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22课·破斥二种妄见

【内容简介】

【音像】《略论》第22课·共77课
【内容】破斥二种妄见
通过略示修法,我知道了《道次第》的每一法都要通过观察修和安住修落实到心行。那么,观察修和安住修必须完整运用吗?

心得分享131篇  
  • 菩提慧纯 2020-05-16 21:52
    总分:4.50 推荐 看原文
    22课修学分享
    我是怀着忏悔的心来修学这课的。第一遍学习时我被强大的我执控制:二种妄见关我什么事?几百年前批驳的情况现在是不是过时了?当时这课就糊弄过去了。这次听慧昭师兄分享:导师的77课就是77个心行站点,构成一条成佛之道,所以每一课都要达标,否则就会掉链。于是我想这次一定要重新学习做好理解。
    对法义的理解:
    这是一篇精彩完美说服力强的论文!
    一、首先抛出论点:止、观是修行的两个层面,缺一不可。
    接着说理由:
    1、引三部经论权威说明:
    《庄严经论》云:修行从闻到思(如理作意)到修成通达真实,闻思修是一个修行整体。
    《现观庄严论》云:唯识w修行从加行位到见道修道位,大乘圣者都数数思维(现量比量)。
    《集菩萨学论》云:要想身、受用、福德充足,必修“守护净长”四法,这个修,就是修止修观。
    2、既然止观这么重要,《道次第论》中什么时候修观、什么时候修止?怎么修?要明确。
    修观:对善知识修信心、修暇满意大难得、念死无常、业果、流转过患、发菩提心等,要殷重不间断地修,从正向心理的生起、成长到壮大。
    修止:止是每一课目标心行没达标时,要作意调整,直到目标心行生起就安住不动。(不必再观察)
    止有两种即“有所止”和“无所止”。在初的常规修行中要有所止,但到了最高修行时一定是无所止。就是心无特定的所缘境,但又了了分明,不会散乱。
    以上是立论的部分。
    二、抛出要破斥的两种错误认识,是因为不明白以上的道理。
    第1种:黠慧者唯当修观,姑萨黎唯应修止。
    第2种:用分别慧数数观察只限于闻思之时,修的阶段不应分别。
    宗大师破斥一:两种人都要止观双修。而导师更清晰地告诉我们,止和观的功用不同,观是调整、熟悉的过程,熟悉之后就定在这里,此过程是训练心不可缺少的程序。聪明人不修止就没法完成心行训练,姑萨黎也应思维,获得正见,生起恭敬善知识、无常、念苦之心。
    破斥二:如理分别本身就是修行的范畴,这种人把分别当成著相、当作成佛的障碍,是不能区别非理作意(错误执著)和如理作意的正思维。
    三、从入定前到入定中说明应如何有效落实止观。
    入定前无非就是观察修安住修。如高明的冶炼煅师将金银入火烧之,令垢秽悉净——喻我们的烦恼恶行、黑业果、世间过患,会让我们难受而生厌离,如金在火去除杂质;之后再将金银入水洗之,令其调柔随顺——喻我们对三宝功德、白业果、菩提心胜利等数数观察,会内心润泽,如金在水生净信。
    入定中,止观可以对治昏沉掉举。昏掉是修禅定的两大障碍,修止就是让昏掉停下来。怎么停?——昏沉时,以猛利无间念三宝等功德,生起欢喜、兴奋,会很有精神;掉举时,以猛利无间念死无常、苦等过患,心生恐惧,就不敢贪著兴趣,而进入厌离频道,止于正念。
    以上是破的部分。
    心得感悟
    这一课其实就是讲止观的重要性。有多重要?没有止观,就不可能调整观念、调整心态、到成就正向心理,就不可能改变生命品质。所以止观是修行不可或缺的重要方法。
    比如修依止法,对导师的依止,我从第一次见到导师至今差不多十年,就是一个对导师功德恩德观察思惟、安住熟悉的过程。
    首先是导师的说法恩。“佛非水洗众生罪,亦非手拔有情苦,非将己德移于余,唯为说法令解脱”。导师代佛说法,把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典型凡夫,不知疲厌地引导到菩提道上。像我这样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三观不正、满身尘垢的人,要转变观念有多难?然而导师总是弓下身来,用尽各种方便善巧说法,我第一遍学不会,又带我学第二遍,不嫌我根钝,只怕我们不学。而且学了五年,真真实实的全免费。——在这样一个一切向钱看的贪婪世界,我无语,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情,唯有好好修学。
    学师父的样榜,最令我感受深的是师父的悲愿无尽,随时随地流淌,让每一个众生都感受得到。记得有一次师父在普瑞弘法,路过一池潭边,两只大白鹅噶噶噶地跑上来,师父停在它们面前,从师父的手势可以看出在跟它们说话,后来他们伸长脖子站在原地噶噶叫着,我当时的感觉是这两只鹅好有灵性好有福报。
    我们进入同修班,第一课学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要发心,为六道一切众生成就佛道而修学佛法。”这是我见过最大最大的愿,天底下没有哪个愿有这么大的了——无限的众生,究竟是利益!当时我震憾了,这个来头太大了,我没有慧根也要会跟。也是从那一刻起,我发誓跟着导师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还有学导师的教法。总为菩提心,特点是模式化。具体有态度模式、方法模式、修学模式、服务大众模式等,总模式是三级修学,师父说我们都应该是这个模式的产品。这是导师的期望,也是我的目标——因为这个模具太好,成不成就,就看我自己了!
    还要学证法,就是本单元的略示修法,特别是本课的止观双修,在接下来的每一课,都要这么修:按照导师开示的八步骤三种禅修去落实止观,会很清晰、省力。
  • 心靖 2020-02-14 16:31
    总分:4.50 推荐 看原文
    一、本课主要内容
    1.修行从闻思修入手。
