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带班半年了,导师说辅导路径是成长最快的路径,经过这半年的实践,确实感受到对个人成长的巨大利益。所以趁着这次假期把自己的收获整理出来,分享给大家。
  在班级中,辅导员是传递模式的关键,在模式中对十八字方针的落实又是关键中的关键。而十八字方针中,态度模式又直接决定了对法的理解、接受和运用,以及最终修学的受益。所以在带班过程中自己也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够让师兄们建立起真诚的态度,进而于法获益。
  在班级交流中,我常常会感受到大家因为修学佛法散发出来的欢喜,但同时也感受到每一位师兄都有自己不同的性格和经历。有的师兄修学非常精进,每次分享都能侃侃而谈;有的则对自己缺少信心,常常觉得自己不够精进不够好;有的师兄在修学中因为一两句话的触动就感到很满足,有的则因目标太高一时无法达成而困惑苦恼……如何能够让师兄们从各自的频道汇归于导师所引领的道路上,真诚、欢喜而又放松地稳步前进呢?
  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也让我看到了自己当下的状态。还记得刚刚开始带班的时候,自己似乎特别放松。可随着不断地带班,我才意识到,自己所谓的放松只是一种外在的模仿,是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而并不是自己真实的状态。比如每次共修前,我都会很努力地自修,常常因为生活和自修时间上的压力而觉得紧张。原来这份紧张是因为担心自己在班级交流时表现得不够好。而在班级交流结束之后,如果表现不错,就会松一口气。如果状态不好,心里就有一丝丝失望和焦虑。
  再如在班级交流中,自己常常会不自觉地讲很多,等到班级交流结束之后才发现,有些道理连自己都没有做到。比如我会跟大家分享:“我们每次分享不要跟他人比,而要跟自己的过去比。”但是自己作为辅导员,却常常因为带班状况比起自己的辅导员相差甚远而暗自焦虑。甚至有一次因为自修的不够充分,做不出最后的总结概述,还去翻了在同喜班时自己辅导员所做的总结分享。虽然当时很坦白地告诉大家:“这是我的辅导员做的。”但当时紧张的心情可见一斑。
  随着不断带班的深入,我慢慢感受到,在班级交流中自己的分享有很多都是停留在道理上,并没有真正与自己的生命连接,更没有落实到自己的内心。如果自己作为辅导员都是这样的状态,怎么能够让师兄们看到践行模式的利益,生起改变的意乐呢?久而久之,如果一直在讲道理,一定会障碍大家对模式的信心,甚至会对修学心生厌倦,对自他的过患是极大的。
  我认识到不能真诚表露自己带给大家的过患,同时也看到这种不真诚的状态给自己的修学所带来的障碍。一直以来自己在修学中都比较重视法义理论部分的学习,真正落实到生命品质的改变上很有限,心中依然有很多无法化解的烦恼。随着对十八字方针八步骤三种禅修的深入学习,我才慢慢找到问题的答案,看到了自己的学习方法跟导师开示的十八字方针之间巨大的差距。
  “修行是有理论有实践,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绝不是一个点,绝不是一种技术,也不是单纯的理论,或者单纯的生活方式。”原来,自己凭着小聪明一直紧抓着法义不放,竟成了师父说的把修行当成一个点、一种技术或理论而不自知。“真诚是以佛法为境,真诚面对生命存在的过患,认识到自己是充满迷惑烦恼的凡夫、轮回中的重病患者,勇于自我检讨,不自欺,不逃避”。原来,自认为一直很真诚,却被自己的感觉所欺骗,依然走在原来的路上,成了自以为是的真诚,而不是导师所讲的真诚。
  其实,我对真诚地打开自己是有恐惧的。虽然感受到生命充满了痛苦,但在自我检讨的过程中,又常常会落入自欺和逃避,很难真正承认这一点。同时又没有开放的心态真正相信和接受三宝,所以一直都在自我的世界中努力学习着佛法,是一个十足的垢器、覆器而不自知。直到承担了实习辅导员之后,在一系列的对境中对自己存在的种种问题才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想到这些,对于如何引导班级师兄们建立真诚的态度,自然也就有了清晰的答案。当能够真诚面对自己,才发现,真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在这个不完美的自己背后,有着生命另外一个层面的存在,也有一个可以尽未来际依靠的所在。真正相信这一点,真诚地自我检讨反而变成了一件欢喜的事情。
  至于班级里其他师兄的表现,也能够更加放松和坦然地去面对。因为相信每个人都有本自具足的佛性,而能够接纳当下每一位师兄的呈现,欢喜地陪伴着他们一起前行。虽然在这条路上每个人都会经历很多,但想到佛陀求道时的艰辛,想到导师创建三级修学的悲愿,又有什么放弃的理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