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   惠

  自认为是一个颇有福报的人。在我的成长之路上,学习、工作、生活几乎一帆风顺,很多人经历过的考试挫折、家庭破裂、事业困境等,我几乎都没有经历过。但幸运如斯的我,之前还经常怨天尤人。几乎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我都觉得需要抱怨。我怨父母没呵护我的童年,没给我美丽的外表,使我的童年少女时代充满了自卑,生活贫穷而粗糙。
  在书院学习三个月,亲近佛法,聆听济群法师的开示、书院同修的分享,让我深刻体悟感恩心。回观自己的生命,最应感恩的莫过于父母。父母的恩情点点滴滴,无时不在,润物无声,我却真真切切没有看到。
  我的父母身处农村,世俗人认为他们身份低卑。可父母从不怨天尤人,待人接物从不恶口、绝不粗俗,尤其是我的父亲,终生以南宋布袋和尚(弥勒菩萨示现)的谦卑、包容、慈悲、乐观、拿得起放得下作为人生标杆。无知的我,小时候总是怨恨父母无钱无权无势,害得我在同学中吃穿用均不如人,被别人欺压侮辱。无知的我自卑自怜,甚至想自杀,脸上从无笑容。我罪孽深重!今天的我愿意笑口常开,愿意包容世间一切不公平,愿意尽力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相信这一定是爸爸妈妈最喜欢的。
  小时候,爸爸妈妈经常讲古圣先贤和家族祖辈的故事给我们听。正是祖辈的善良与父母循循善诱的教诲,善有善报的观念根植于心,如今才有缘接触佛法。
  父母一生善良,即便贫穷卑微,也总是尽力帮助别人。不必说亲戚、朋友、邻居,即使对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乞讨者……爸爸妈妈也总是真诚同情,不仅从不多的钱中分一点给他们,还好言安慰他们。
  父母一直支持我读书,从不拿农村孩子应该早到外面打工帮父母减轻家庭负担给我施加压力。沉重的家庭负担,让他们过早衰老。
  从小到大,都是妈妈给我织毛衣,缝补衣服、甚至纳布鞋。后来我结婚生子,连儿子的毛衣都是妈妈织的。记得读高中时,有天突然降温,妈妈连夜给我织好毛衣,爸爸第二天一大早就骑自行车,冒着风寒给我送去。看到爸爸在教室外叫我的名字,在寒风中发抖的身影,心酸的感觉如同昨天。20多年过去了,今天回忆起来,泪水依然情不自禁,滴在键盘上。
  读高中住读时,不喜欢吃食堂的饭菜,经常就着萝卜干吃饭,骨瘦如柴。妈妈想法设法,给我做腌制藕片让我带去学校,这是我最喜欢吃的。正是有了藕片,我才吃得下饭,不至于在高中3年缺乏营养。
  小时候老是便秘,有次7天左右没大便,痛苦之中,妈妈陪我一起哭,是亲爱的妈妈用手塞肥皂帮我抠出来。
  从小我脾气急躁,攀比心重,对家境贫困耿耿入怀,对父母怨恨、叛逆,自己内心忧愁哭泣,父母没有骂我不懂事,总是默默承受和支持我,相信我——他们的女儿总有一天会回头。
  我结婚生子后,父母也尽力帮我,他们没有钱,只能帮我带孩子。爸爸帮我到处请保姆,先后请的四个保姆都是爸爸费心找的。生孩子时难产,体力虚弱,出血量大,只有妈妈——无私伟大的妈妈帮我洗衣、洗身、擦身,为我洗去污秽血腥,细心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亲爱的妈妈,您的恩情我该如何报答?
  我研究生毕业后来深圳工作,那时夫妻分居,老公的调动还在艰难进行中,自己的工作还在学习适应中,孩子那么小,调皮淘气多动,是父母又一次支持我,帮我带孩子,帮我买菜做饭、搞卫生,让我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儿子小时候调皮好动,上学路上不慎被汽车轧到脚背,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法行走上学,是父亲背着他上下学。那时爸爸已近60岁,每天背着外孙上学、回家四次,持续近一个月。
  不孝女如我,多年来对父母的恩德视而不见,对父母的付出认为理所当然,还曾经忤逆父母,无数次与父母吵架,把自己生活中不如意的责任都强加到的父母头上,还质问他们:为什么要生我?
  今天,我要对父母真心忏悔,亲爱的爸爸妈妈,我爱您们,愿生生世世报答您们。
  我希望以真诚质朴、甚至笨拙的文字照见自己的内心,以忏悔清洗自己的罪业,以感恩对待今生遇到的每件事和每个众生。如果使他人的内心也有所触动和观照,亦是我真诚的愿望。愿“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愿我们从现在起清净身口意诸业,愿我们的人格、生命品质得到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