    修行是训练、调整、净化、改变这颗凡夫心。
    以现有的认识,想证悟空性见到真理,必须在中观、唯识等佛法正见的指导下,重新观察并思考这个世界。首先要真诚、认真、老实地听闻正法,做一个合格的法器;然后对所闻经教按八步骤三种禅修的方法如理思维;经过思维的转化,所闻的佛法正见才能成为我们的观念;进而把这一佛法正念落实到心行,再以正确的心态观察世界,我们的这颗心就能逐渐从凡夫状态摆脱出来,生起出离心,获得空性的智慧。
    可见观察修是不断改变我们错误认识的过程,直到我们的认识符合真理。然后安住这一状态,就容易契入空性了。
    闻思修中“修”,包括观察修和安住修。观察修和安住修就是观和止。
    2.观察修(观)和安住修(止)在修行中缺一不可。
    何为观察修(观)和安住修(止)? 观察修即“观”,偏向分别、观察,对所缘境观察、判断、思考;安住修即“止”,偏向不分别、安住,把心安住于某个所缘或内心的某个层面,不断熟悉这个状态。
    观察修(观)和安住修(止)有什么功用? 观察修即“观”的功用,是摆脱凡夫心,把心调整到佛菩萨一样的正确的心行;安住修即“止”的功用,是成就正确的心行,让它发展壮大更有力量。
    何时观察修(观),何时安住修(止)?关于修观,对善知识修信心修观及瑕满大义难得、念死无常、业果、流转过患、发菩提心等,皆须修观;每种心行都是培养起来的,从依止善知识到念死无常,乃至发菩提心,都不是自动生起的,必须加倍努力,殷重无间地认真观修。关于修止,把心调整到准确频道,就要安住于正知正念,就不必再调,不断熟悉这种心行,让它的力量壮大。
    观察修还能帮助我们对治禅定时的两种障碍“昏沉和掉举。”通过思维三宝功德以对治昏沉,通过念死无常、念三恶道苦对治掉举。
    3.破斥两种妄见。
    一种妄见是“脑筋灵活的人修观就行,不爱动脑筋的人修止就行”。这种妄见是因为不了解“止和观”的功用。宗大师讲这两种人都应“止观双修”。
    另一种妄见是“闻思阶段要思维,进入修的阶段就不应该分别”。这种妄见是因为把“分别当做修行的障碍”,有这种想法是因为没有区分“如理思维”和“非理作意”的区别。
    4.修行中,需要让身、受用和善根福德常无间断,这就必须常修舍、护、净、长四法。身,指利用瑕满人身修学佛法的时间福报。受用,指修学的条件、衣食财物、眷属的支持及利他的机会等。善根,指进一步修学佛法需要的智慧、理解能力等。舍,指布施;护,守护助道顺缘;净,净化障道违缘;长,以所修功德、欢喜心至诚回向使之增长。
    二、修学心得
    学习这节课,我观听了2遍视频,读了5遍法义,再次体征到“读书百变其义自现”,读每一遍都有收获,读的遍数越多,心中对本课法义的脉络越清晰,越能感受到师父高深的功力,要想全部理解师父高屋建瓴、深入浅出的讲解,观听多少遍法义都是不为过的。
    学了这节课,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观察修和安住修”就是“止和观”。高深莫测的“止和观”,师父用很通俗的语言清晰明了地表达出来。我平时修学经常使用的“八步骤”,就是在用“观察修和安住修”即“止和观”。想到这里,我很庆幸今生能遇到一位高僧,给我讲无上甚深的“微妙法”,这个机遇真是百千万劫难遭遇,而今我能见闻得受持,身为师父的弟子真是无上幸运,唯有今后更加精进修学以珍惜善缘。
    学了这节课,印象比较深的还有“修行需要身、受用、善根福德常无间断,这就必须常修舍、护、净、长四法”。学佛一年半以来,我体征到工作、家庭的改善,这得益于师父施设的修学模式和服务大众模式,我利用工作之余护持读书会参加义工行,就是在修舍、护、净、长四法,这些是让我身、受用、善根福德常无间断的原因,再次赞叹师父的高瞻远瞩!
    学了这节课,印象比较深的还有“对于这些观念和心行,须殷重无间地观修。如果不下功夫,很难从固有观念和心行中走出来,因为这些不恭敬、恒常想和自私心的力量太大了。举个例子,当不敬善知识的心生起时,如果我们还数数分别,不断想着这个师长的缺点,理所当然就被不敬的心主宰,觉得这个师长一无是处。”这就是前几课学过的内容---修习依止法应该“观德莫观失”。
    依止法的修习方法,也可以应用在生活中。比如处理我和家人的关系。由于冠状病毒疫情原因,我们全家人被要求在家禁闭。我们家有一个人不服管教,他就是“我的公爹”,他照常出门遛弯、逛超市,甚至一天出门好几次。我就看不惯他这样,横挑鼻子竖挑眼,冷嘲热讽地说疫情多么严重,社区要求如何严厉等,把这个“不服管教的人”说逆反了,变本加厉。我都没有见过这么不服管教的人!我思维他这个缺点,没想到思维到了他更多的缺点,比如出门不带口罩,随地吐痰,吃饭还吧唧嘴等。我的头脑瞬间被这些“心理病毒”控制了,不自觉产生了对抗、嗔恨等负面心理。
    当我意识到“心灵病毒”已经浸入我的头脑,我思索解决的方法-----立即停止对这个“不服管教的人”缺点的观察修,并且开始对这个人优点的观察修,开始搜素到的优点寥寥无几,数数思维殷重无间地观察,终于发现了他更多的优点,比如禁闭期间我家“食物蔬菜充足”就是公爹的功劳。这个时候我才体会到“公爹”为何不服管教,他一个人寂寞,遛弯也是为了锻炼身体,只要告诉他做好防护措施,不要到人口密集的地方就可以了。
    通过这样的观察修,内心的对立、冲突被感恩、恭敬心代替,我心里由此也生起了欢喜和爱乐。
  • 釋德安 2019-06-13 08:05
    总分:5.00 推荐 看原文
    本期法义总结:主要讲破斥二种妄见,一是认为止观是适合各自修行者,将两者割裂开的认识;一是认为观只是修之前闻思所需,修时完全不需要。实际上,止观两者是缺一不可的,止是不分别,观是调整,这两方面在修行中缺一不可——无论是黠慧还是姑萨黎,都需要止观两方面修行,不是单修一方面就可以的。就第二个问题,持此观点者是将不如理作意和如理作意混淆,认为一切分别皆不可以,而实际上要用如理作意之正分别,由此才能运用心之拣择功能,使之能为修止之前方便以及对治修止时的昏掉等问题。

