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自私为无私,家人也是众生,把家人看作众生来爱;众生也是家人,把众生看作家人来爱。当两个爱合二为一的时候,是不是众生、家人即无分别?在这样的基础上更方便建立起慈悲心,发起菩提心。”
  之所以写下这段话,是因为想起了两段因缘。
  其一,刚进班没多久,因为一些事情我和先生之间产生了矛盾,大家都很不愉快。而那时的我觉得付出了很多,为他牺牲了很多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为什么他不能理解我?我觉得错全在他,所有问题都是他的问题。
  在一次小组交流中我分享了这个心理矛盾,希望得到师兄们的支持。但事与愿违的是,当时的辅助员师兄反复向我提一个问题,你先生在你心里是不是众生?你有没有把他当众生来慈悲?如果慈悲就不会有我对、他不对的想法。如果没有慈悲就表示你现在虽然人在三级修学,但是心还在无明中,还没有走上觉醒的路。现在,请思考一下自己要继续无明还是要觉醒?想要觉醒就不要一味地坚持“我的对”,而是要反省“我的不对”。
  从那次交流以后,无论和家人再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提醒自己:家人也是众生。我可以对外面不认识的人露出笑脸,为什么要对家人吝啬呢?他有那样的想法是正常的,因为他还没有走上觉醒之路,还没有学习智慧文化。
  在同喜班即将结束的现在,我和先生的关系非常和谐,先生也经常会被我处理事情的方法和心态折服。有时候遇到事情我劝他时,他最常用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是还没有走在觉醒的路上吗?没有学习智慧和你们比不了。
  其二,进班之前参加了西园寺企业家进修营,当时的我对生命充满了困惑,也很迷茫,太多问题找不到答案,去西园寺的目的就是想找导师求解。
  后来机缘不成熟没有办法直接求教导师,我就私下找到介绍我们来西园寺的法师请教。结束时我问他:“如果按照您的说法,你们这么年轻就离开父母出家,能算是对父母尽孝吗?都不能对自己的父母尽孝何谈慈悲呢”?他当时回答,因为在我们眼中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是我的父母,我们都一样爱他们。当时我什么也没说,还是不能理解,现在的我能理解法师那句话的深意了。
  因为这两段因缘,我就有了“家人也是众生,众生也是家人”的想法,应该一样地去爱,去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