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进入三级修学,“真诚、认真、老实”态度模式可以说是高频词。一开始听到真诚,会肤浅地以为不欺骗他人就是真诚。通过同喜班的学习,发现原来真诚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不欺骗自己。
  再进一步通过各种培训,尤其是辅助员培训,进一步又清楚了,自己的生命状态很不好,是充满迷惑烦恼的凡夫,是轮回的重病患。才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不能经常以佛法为镜的,所以也就不能深刻认识到自己生命中的危机,所以就经常把佛法作为生活的点缀和装饰。
  直至带班初期也是一直停留在口头上和学员们强调态度模式的重要,但是当看到学员们出现不精进等修学问题时,就会用态度模式去给他们贴标签,觉得是他们不检讨自己、不珍惜法缘,不安住修学导致。还觉得自己做得蛮好的,真诚地去关爱他们了,总是苦口婆心地说我们都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只有佛法和善知识才能救我们。可是效果却是差强人意的,尤其是今年疫情期间,班级有多名同学开始遇到违缘,我自己也在年初遭遇了爸爸重病,直至现在爸爸也没有恢复,才发现原来自己才是最没有弄清楚真诚涵义的人,所以才弄得自己很有挫败感。
  慢慢地我也开始进入上士道的修学,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菩提心的重要、态度模式的重要,尤其是真诚的重要。没有真诚,生命很难改变。真诚应该永远都要指向自己,对照生命的目标,勇于检讨自己,不自欺,不逃避。
  其实,这个认识自己曾经也建立过,那为何没能真正运用呢?通过不断思维和观修,终于认识到是自己的用心出了问题,用心习惯并未按照佛法的标准进行调整,而是自以为是地用自己的凡夫心在修学,在做事。尤其是带班过程中,不自觉地就用佛法正见去照他人,而不是用来反观自己。即使偶尔也会检讨自己,但是由于纠错训练少,重复正确的动作自然也少,也就导致自己没有很好地培养出这种心态,更何况安住于此呢?
  带着这样的思考,我决定调整自己的发心与用心,开始每天定时定量背诵态度模式,背诵八步骤,读诵三种禅修,每天六座菩提心仪轨,而且是雷打不动地执行,座下再随份随力地去重复、去忆念。
  就这样践行了三个月后,渐渐地,每次自修前我也能不定期地想起先问问自己,我为何要学佛?我要改变什么?我要发展什么?然后再开始自修。带班交流前我也经常想到要怀着殷重心在佛前发愿,为利益一切众生成就佛道而带班。
  现在的我也渐渐不再给学员们贴标签了,而是越来越发觉他们太可敬,太可爱了。还看到其实他们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只要真诚面对自己,改变自己,问题就能解决,因此对他们充满感恩之心,珍惜之心。不仅越带越有信心,还因此自然而然在内心做出了决定:"我要每天都强化自己的发心发愿,并时时刻刻安住于此,让这种愿力植入内心并茁壮成长!"就这样,"真诚"开始悄悄走进我,让我打开内心、感受美好!
  感恩自己今生遇到佛法,遇到导师,遇到三级修学,遇到同参道友。这样的生命太有意义,这样活着真的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