    心得分享:

    1、以前重视观察修,不重视安住修,结合之前的内容,就是在座上观察了,生起了一下感觉,座下不去时时串习。其过患是法义没有力量。而就拿我下早晚课来说,还会能保持相应心态大概20-60分钟,往往就接下去下边无论是诵经、念佛的功课了。可是这个殊胜的教法,却没有做起来,比如这一单元是以依止法为所缘起修,我发现座下思维的就很少。一方面,作为主要的原因就是自修和共修的力量,不强,没有生起“非如此不可”的笃定之心,说明自修和共修时的效果需要增强;另一方面,固有的观念力量果然很大,就像导师强调的——殷重和无间。由此我想到,之前皈依修学手册时学到念死,这件事在内心的力量就比以前大了。可见,就是殷重和无间去修的力量。可能问题就是在:对外在环境的黏着,对法和法师的希求心没有力量,常见、凡夫心、自私的心很强大,缘起、菩提心、无我利他的心很弱;由此要把八步骤更深入的用起来,除了重视观察修调整好之后,要赶紧安住于这种良好心行去做事,由此不断调整,直至熟悉和纯熟。
    2、观察修也不是真的重视,只是认为观察、思维一下就是观察修了,可是到重要点时,用起来还是不稳定。比如对治昏掉,我只是运用过其他的方法,而不是从三宝功德和生起对苦的厌离心这些方法来对治,由此小组共修时这一点还分享的不正确。说明法义本身就不明了,难怪用不起来!
    分析以上两个表现,发现自己就是在这两个方面持的是妄见,而且基础本身不牢固,加上这两个妄见的反加持,结果就是仍然是修学效果甚微。今后要从这两个方面努力:一是要把修学继续做好,不断提高;另一个是重视观察修和安住修,特别是安住于调整好的心行,然后通过做事和其他方面来发现问题,及时调整,不断熟悉。
  • 净昱 2019-05-29 09:41
    总分:0.00 推荐 看原文
    心 得
    法义部分
    1、止观的概念和意义:
    ①观察修和安住修是整个《道次第》的主要修行,也是整个佛法修行的核心内容。
    《庄严经论》中说:闻思修在修行上是一个整体;
    《现观庄严论》中说:大乘圣者见道、修道过程中离不开观察修和按住修;
    《集菩萨学论》中说:修行需身、受用、福德常无间断,需修舍护净长四法,四法修习离不开止观。
    ②不分别一心为止,有分别一心为观;止的特点是不分别和安住,观的特点是分别和观察。
    2、止观在《道次第》中的运用:
    ①修观,对善知识修信心、暇满大义难得、念死无常、业果、流转过患、发菩提心等内容,殷重无间地观察思惟,形成正见,转变以往的观念和心行。如果不能这样,不敬善知识等凡夫心就没有办法灭除。
    ②修止,心调到位置,熟悉这种心行,让它的力量壮大。修止时间长了,就是定。止,分为有所止和无所止。有所止是常规修行,无所止,是最高的修行。
    ③《道次第》修行中,止和观缺一不可,要反复运用。
    3、破斥二种妄见:
    ①第一种妄见:善思惟者只需修观,不需要修止;不善思惟者只需修止,不需修观。
    破斥:只修观,心不能安住,不会有力量;只修止,依止善知识等正知正念没有建立,后面恭敬心、念死无常就无从谈起。善思惟者和不善思惟者,都要止观双修。
    ②第二种妄见:只有闻思的阶段需要修观,实修阶段修观会障碍成佛、障碍入定。
    破斥:如理分别是修行的重要部分;修观和三摩和不是对立的;不通过如理分别进入正念,不可能入定。
    4、如理思惟在止观修行和修定的运用:
    ①为止观修习准备良好的心行基础。通过对烦恼和烦恼引发的种种苦果观察,引发热恼,引发对凡夫心和在凡夫心基础上建立的虚妄世界的厌离。这好比用火煅烧金中杂质。对善知识的功德、暇满大义、三宝功德、以及善因感乐果、菩提心的利益等善法数数观察修,令心处于滋润和谐状态,引发对善法的信心和恭敬心。这好用水清洗金子。有以上两种观察修,再修止观就不难了。
    ②断除入定的两种障碍,昏沉和掉举。心进入昏沉,用猛利无间的心念三宝功德,生起由衷的欢喜和赞叹,就能断除昏沉。心进入掉举,念死无常、念三恶道苦,生起畏惧,断除掉举。

