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班两年多,一直未写札记,一个原因是:总想等到有一天,我带出一个理想的班级、一个优秀的班级的时候,再写出一篇轰轰烈烈的札记来。一来算是一个成功典范,二是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些积极有用的经验。可世事无常,事与愿违,我不仅没有带出一个优秀的班级,甚至还让人感到有些无奈。这些时间,我细细思量,发现正是这样一个让我吃尽“苦头”、尝尽酸甜苦辣的班级,让我的心行得到了磨炼,在辅导的这条路上得以快速成长。
  说起我们班,始于2017年仲夏之际。当时正处于开班青黄不接之时,一是好几个月都没有开班了,二是辅导团队的人员也不是很充足,尤其是辅助员。为了尽快完成开班任务,在当时报名人员不足的情况下,还要决定开一个白天班和一个晚上班。考虑到我已退休,有时间,就叫我带了一个白天班。由于人员缺少,最后没办法,决定报名的人全都进班。以至于第一二次共修结束后提出退班的就有四人,快到一个月时虽补充了三人,加上从晚上班转来的一名,总算维持住了一个班的人数。就是这样的一个班,有很多特色,除了班级学员个人能力强、有个性外,还具有以下的特点:
  一是时间上充满不确定性。提到白天共修,大家可能马上会想到,能在这个时间参加共修的,一定是有福报之人,肯定平时不上班,时间充足,自修、共修和做事在时间上是有保障的。可几个月下来,我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它实际上更充满了不稳定性、无常和变化。因为时间一长,那些没有工作的,可能会找到工作要去上班;那些在家全职带孩子的,也要随着孩子的上学、补课、上辅导班和兴趣班等情况而发生变化,有的甚至比上班的还紧张。周六日和平时晚上,就更比别人忙了。除了按时接、按时送和陪同外,一旦上学了,升级了,高考了,也要随之而变。那些照顾老人的,也是随老人的身体好坏及气候的冷热交替,而时忙时闲。总之,从开班以来,共修就没有真正到齐过,也因此流失、转班了好几个。
  二是女众多,男众少。刚开班是有一名男众的,六十多岁,而且住得挺远,结果只参加一次共修就退学了。几周后又从一同开班的晚上班中转来一位,高兴之余,未详细了解情况,就接收了。正是这转来的唯一一位男众,也是这位“老修”,让我在后来的带班中吃尽“苦头”。
  三是“老修”多。我们班接触过佛法的有好几位,时间长的有七八年以上的,短的也有一二年的。其中一个学过密宗,一个持咒念佛,还有一个属于常住型的,要经常去寺院参加活动。他们不仅学得深,学得广,而且对三级修学两套模式的了解和认可程度也不高。
  四是辅导团队偏弱。开班时,支持辅导员因工作忙,很少能参加班级共修,从第一课起几乎都是我一个人。三个辅助员,一个因孩子补课,推迟了一个多月才开始带小组共修,另外两个也因家庭原因时常请假。所以我只能带完这组带那组,共修分享有时也只能自己代劳,更谈不上集体备课了。
  总之,我们班级除了上述特点之外,还存在修学能力与修学效果不相配,做事能力与做事时间、做事愿力不相配,班级的正能量与个别不和谐的声音不相配。加上班委作用不能很好发挥等等,几乎是所有班级成长的不利因素都被我们占全了。如何让大家对三级修学两套模式,从不接受到接受,从不认同到认同,安住在这两套模式中;如何让他们尽快从修学佛法中尽快受益,并尽快得到成长;如何让班委发挥出旗帜、发动机、桥梁的作用?我在学习许多师兄带班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本班的特点,决定:
  一是做好陪伴。针对班级情况,为了能让他们渡过适应期——当然,这种适应期到底需要多长时间,起初我也没有把握,但从现在看来,有的只要三两个月就可以,有的可能要几年也不一定。总之,只要需要,我都会尽力去陪伴。这种陪伴,除了要理解、关怀、接纳、引导外,关键是要做好服务。这种陪伴不是单纯的外在陪同,而是一种心与心的守护。它不是一种口头上的、电话里的、微信上的客套和随喜赞叹,更需要在他们有困难时、有情绪时、有欢喜时,陪伴在他们的身边,做到与他们一起共患难、同欢喜,成为他们生活中的“及时雨”,发泄情绪的“出气筒”。同时更要做到理解、同情他们,保持心与心的畅通。
  这种陪伴,不是千篇一律的,而是要根据每个学员的不同情况提供针对性的、及时的引导和关怀。当他们精进修学的时候,要引导他们,如何运用修学的方法,提升修学的效果,如何去带领其他学员一起成长,如何去看待修学中的不如意;当他们出现懈怠、放逸等情况时,也要有及时地提醒,分析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指出这样下去的过患和对生命品质的影响;在他们出现工作忙,不能很好落实自修定课时,不能一味地提要求和督促,而是要真诚地去关心他们,如何做到劳逸结合,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班级;如何帮助制订工作、生活和学习的计划,做到工作学习两不误;如何在工作中运用佛法,如何去做观察修和安住修,树立正确观念,安住在正向的心态中使自己感受到于法受益的喜悦;当他们生病时,有困难时,如何去了解真实的情况,针对性地送上热忱的体贴和关爱,去设身处地帮助解决所面临的困难。
