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班《三主要道颂》之出离心探讨

重视:出离心是修行的分水岭

  刚接触三主要道的时候,我对出离心的重要性根本没有认识。虽然嘴上说这是修行的核心,其实是不疼不痒的,轻飘飘地说了几天,也就忘到脑后去了。现在看起来,发出离心其实是修行的分水岭。
  首先,它关系到学佛能不能学上去。我观察,书院学员在同喜班阶段是比较容易欢欢喜喜的,也容易安住。真正难过的,反而是同修班修了一段时间,特别是在下士道到中士道期间。因为嘴上说要发出离心,心里还是对人世间的快乐不愿放下,心口不一,就修得很疲惫,痛苦不堪,没有喜悦感。
  其次,不以出离心为平台,一切所修不与解脱相应。以自己为例,我的串习就是贪名,对别人的赞誉非常希求和执著。如果不以出离心为支撑,班级共修就会以辅导员的评判为准绳,义工服务就会以大家的赞叹为目标,写这篇札记也是为了更大的我执服务。看起来修得很精进的,其实越修越是患得患失,予取予求。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出离心的成就,正是解脱的成就。圆满的出离心,就是能做到“于轮回盛事不生刹那之希望”,那就有能力远离一切对“我”的执著,必然是在空性智慧的指引下,必然具足了愿望和能力,大事何愁不成。我们天天说以解脱为目标,现在给了一艘通向解脱的快艇,我们却不想上船了,是什么道理?

纠偏:发出离心就等于不再有人天快乐了吗?

  发出离心的主要障碍,是不想失去人天的快乐。虽然听导师开示说,出离心能成就究竟的快乐,但很多师兄都觉得:搞了半天,如果现世的快乐失去了,究竟的快乐又没得到,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其实,这样的担心完全来自对出离心的误解。
  我们一起来思维导师“无出离心无息灭,希求有海乐方法,由欲有乐缚众生,故先寻求出离心”这一段开示。出离心出离的是什么?大家都知道,出离的是迷惑和烦恼,导师进一步开示,是出离对三有乐的希求和执著。为什么要出离这种希求和执著呢?因为“由欲有乐缚众生”——“谁绑住了你?我们每个人都会被不同的东西绑住,有的人被儿女绑住,有的人被家庭绑住,有的人被地位绑住,有的人被事业绑住,有的人被感情绑住。我们需要问问自己:谁绑住了你?为什么你的内心总会有很多的牵挂,总会有很多的担心,总会有很多的患得患失,谁让你这样,谁绑住了你”——其实,绑住我们的是对快乐的希求和执著,而不是快乐本身。
  过去,我因为少听了几个字,把“出离对快乐的希求和执著”变成了单纯的“出离快乐”。这就麻烦了,从此要苦哈哈的,事业也不要做了,家庭也要解体了,朋友都要远离了,吃喝娱乐都不能有了,喝道好茶都是有罪过的,那一般人真是吃不消,学佛也真的很头疼了。很多师兄刚开始都像我这样误解,道心也渐渐退失了。
  出离心究竟要我们如何看待生活,特别是生活中的福报和快乐呢?导师说得很明白:“如果我们看透了轮回的本质之后,会以一种更平淡的心去面对生活。”用一种平淡的心、慈悲的心、超然的心去享受福报和快乐。难道这是要失去快乐么?不是,这恰恰是要培养我们快乐的能力!在这一点上,现世乐、来世乐、究竟涅槃乐都是统一的。
  如果我们有一颗无所得的心、清净无染的心,没有期待,没有执著,那就阴也快乐、晴也快乐,富也快乐、贫也快乐,荣也快乐、辱也快乐,生也快乐、死也快乐。我们的快乐从此不再被环境所左右,它会在觉性中源源不断地涌现。也就是说,出离心不仅仅是成就出世间的快乐,还能帮助我们正确地、有智慧地享受世间快乐!何乐而不为呢?

求源:快乐究竟从哪里来?

  我们为什么会把“出离对快乐的希求和执著”曲解成“出离快乐”呢?这是因为,我们认为快乐就是来自希求和执著的。因为一切世间法都认为,快乐就是要追求、要投入,对不对?而佛法恰恰认为,这种追求和投入——亦叫希求和执著——不但不是快乐的源头,反而是痛苦的源头。因为投入是什么?就是爱;追求是什么?就是取。对人天快乐的希求和执著,就是爱和取,然后会怎么样呢?当然是有,是生和老死,是无尽轮回。
  佛法正见又认为快乐来自哪里呢?导师开示中也说到了:“一是需要一定的环境为基础,翻译过来就叫做福报;更重要的是有一颗没有烦恼的心,翻译过来就是智慧。”所以快乐的真正源头是福德和智慧,更以智慧为主。智慧从哪里来呢?从正见中来;福报又从哪里来呢?其实是从因果中来,从断恶修善中来。这下搞清楚了,我们是否快乐,不是取决于拼了老命去追求,而是取决于智慧和福报!出离心是大智慧、大福报,所以修出离心不是不快乐,恰恰相反,出离心修好了,想不快乐都难。智慧生生不息,福报源源不断,快乐根本停不下来。

验证:舍弃追求快乐才能根本快乐

  综上所述,得到一个有趣的结论——只有彻底舍弃对快乐的追求,才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快乐。是这样么?可见,佛法正见与凡夫心的惯性思维大相径庭。我们用自己的惯性思维去理解佛法、认识佛法,根本不得其门而入,反而徒增烦恼。所以要除三过依六想,用八步骤去闻思,这才是“正思维”,否则倒是没少想,都是妄想纷飞。
  这个结论不只是理论,我们还可以观察验证。比如我过去很在乎名声,很想表现自己,但也没见几个人来肯定我。现在修出离,出离对名的希求和执著,赞誉反倒来了,但看明白这种“快乐”的虚幻不实,就更坚定了要放下的心。这样就自在了,不必活在别人口里啦!岂不快乐?又以感情为例,情侣之间总担心“你不在乎我”,在乎又怎么样呢?在乎到对方说错一句话就要吵得翻天覆地,又有什么开心?不少老夫老妻,彼此不那么“在乎”了,不再追求你侬我侬的境界,相濡以沫,彼此扶持,反倒开心了。
  所以,不要把出离心看成洪水猛兽,恰恰要看明白:这是我们究竟离苦得乐的法宝和武器。

最后:对出离心的恐惧来自哪里?

  出离心能带来快乐,这个道理并不复杂,但很多师兄就是看不明白,就是对这个出离心有挥之不去的畏惧心理。我们仔细观察一下,这种恐惧来自何处?
  担心失去——这种强烈的粘著已经深入骨髓,统治着每一个起心动念。虽然是在闻思正法,这种执著还会幻化出种种包装,阻止我们看清生命真相。什么“最近违缘很多、生活仍要积极进取、我知道这个重要但暂时生不起来、我相信在三级模式引导下早晚能生起出离心的”,都是些空话套话,凡此种种,都是搪塞自己而已。
  敢不敢坦坦荡荡地承认:我生不起出离心,因为我就是对财色名食睡贪得不得了,喜欢得不得了?我们一旦承认这种执著,就是发露它、面对它,就能解决它。我们美化这种执著,就是逃避它、纵容它,修行就要败在它手中。
  前几天升班仪式上听一位师兄的分享,很受启发:“我有这个毛病,我就在共修和做义工的时候,每次都告诉大家:我有这个毛病。我就要看看,自己说出来,这个毛病还会不会猖狂。”有这样的智慧、勇气和果断,再狡猾的凡夫心也不是问题,再难发的出离心也一定发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