    心得
    通过本课的学习,我对“止观”有了全面系统的认识。认识到:止观在所有修行中都是缺一不可的,要反复运用。每一步都要到位,每一步都要踩下足够深的脚印。
    保质标量走好每一步,就是止观:修观,依正见数数思惟、观察,把心调整到正见频道上。修止,让心安住在正见频道上,不再思惟,不再调整,只要反复熟悉这个心行,让这个心行力量不断强化、壮大,直至任运。如果不安住了,那么,再次拿起正见来思惟、观察,让心再次回到正见频道,继续安住,重复壮大这个力量......如此反复修止观,让每课法都成为生命的自然品质。
    对照法义检讨,我认识到自己的止观修习存在很严重的问题,总结为两个方面:首先,教理不清,表现为止观的概念模糊,止观原理含混。其次,观察修和安住修的实修技术掌握得不扎实,观察修和安住修都做得很飘,很浮躁。
    导致上面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呢?我认真回忆了进班以来的修学路,找到了问题原因。
    1、态度模式没有修好。我真切地认识到,进班快两年了,我的态度一直很不老实。因为态度不老实,所以,我对八步骤三种禅修的修学就不扎实。尽管,八步三禅学了一遍又一遍,但我一直看不到八步三禅对于我生命究竟离苦得乐和实现究竟价值所能起到的无限殊胜的价值和重要意义。为什么看不到?书院有那么多精进修学的师兄,他们的生命都已经和正在完成最美好的转变,难道我看不到吗?远处的不说,自己的辅导员和班里修学好的师兄,天天都在我眼前呈现他们生命中的安详自在与喜悦,难道我看不到吗?在无明和我执中陶醉的我的愚痴凡夫心,真的看不到!岂止是看不到,就是看到了,我还有排斥的心呢。我会觉得辅导员太啰嗦,干嘛总是把八步骤挂在嘴边呀?谁不知道呀?就那么几步,早就会了。不但会了,我还能写出很“漂亮”的按照步骤进行的细致分享呢。
    可事实是怎样的?我是真的学懂、学透了八步骤了吗?
    如果我这的把八步骤学会学透了,我的止观修习怎么会有如此糟糕的质量呢?
    我陷入了深深的思惟。我到心灵底层,去看看自己到底在想什么,看看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我必须回答这两个问题:你是在真心学佛吗?你的学佛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两个问题,师父有过多少次殷重开示?记不清了。但是,我能清楚记得的是,每次听到看到这两个问题,我都会匆忙地逃开。因为,我不愿意面对这两个问题。为什么不愿意面对呢?因为,我害怕它们。为什么害怕这两个问题?真正的问题,就在这里,就在我对这两个问题的“逃避和害怕”心结上。
    我逃避,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学佛目的不纯。我害怕,因为害怕师父知道我的学佛目的不纯。所以,逃避和害怕的背后,是我保护自己各种凡夫价值体系不要被摧毁的愚痴欲望。
    每次学习八步三禅,都会看到:态度模式的基础是认识到自己是轮回路上的重病患者。过去每次看到这里,都会快速滑过去。今天,我不在逃避“我是轮回路上的重病患者”。我想起了下面这个偈颂:“于久远驰聘生死中寻求我者,于长夜痴暗睡眠中醒觉我者,于陷溺有海中拔济我者,于三界牢狱中解放我者。我入恶道,示以善道。我有疾病,为做良医。我为贪等孟火所烧,为做云雨而熄灭之。”然后,我又想起了《略伦》中的这一段论文:“于弟子身心中,但能生起一分功德,损减一分过失,以上安乐妙善之根本,皆由善知识教导之力”。我觉得过去的自己,身在宝山不识宝,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暇满人生好时光。
    2、八步三禅的方法没有修好。态度有问题,方法肯定也要出问题。由于长期处于小知识分子的我执我慢中,自以为是读书人,头脑还算可以,所以就轻视八步骤实修训练。头两步理解法义的过程中,总爱用凡夫心喜欢的学知识的习惯读法义。看上去,我学得挺认真,导图做得很卖力。其实,我并没有真正明白,做导图的目的是为了把法义框架牢牢记住,以达到用师父的思惟替代自己的凡夫思维、用佛法正见替代凡夫错误认识的目的。所以,我的很多所谓的“修学努力”,都起不到瓦解和改造错误观念的作用,相反,是在重复和张扬擅长文字分析的凡夫心串习。这样学法义,不管我烧了多少脑细胞去“认真努力”地思惟,结果都一样:法不入心,法是法,我是我;佛法学了一课又一课,凡夫心依然活蹦乱跳,被养得壮壮的。
    因为理解法义的基础没有打好,所以,正见获得就很飘,很虚。观得不好,止用不起来,就成了必然。没有在观的步骤调整出一个正确的安心频道来,我的心往哪里安呢?当然没有地方了。没有建立正见频道,心就依旧在纷飞的妄念中到处乱跑,或攀援,或动荡。难怪,修学这么长时间了,我的心行还是不稳定,烦恼依然不断出。甚至,修学会让我感到累。
    通过上述深刻反思,我真切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心里长期存在的一些顽固的与修学有关的焦虑和负担很自然地消失了。窗外,蓝天绿树,鸟语花香。让心回到当下,让心安住当下。
  • 观赢 2019-03-13 18:15
    总分:14.50 推荐 看原文
    破斥两种妄见
    略示修法的核心内容是止观。目的:训练,调整,净化,改变我们的心。
    一、关于止观
    1. 定义:
    止:为安住修。特点:无分别。
    观:观察修。特点:有分别。
    2.止观重要性
    止和观是修行的两方面,缺一不可,否则修行不完整。
    ① 引用《庄严经论》说明闻思修的关系。听闻正法→如理思维→通达智慧。道理——观念——落实到心行——空性慧。
    ② 引用《现观庄严论》说明修行五步骤同样需要比量和现量来成就。
    资粮位,加行位(抉择分),通达位,修道位,究竟位包含不分别的现量思维和分别的比量思维。
    ③ 引用《集菩萨行论》说明修行离不开分别慧修观和不分别慧修止。
    身,受用,善根福德若要常无间断,都要无间断地修习舍护净长四法。
    舍:修布施,舍弃违缘;护:护持顺缘;净:净化善根,改变逆缘;长:以欢喜心和回向使之增长。
    二、结合《道次第》说明修观和止是训练心行的两大部分。
    ① 何处修观:对善知识修信心,暇满义大难得,念死物常,深信业果,思维生死流转过患,发菩提心等。
