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哲人说,我们每个人都差不多,不同的是这个脑袋,它代表着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等。那如何才能拥有正确的“三观”呢?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明确的方向,在修身的路上迷了路。导师在《信仰与人生》中从道德、精神追求、心态、慈悲、找回自己等多个方面做了开示,通过学习,我才知道了信仰的意义,找到了迷失的自己。
  少一点“我执”。日常生活中,我更多的是以自我为中心,因此常与他人对立,处于“二元对立、一赢一输”的状态。通过学习,我知道了“我执”才是一切痛苦烦恼的根源,它让我认识到自己以前就是那种专找别人错的人。现在我常思维,如果在生活和工作中少一点“自我”,遇到问题先从自身找原因,就能达到“多元共存,和平共处”的境界,化解对立,消除误解。
  多一点道德。前几天,一则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有人为牟取暴利,在造假新冠疫苗,犯罪性质恶劣,危害严重。这则新闻让我想起,我也曾经跟许多人一样调侃过“道德值多少钱一斤”,财富曾是我最迫切、最重要、甚至压倒一切的目标。为什么会出现道德缺失呢?就是因为现代人对于道德的价值认识不足,不讲道德,缺乏做人规范,最终导致人人自危的结果。
  多一点努力。以前,自己很在乎每件事的结果,稍有不如意就认为运气不好,认识不到某些不如意其实是因为自己努力不够。学了佛法,懂得以佛法智慧看待人生,知道一切都遵循因缘因果的规律,如果不肯在因上努力,那结果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现在的我,无论做什么事,会根据当下因缘努力做出最佳选择,“因上努力,果上随缘”。慢慢地拥有了一颗平常心,对结果不会太执著,也不会有太多挫折感。结果不佳时,会去分析原因,把它作为新的起点,继续在因上努力。
  多一点大爱。我经常听人说“婆媳是天敌”,为什么会是天敌呢?婆媳关系真有那么难处吗?一句话,就是婆媳双方没有大爱,没做到“爱屋及乌”。作为媳妇,在内心并没有把丈夫的妈当成自己的“妈”;作为婆婆,在内心也没有把儿媳妇当成自己的“女儿”。家是缩小的国,国是放大的家。战国时期,齐宣王问孟子如何治理国家? 孟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所以,当“妈”变成“咱妈”,当“媳妇”变成“咱闺女”时,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我老婆爱挑我的毛病,有次我就说:“如果你还是这样的话,将来你跟儿媳妇的关系肯定处不好。”没想到她说了一句让我刮目相看的话:“我们没女儿,我就把儿媳妇当女儿。”原来,在我的潜移默化影响下,老婆也有大爱了。
  多一点随喜。以前,当看到别人致富,我跟许多人一样,有一种“仇富”心理,一直以来都不知道如何化解内心的这种不平衡。学了佛法以后,我知道如何智慧处世了。首先我让自己内心不能有“仇富”心态,因为一旦生气,就会影响我的身体健康;其次,知道一切都遵循因缘因果的规律,别人能赚这么多钱,必定是有得财之因,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只是自己没看到而已。第三,假如别人采用不道德行为获取财富,这种不善心所和不道德行为的不断积累也会影响他未来的生命走向,会在他生命中留下不良记录。《慈经》中说:愿一切众生不失去以正当途径所获取的一切,愿他们依据个人所造的因果而受生。还有,经过一个多月的学习,我学会了以爱语、如实语随喜他人的成功。
  多一点慈悲。 2020年新冠病毒肆虐,美国等多个国家疫情相当严重,由于某些历史原因,我也曾经跟别人一样“幸灾乐祸”。有时我在想,万一这些国家的疫情控制不住,他们整个国家病毒横行,最后可能也会殃及我们。佛法提倡“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就是要我们把众生和自己视为一体,心生慈悲,无条件地给予帮助。这让我认识到“利他是我们最好的选择”,因为帮助众生其实就是帮助自己。
  多一点诗和远方。在过去的穷苦年代,我以为有钱就能幸福,但当我的物质生活条件不断变好时,似乎也没有感到比以前更幸福。经过学习,我知道了原因就在于我心中只有追求物质的欲望,并不断地与周边人攀比、竞争,内心没有信仰,没有精神寄托,没有诗和远方。曾经有句话叫“人生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我想,无论我们是贫穷还是富有,都要有信仰,都要有精神追求,这样当我遇到生活中的苟且时,仍然会有超然的心态,在地上打个滚,然后继续前行。
  佛法智慧最大的作用,就是帮助我建立信仰,认识内心,造就健全人格,找回自己。我坚信,在佛法正见的指导下,我一定能遇见像佛菩萨那样美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