获得,成就就是形成一种稳定的力量。
  导师举例,通过练毛笔字,获得写毛笔字的能力,这是第一个阶段。得到之后不失去,在生命相续中形成一种稳定的力量,就是成就。
  获和成就是得的两个阶段,程度不同。会写毛笔字的人众多,这个获的能力是有了,但要有成就,比如能写楹联等的人就少了。从获到得,差了什么?差了一种稳定的力量。
  这个力量哪里来?无疑需要持续不断地学习和训练。
  我和一位同学聊起书友群发了内容没啥回应的问题。她说,书友和班级同学不同,班级的同学们经过系统的学习,已经有了思维法义的连续性,知道怎么想,怎么用,怎么讨论。但对书友来说,他们对法的思维不是连续的。今天来读一次书,感觉很有收获,但回到家过几天,这种力量很快就消失,心灵会被世间各种事情占据,下一次很容易有事不来了。书友如果能持续来,使正向心理形成稳定的力量,显然对他们是更加有益的。
  哦,原来经过几年修学,我已经与没修学时有很大不同,有了思维的连续性,顿时感觉很有成就感。那为什么修学会带来思维的连续性?我回想三级修学课程的设置,每天的定课和自修、每周的交流、九种禅修,原来就是在生命相续中形成一种稳定的力量,这个力量指向成佛的方向,每一步的设置都是在走向成就。原来三级修学的设置是如此善巧地让我形成稳定的相续力量,如此潜移默化地让我有可能获得成就。
  再看世间,任何方面有所成就的人,都是通过学习获得一种能力,再通过长时间地熏习,每天不间断地训练,最终获得一种稳定的力量,也就是获得了成就。比如,运动健将是对正确的动作重复不断地训练,最终才能在奥运会上夺冠;书法家是把写字当作每天必修的功课,不间断地训练,才成就了王羲之等一代大家;钢琴家是几乎把时间都花在弹琴上,才有了手指灵动如飞的天籁之音。
  得,属于心不相应行法,还是建立在心法的基础上。只要在生命相续中形成一种稳定的力量,就能获得成就,无论是世间还是出世间的成就。
  阅读弘一法师传,讲到法师每天基本只做几件事情,研律、念佛、拜佛、写经。任何亲朋好友去看望,都有规定的时间,非时不接待。俗家来的家书都不拆,直接退回。这才懂得,原来高僧大德早已知晓稳定的力量,需要集中一切力量去训练,全部时间去追求,才能得成就。
  反观自身,虽然修学后,每天所做的杂事在逐步减少,但每天依然会耗时间在微信、新闻、追剧上。那么我要如何运用到自己生活中,形成稳定的力量,从“获”到达“成就”呢?
  那就要生活简单,一定要做减法,对我来说生活内容主要是修学和义工行。听法、经行、念佛,每天定课、闻思修,行四法行,并且时间越长越好。要舍凡夫心,运用《百法》认清混乱和不善的心所后,把各种各样的妄想、情绪都扔掉,逐步形成相续、稳定的力量,走在获而且成就不失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