  总之,只要他们有需要,就应该出现在他们身边,提供相应的宽容和帮助。两年多的陪伴中,我尽力地去参与他们的每一场活动。无论他们上苏州、去茱萸寺等大一些的活动,我都会放弃做义工的机会而专门陪伴他们,做他们忠实的陪伴者、服务者。不仅如此,每次班级共修,我也会提前给他们备上水果、点心。每一次班级活动,会为他们提供便利的场所和安排。每逢节假日,为他们送上一份礼物:三八节有鲜花,春节有红包,参加演出节目时会奉上一条红围巾。同时,我也深深知道,这种陪伴的目的,是要让他们在这种陪伴中成长,去实现个人的自觉和独立,乃至班级的自觉、独立和优化。
  在每次组织班级活动时,都会引导他们自己去做计划,去开好班委会,去动员大家,合理分工。记得去年底要以我们班为主搞一次大型庆生活动。慈善义工一开始一筹莫展,不知所措。我引导她,如何去联系班长,做好沟通,取得班委的支持;然后召开班委会,大家一起商量,一起想办法,一起做准备,充分调动每一位师兄的积极性,发挥出每一位同学的特长。结果正式举办时,效果是非常的好。
  另外我们班还有一位师兄,因家庭出现经济困难,不得不自己创业时,在前期准备阶段,要办的事很多,没有时间自修,也不能完成定课,更不能参加小组和班级共修。我就鼓励大家去帮助她,去陪伴她,并把小组共修和班级共修安排在她店里,让她非常感动,并表示以后不管有多艰难,都不会放弃修学。
  二是要时刻不忘修学。我们班存在的最大的问题其实是修学上不去。一部分师兄,有修学的热情和修学的态度,但缺乏修学的方法,费时费力,修学的效果一般;还有一部分师兄,只是停留在表面,勉强应付了事,谈不上更大更多的受益;还有几个连出勤都很难保证,其受益也只是片段性的。修学上不去,个人自然就不受益,不受益就不会产生持续的动力。而要想受益就要落实修学模式,也就是态度模式和方法模式,也即是十八字方针和八步三禅的运用。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首要一点是要让他们真正认识到自身存在的过患,认识到自己是真正的重病患者,是急需看医生,用佛法药物来治疗的。同时也要让他们感受到佛法的魅力,佛法的博大和智慧,认识到运用这套模式和方法来修学,受益是最大的,对自己生命品质的提升才是最有帮助的。一个人只有真正意识到他自己要学佛法,想学佛法,才会寻求佛法,去运用正确的方法,否则一切都将是枉然。
  为此,我一是努力做好共修的引导。这种引导不能太直接,也不能是生搬硬套,必须建立在自己学好当期内容,做到完整、准确、透彻的理解基础上。然后通过一些感兴趣的话题,慢慢引导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和过患上来,引导到佛法的博大和智慧上来,引导到修学态度和方法的殊胜上来。
  二是要以身作则,做好表率。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就得先做好。两年多来,我带每一课,都坚持从闻思、记笔记、列提纲、思维导图到做好引导准备。不做好准备坚决不跟班。要跟班就得先做好准备,否则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自己都做不好,更别说让学员受益。
  三是从各方面给予推动。首先是让他们走出来。作为学员,如果不走出来就没有对比,没有对比就不知道好坏,不知道好坏就没有选择,没有选择就不可能产生动力,往往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所以我经常鼓励他们去参加苏州和本地的一些活动,尤其是一些培训和交流。通过这些,打开他们的心量,让他们懂得感恩,知道珍惜。即使在推动过程中很难,但我从不放弃,哪怕只有一个人参加,我都会开心地去做。因为凡事总是需要有一个突破的。
  去年,我担任辅导培训班主任期间,就积极推动他们参加与培训保障,并以义工的身份去旁听。有一位师兄第一次参加完这一天半的培训后,一回到班上就主动与大家分享,让大家有了不一样的感受。因为平时都是我在分享八步三禅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让人受益。因角度不一样,总会以为你是在说教,让人感觉不以为然。当她们当中有一人以自身的感悟来分享时,就会产生一种意想不到的收获。真可谓是一人受益,全班人员也同时受益,胜过辅导员平时讲多少次。