    要素:以殷重无间的心思维,转化原有的观念和心态。
    ② 何时修止:把心调到准确频道,安住于正知正念。然后就不必再调,让它的力量壮大,安住于此就是止。止的时间长了就是定。
    止有不同层次:有所止和无所止。最高境界:无所止,心没有放在特定所缘。
    要素:止观要反复运用。
    三、破斥两种妄见
    ① 误区1:聪明人修观,苦行人修止。
    错误原因:不修止,不能安住,正见无法转为正念,流于空谈,没有力量;不修观:心没办法调整到位。
    正确:聪明人也应修止,否则,没办法完成心行训练;
    苦行人也应修观,通过思维,获得正知正念。
    ② 误区2: 只有在闻思阶段才以分别慧观察,实修阶段不应分别,分别是修行和入定障碍。
    错误原因: 没能区分如理作意和非理作意。听闻正法和如理作意是修行的重要组成部分。如理分别即在观察修的过程中完成心行调整。
    ③ 冶金喻
    对往昔因根本烦恼及随烦恼造作的种种恶行,以分别慧反复观察其给生命带来的过患,深深悔过并厌离,如金在火。
    对暇满大义、三宝功德,以及善因感得乐果、菩提心等殊胜利益,以分别慧思惟观察。当心安住于善法时,能引发信心和恭敬心,如金在水洗。
    ④ 两种禅定障碍及用观察修对治方法
    昏沉:心陷入昏昧无知的状态。
    对治:念三宝功德而生欢喜和稀有之心。
    掉举:躁动不安,东想西想。
    对治:思维无常和恶趣苦
    综上:
    修行即止观双运。闻思要落于止观,止观要以闻思为前提,才能将正见转为正念,否则就会是盲修瞎练。闻思修一体。
    心得:
    我一直觉得我不会修止观,既止不住也观不起来。再次学习了这课后,我发现对止观的原理我是很理解的,平时也一直在熟练运用。我只是不会用佛法正见进行止观训练,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闻思部分做得不好,积累太少,以至于正见不分明,也难以将之转化为正念。
    我有一个误区:自认为对依止法理解了,而且很透彻,可以安住,不用再继续观察了。但我是怎样进行观察修和安住修的呢?在观想善知识功德时,我能忆念起多少?一切修行离不开善知识,善知识是一切安乐妙善之根本,具备十德的善知识难知难遇……依止法分为意乐依止和加行依止……我对善知识的净信有几分?弟子应具备的九种心我有几个?最后发现在法义都记不全的情况下,我是没办法进行完整细致的观察修的,更别提安住在正确频道上修止了,这也是我在做定课时观修不起来的原因之一。
    很多师兄已经能够背诵原文了,我深深随喜,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背下来,书读百遍,其义自见,那样的运用效果一定会大不同。
    早晨起来时间充足的话,我会打坐30—40分钟。那真是一段奇妙的时光。最开始几天,是兴奋,非常着意地去观呼吸,还有点紧张,生怕漏了一拍,贪心作祟,期待快点进入状态;几天后,不兴奋了,开始像完成任务一样就等着定时器响。脑子里乱成一团麻。一个正念在呼吁:不要去胡思乱想!但它的声音太微弱了,很快被各种嘈杂声埋没,真像导师说的,打坐很有用,啥都能想起来。如果不嫌情节单调墨迹,在短短的几十分钟内,拍一部几十集的电视剧都不成问题,而且还可以日日推新。
    那段时间还没开始重学这课,我忘了怎么对治。看!这就是没有听闻正法的害处。于是我开始试用各种方法,谴责自己已经无效了,只能强行占用频道,我开始念《心经》,念一会又困了,不知道念到了哪。总之,种种不堪,我都有些绝望了,也深刻地体会到,一切唯心造。理性思维的功能的确是双刃剑,用得好与不好,完全取决于每一个微小的念头。心岂止有千千结,万万结,那里有无边无际的念头啊!心真是世界上最难驯服的。
    这课关于昏沉和掉举的对治方法太实用太对症了,我非常受益。昏沉时想想光明奕奕的佛菩萨,想想导师的功德,再想下我正面对着无量无边的诸佛菩萨,身后有无数的众生和我在一起打坐,就不那么困了。
    胡思乱想时想下恶道的痛苦,想下现实生活中的残疾人和身患恶疾,正备受煎熬的人,一分钟过去,我离死亡就近了一分钟,还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有什么东西必须拥有呢!
    导师常说,佛法是心地法门。修行的目的就是要训练,调整,净化,改变我们的心。心变了,世界就变了;心净了,净土就在眼前了。
  • 杨德伟 2020-07-11 15:27
    总分:0.00 看原文
    挺有意思的一期法义,破斥两种错误的观点,或者说认知。在我的原本认识中,一度曾认为多此一举,告诉我正确的做法就可以了,有必要列举反面教材来突出重点嘛!这一直是萦绕在我心头的疑问,对此进行了思考。
    首先对第一个“误认以分别慧数数观察,唯当限于闻思之时”进行了思考。从我的理解而言,也是正确的,并不存在错误。因为我觉得观察等同于思惟,通过思惟调整出来的正确心态后,进入修的状态,也就是止,熟悉。如果正念跑掉了,就又回到了思的阶段,再去调整,调整到位了就开始熟悉正向心理,进入修的阶段。
    所以,闻思修是一体的不同层面。闻就像获取汽车行驶的方向,思与修就像汽车变速器,其本身是一体的,它有换挡(思)与进档(修)二个阶段的操作,不论切换哪个档位(心理)都是换挡的阶段,也就是思的阶段,只要进档就是修的阶段,不存在在进档后再档位中再进行调整的状况,汽车保持在现有速度行驶即可。只要调整档位变化,就进去了换挡(思)的阶段。从这个角度去思考,这句原文并不存在错误。
    我再去看出现错误观点的源头,是“或不了解如是道理”,到底是什么道理?。接下来的原文讲到“是于非理作意之执实分别与如理作意之正分别二种,未能辨别之过也。”是不是代表着执著文字本身的真实而产生的分别,其本身是错误的,这样的执实分别将导致无法抵达最终要指明的目标。是不是就像手指指月亮,如果执著与手指,那永远看不到月亮。思考到这个层面时,我发现对自我内心心理的认知不足,也导致我无法用理性在推理下去了。
    至于第二个错误的观点,我觉得还是比较能理解,现实中比比皆是,古代就有诸葛亮挥泪斩马谡的故事,马谡就是纸上谈兵,夸夸其谈,自以为是,最终兵败街亭。就像导师说在佛学院出来的学员,普遍能说不能行。又让我想到了善轶师兄说的“关起门来发菩提心,出门最好别遇到一个众生”。而苦行人就是只会做事而不学教理的人,因为没有闻思经教获得正确的观念,就容易在做事过程中产生种种烦恼。
    所以,止是获得力量,观是调整方向。我觉得止并不仅仅只心理层面的,同时止也代表着外在行为层面的。就像依止法,除了意乐依止还有加行依止。因为意业控制着身口二业,观念与心态调整了,行为也将随之改变。不改变都不可能,就像我生活中做的每一个行为也都是由意识推动的。如果理论是理论,做人是做人,那就是与修行背道而驰了。所以止观是一个整体的不同功用,缺一不可。就像人的精神与肉体是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
  • 苏醒 2020-07-09 17:57
    总分:0.00 看原文
    记得第一遍学本课,我就觉得自己是个佛法小白,“聪明者只要修观就行,苦行者只要修止就行”、“观察修只应在闻思阶段,进入修的阶段就不应分别”这两种妄见还没形成,甚至都不知道有此妄见。所以一点都不重视,就如我不抽烟,抽烟的危害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可以不用去了解。
    “《道次第》特别强调观察修……”,其实三级修学都是重闻思的,所以四年多来,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有做观察修,一边观听法义就有丰富的联想,自诩是个善于思考的人,每写一篇修学心得体会就是在做细致的观察修。同时还认为,从观察修到安住修是一个量的积累到最后水到渠成的过程,观察修做够了,自然会从量变过渡到质变。所以班级交流时,有同学分享说本课是非常重要的一课,我还深不以为然。交流临了,我还追问辅导员,如何理解这一课很重要?感觉是善知识讲到最后是在扫除下遗漏处,点醒下大家别忘了还有不太重要的这一点。辅导员说:即使我们没有这两种妄见,那我们也要了解,弘法时才有力量破斥。
    班级交流后回来再一次学本课法义,才发现“《道次第》特别强调观察修”的后面是:“认为观察修和安住修是修行的两个层面,缺一不可。其中,观察修偏向分别,而安住修偏向不分别。如果片面强调一点而否定另一点,在修行上是不完整的。宗大师的破斥两种妄见,正是针对这个问题。”缺一不可!缺一不可!!我这个漏器,一直没有把安住修纳入自己的修学程序中,“止观双运”“止观双修”佛法修行中这样如雷贯耳的法门我竟然从来都当耳边风!“完整、准确、透彻”理解法义,我是怎么做的?!汗颜啊!
    因为长期都没有刻意每天哪怕三、五分钟把心念安住在某一善所缘上,缺失了这种安住修,所以自己的定课质量非常差,很难安住。我还一直以为是“水还没有到”所以“渠还未能成”呢。原来是自己的态度出问题,没有真诚、认真、老实地按照模式修学。
    本论原文引用了《庄严经论》《现观庄严论》《集菩萨学论》三部权威经论说明止观须双修,导师在解读时再旁征博引,延伸相关的内容,深入浅出地阐明闻思修代表修行的完整次第,有分别观察修和无分别安住修在修行中的功用不同,缺一不可。而我只关注到观察修要怎么做,对法义如下段落的表述几乎置若罔闻:
    我们内在的心行很复杂,总在不断变化。观修的目的,是把心调到准确的频道,安住于正知正念。比如依止法,是从不敬善知识,调到对善知识生起恭敬心。调到位之后,就不必再调,熟悉这种心行,让它的力量壮大就可以。如果此时再做什么,反而多此一举。安住于此就是止,止的时间长了就是定。所以调到一定程度就要安住,不要数数观察,没完没了地调,否则永远不会入定。
    对修定来说,心没到位时需要作意并调整。如果已经到位,就不必作意,否则就不能安住了。所以,观和止是训练心行的两个重点,缺一不可。先要观,然后修止,安住于这个所缘。而且,止和观要反复运用。因为心不是那么老实的,安住于一个所缘后,还会再跑。这时要再修观,调整到位后,再安住于此。
    再一遍学法义,深深体会到了善知识是如此慈悲,语重心长地跟我讲“譬如善冶金银之黠慧煅师,将金银数数于火烧之,于水洗之,令彼垢秽悉净,最极调柔随顺,次乃能制耳环等饰具,如欲可成。”我这般刚强难调伏的凡夫,即使火烧水洗,仍是生硬充满杂质。至此,我真切明白了法义为什么要学三遍以上。就我目前的学习效率,就是三十遍都未必能全部入心呢,定课时很难安住是因为自己从来没在安住修上下过功夫,当然质量非常差了。
    针对这种现状,法义也给出了对付昏沉和掉举的具体方法,这时需要观察修来对治,告诉我修观是修止最好的前方便,在入定前,用智慧观察烦恼恶行的过患,生起厌离心,消除烦恼,如今在火;对善因善果观察思惟,心安住于善法,令心滋润和谐,如金在水。同时,观察修可以很好地对治昏沉和掉举。在入定中如果出现昏沉了,就要思维三宝的功德,生起稀殊胜之心;出现掉举的时候,则要念死无常、思维三恶趣苦,生起厌离心。
    再次学习本课,也体会到,自己先前认为没有妄见也是相当妄见的。虽然在意识上没有片面强调止而忽略观,或片面重视观而忽略止,但实际行为上早已落入了妄见中。并不是等到最后快成佛了才“止观双运”,而是平时就要两只脚走路。祖师大德真是相当了解凡夫的心态,高瞻远瞩,早早就给我打预防针了,希望我防范于未然。我不仅没有听进去,反而觉得自己没问题,太不应该了!
    本课是第三单元的最后一课。如果遗漏了这一点,真是损失很大,很可能是我卡在这里日后修不上去的瓶颈因素。
    看来,我要恶补“十八字方针”,扎实进行八步骤三种禅修,加强安住修的训练,老老实实按照导师的教法修学。
  • 智钰 2020-06-07 21:10
    总分:0.00 看原文
    第二十二课修学心得
    法义:
    1.止观的重要性:观察修和安住修缺一不可。
    (1)闻思修是一个整体,如理思维是关键。
    (2)修行离不开比量和现量。
    (3)修行具备的条件需要通过止观修习舍护净长。
    (4)不分别一心为止,有分别一心为观;止的特点是不分别和安住,观的特点是分别和观察。
    2.止观的修行:
    (1)何时修观:修依止法、暇满大义难得、念死无常、业果、流转过患、发菩提心这些内容,都需殷重无间地观察思惟,形成正见,转变以往的观念和心行。如果不能这样,不敬善知识等凡夫心就没有办法灭除。
    (2)何时修止:心调到位置,熟悉这种心行,让它的力量壮大。修止时间长了,就是定。止,分为有所止和无所止。有所止是常规修行,无所止,是最高的修行。
    (3)轮番修:心不是那么老实的,不能安住时再修观,调整到位后再安住于此。