  没过多久,班委改选,这位师兄就主动提出要承担班长工作,并开始推动组长,落实大家的定课、自修和共修,使班级修学氛围有了很大的改观。去年十月,她和一位师兄又来参加了另一场培训。两天下来,两人约定要一起去报考辅助员,并在全班推动学习八步三禅,学习《学员手册》。通过这些培训,真正让她打开了心量,认识了三级修学,认识到八步骤三种禅修的殊胜,认识到班级建设的重要,认识善知识难遇。班级氛围也因此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出勤率也高了不少。
  四是正确处理好“老修”的问题。关于我们班的几位“老修”,相信很多师兄都有所闻。他们不仅学佛时间长,涉猎的门派也很广,知见也重。很多师兄试着去引导,都是无功而返。记得刚开始的几个月,大家都还相安无事,但半年过后,每次共修,无论是谁分享,他都会以和本课不相关的一些观点出来“搅局”。每次我都会试着拉回到正题,往往会立即遭到他们或三或二的“围攻”。他们就会用各种问题向你提问。无论是回答也好,不回答也好,都会指责你如何如何不对。好几次共修,都不欢而散。班级群里,无论发个什么通知,或是做个什么引导,又或转发一个什么内容,都会被他“批评”。私下里,想与他们沟通,做一些交流,结果是不仅不接受,还会几倍地回敬你。
  有一段时间,我被他们“折磨”得吃不下,整晚整晚睡不着,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当时怎么也想不通,为了他们,我付出时间,付出精力,付出财力,我图什么?凭什么要在此受气、受指责?有好几次,都让我这个七尺男儿老泪纵横,心中暗暗决定:不是你走,就是我离开,再也不带你们了。
  这个时候,真的要感恩觉净师兄。她一方面出面沟通这些“老修”,另一面开导我,让我重新审视这些问题,审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切呢?为什么我会带一个这样的班呢?为什么他们非要这么与我作对呢?
  一番思量下来,我找到了原因:其一,这一切都是缘起的,是无常的。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年龄职业、受教育的程度、家庭背景也各不相同,自然也造就了每个人的习惯和性格,这都是正常的现象,并没有什么应该和不应该之分。
  其二,从因果上讲,我曾造作了什么样的业,就会感招什么样的果。这一切只能说明我从无始以来就先于他们造下了如是因,才会感招今天的等流果和增上果。它不是凭空而来,更不是一种偶然。
  其三,是因缘和合。一个班十五人的组成,如果没有一个共同的因缘,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其四,他们可能都是菩萨的化身,是来救赎我的,是来成就我的,所以我不仅不应该对他们起嗔,更应该感恩他们。
  其五,只要他们一心向佛,不离开三级修学,不回到社会,不转学其他教派,我都应该深深地随喜赞叹他们。
  其六,是我以前在工作中形成的一些不良习惯,可能带到了修学上来,带到了共修中。比如说一些自以为是的话,听不进别人意见,看不惯不同的做法。又比如说我太敏感,非常在意别人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对自己缺乏自信心等。
  当我找到了原因,找到了佛法的支撑,心就不再难受了,也知道了自己该努力的方向。首先是对照模式,看看自己在哪些方面没有做好,平时是不是太生硬、太自我,让大家难以接受。
  二是做到不对立,不设定,用一颗平常心去看待他们,对他们的分享和观点不作评判,不去对号入座,平常少说教,多做自我分享,要多给予一些理解,尽量去发现他们的优点。
  三是要在佛菩萨前多做忏悔,忏悔这一切都是往昔我所造下的恶业,忏悔我对他们造下的每一次伤害,同时也真诚地去帮助他们忏悔因无明所造下的不善之业。并将每天所作所修的功德回向给他们。
  四是不再有回避的想法,而是勇敢地去调整自己的心行。如果这些因果今生不了,它将会生生世世跟着我。如果我不能在这个问题上有所成长,有所进步,有所突破,我的心行又如何能成长,今后又如何去带别的班级,又如何对得起导师的用心,又如何算是一个合格的佛弟子?
  五是今后更应该努力修学佛法,努力运用好八步三禅,用自己的修学体悟和感触去分享,要去战胜自己的信心不足。
  经过一段时间的艰难调整,我发现自己的心变宽了,也变慈悲了,修学也更注重方法和效果了,引导更注重方式方法了,形式也多样了。而且我发现,不仅我自己有了改变,他们三人也在转变。他们三个现在有一个已成为班长,一个成为了小组长,另一个本来是想进班看笑话,看这个班何时垮掉的,现在也在多次共修分享时表示:八年修学,一定要坚持走下去。
  两年多的带班日子,是漫长的,也是短暂的,有酸甜苦辣,也有五味杂陈。正是这一段令人难忘的经历,让我得到了成长。并让我深刻感受到:不是我在带班,而是班级在成就我!我遇到这个班,既是我的因缘,更是我的幸运!师兄们,感恩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