    3.破斥二种妄见:
    (1)妄见一:认为聪明灵活的人只要修观就行,不太爱学教理、专门修苦行的人只要修止就行(这是错的)。
    破斥一:两种人都应该修止和观,因为止观两者功用不用,观是调整、止是熟悉。
    (2)妄见二:观察修只在闻思阶段需要,进入实修的阶段就不需要;认为修定是把心安住于无分别的三摩地,之前修观会成为入三摩地的障碍(这是错的)。
    破斥二:没有区别非理作意和如理作意,如理思惟也是修行的范畴。不清楚入定的两个步骤,入定前要观察世间才能生起厌离心,观察修是成就无分别三摩地的最佳方便。
    (3)修习止观的主要违缘是沉掉,需要用相应的观察修对治。

    心得:
    自修的时候我思惟辅助材料第道四题,问题中说:我是有止有观吗?是多数是止或是多数是观?观什么?如何止?越想越惭愧!因为以依止法为例怎么做止观我说不清楚!
    思考完之后我才发现我虽然能把依止法的观察修我都背下来,但是我说着没有力量。跟学习依止法那课时的感觉一点都不一样!我知道我要对导师不生起刹那的寻过之心,我要持续的依止两套模式,不断的强化对导师的信心。直至落实我的心行!成为我修学和义工行的动力!
    学习依止法的时候,从思惟意乐依止到加行依止,依止的胜利,不依止的过患,加上总明其义。一边观一边止,每次想到导师都觉得遇到导师是我累世的福报,我要随师喜当做,不喜者息止。我想安住在这一念上,但是因为后来学略示修法了,依止法从每天思惟一下,到假期不思惟了。就没有力量了!
    再联系本课我更清楚的认识到了,不仅观察修、安住修缺一不可,安住不了的时候轮番修的重要性!需要把心再次调整到位后再安住!我需要思惟依止法是入道根本,是成就现前和究竟一切利乐的根本。所以我要重新把依止法修起来,我要运用八步三禅结合我所学的每课内容去忆念导师功德,导师引导我修学对于我走向觉醒、改造生命的重要意义。直至生起决定我要生生世世依止导师修学佛法!我要让自己长时间的安住于此越久越好!
  • 矫咏 2020-06-07 18:21
    总分:0.00 看原文
    法义部分:
    一、止观的重要性:止、观是修行的两个层面,缺一不可。止观的目的是训练、调整、净化、发展菩提心。《道次第》特别强调观察修,举例三部大乘经典权威说明修行闻思修是一个修行整体,如果闻而不思,不可能产生智慧。修行的五个步骤需要比量现量来成就, 《集菩萨学论》云:要想身、受用、福德充足,必修“守护净长”四法,这个修,就是修止修观。
    二、止观的修行:认识到止观的重要,在《道次第论》中明确修观是对善知识修信心、修暇满意大难得、念死无常、业果、流转过患、发菩提心等,要殷重不间断地修,从正向心理的生起、成长到壮大。修止就是在没信没有到位时候,需要如理作意调整,心调整到位时,熟悉这种心行,让它无限壮大,止有两种即“有所止”和“无所止”。在初的常规修行中要有所止,但到了最高修行时一定是无所止。就是心无特定的所缘境,但又了了分明,不会散乱。
    三、破斥两种妄见, 1、黠慧者唯当修观,姑萨黎唯应修止。两种人都应修习止观,因为两者共用不同,没有观,心没法调整到位,没有止,就不能安住,没有力量,2、用分别慧数数观察只限于闻思之时,修的阶段不应分别。误解原因是没有区分非理作意和如理作意,入定有两个步骤,在入定前需要分别观修,否则入定是妄想定,
    四、有效对治昏沉掉举: 入定中,止观可以对治昏沉掉举。当心进入昏沉,用猛利无间的心念三宝功德,生起由衷的欢喜和赞叹,就能断除昏沉。当心进入掉举,念死无常、念三恶道苦,生起畏惧,断除掉举。
    心得部分:
    对于止观的禅修,我究竟运用落实了多少?在日常工作生活学习中,我发现自己并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守护自己的意业和口业,随口而说的是非,凡夫串习用的得心应手,更多的是以自我观点为中心的观察,是错误的观察修,带着身边相处的人也在做同样的错误观察修,为什么生活中佛法正见不能指导我的心行,是我没有进行深度的观察修,以及没有止的功夫,没有将佛法正见落实到我的心田,形成我的观念、心态、品质,思维自己学习的串习,将自修、座上修和生活割裂开了,更多的是敷衍麻木的学习,遇到对境的时候,翻箱倒柜的找正见来对治,这样的学习坏习惯形成了现在的结果,本节课学习到了,对于观,要根据所缘境去分别和观察,思维,判断,必须要殷重无间的观修,才会形成正见,转变以往的观念和心行,替换原有的凡夫错误认识,在心调整到位时,就要安住,熟悉这种心行来不断无限壮大,否则永远不会入定,在观修中还要注意勿要非理作意,要如理作意,以所缘境(正见)来观察,正见的获得离不开平时完整准确透彻的自修法义,所以我决定,要运用止观的方法,在每天自修中保证早上禅修的质量,使每一课达到心行导航的标准,不空过一日,培养好的学习习惯。
  • 菩提法博 2020-06-07 18:20
    总分:0.00 看原文
    本课的重点是告诉我止观禅修在佛法修行中的重要地位,观察修和安住修缺一不可;掌握何时修止,何时修观;脑筋灵活和不爱动脑的人都要止观双修,观察修不只在闻思阶段,是入定前最好的方便。观察修可以对治昏掉。
    解决我什么问题,我要改变的心行是什么?我如何做到?
    认识到闻思修是修行的一个整体,如果闻而不思,是不可能产生智慧的;所以必须通过思惟的转化,才能成为自己的观念,进而把观念落实到心行,从常见中摆脱出来,生起出离心和获得空性慧。我过去,没有认识到闻思修是一个修行的整体的意义,我只重视闻,自修时愿意听和看法义,不够重视思维,导图做完了,就完成任务,很少再重复思惟和看辅助材料,习惯性的浅尝辄止,这就导致虽然学了很多道理,更多的是文字概念而已,真正运用起来的并不多。所以认识到闻后,必须要通过如理思惟转化观念,这个过程必须要通过止观禅修来完成。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后面的睱满义大、念死无常、三恶道苦、菩提心等正确观念是很难建立起来的,结果是我仍然不能摆脱错误的观念,而带来的烦恼和轮回之苦。
    如何好观察修和安住修,怎么做到?
    首先,自修是基础。自修是闻的过程,观察修和安住修是建立正见基础上,正见怎么获取?我这才认识到思维导图的重要性,否则不知道整篇法义的脉络和重点,以往观修时我会挑自己能记住的几个点,做一下观察思惟,这样是不完整的,调整和建立的观念也是没有达到标准的,如果在此建立的安住点也不是准确的,因为还掺杂着妄念,自然不能达到正念。所以,观察修和安住修的前提,是保证自修的质量和标准,才能保证在正见基础上进行止观禅修。
    第二,培养思维的好习惯,关键是要做。止观禅修需要认真、重复地做,自己体会修行最难对治的就是习惯,但导师也说过修行就是要培养好习惯,因为不论是好习惯还是坏习惯,都是一点点培养起来的;所以每天保证的座上修,二座到三座;平时还要刻意去思惟法义,减少打妄想的时间。
    第三,避免运用中的偏差,熟悉所缘境达到清晰和有力量。
    通过运用观察修,对所缘境观察、思惟、判断,调整到位后;把心安住在这个所缘,熟悉这个状态。以往做的过程中,观的时候多,止的时候不够重视,很少时候安住,这就会导致心没有调整到位,正念不明晰没有力量,这是自己不够用心的原因 。修行修的是心,如果不重视止观或运用过程中出现偏差,都不会完成心行的转变;但如果按照标准来做,观念和心行调整的就非常快。
    所以,我决定接下来的每节课的学习,都按照止观双修的方法,将正见落实到心行。
1 23456... »

一群伙伴

  •  2020-05-23 22:28

    慧历  在读

  •  2020-05-17 15:20

    初见觉美  在读

  •  2020-04-23 22:36

    演思  在读

  •  2020-03-29 12:04

    净微  在读

  •  2020-03-26 22:31

    汤铭新  在读

  •  2020-03-25 07:37

    法诺  在读

  •  2020-03-23 16:38

    传任  在读

  •  2020-03-14 19:12

    惜福  在读

  •  2019-12-27 15:40

    观佲  在读

  •  2019-12-26 12:12

    观佲  已读

  •  2019-12-22 17:31

    果青  已读

  •  2019-11-16 11:06

    心彐  已读

  •  2019-11-14 12:57

    心彐  在读

  •  2019-11-14 09:53

    智鑫  在读

  •  2019-10-07 11:00

    慧向  在读

  •  2019-08-24 00:28

    心本  已读

  •  2019-08-20 22:19

    高明泉  在读

  •  2019-08-20 09:03

    心本  在读

  •  2019-08-07 20:32

    净婴小蒙  已读

  •  2019-08-07 17:54

    法爱  已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