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患有十几年的焦虑症,接触佛法后,受益匪浅。所以,我可以肯定地说:佛法绝对能够解决心理问题!
  都说学佛先要相信因果报应。多年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让我相信了这一点。
  2004年,我父亲下海经商,在漳州天宝包了一片山,用来种果树和养鸡鸭。那年冬天,禽流感泛滥,鸡鸭滞销,但我父母很巧地在年前接到一笔订单。他们雇人帮忙,几个人一夜之间,一起把养的100多只鸡鸭杀光了。当时我没在场,母亲后来形容,那天的场景真是“血流成河”。
  就在那件事过后约半个月,我突然得了焦虑症,确切地说是惊恐障碍。发作的时候极度恐惧,有强烈的濒死感,阴雨天和每天日落后就会发作。有时恐惧得太厉害,就去医院挂急诊、打镇静剂,但体检都没有查出问题。
  那时我还在读大学,想着人生路还长,得了这病,今后可怎么办?越想越想不开,每天惶惶不可终日,连梦境都是灰色的。后来我去看了好几个心理医生,诊断我是严重的焦虑症、恐惧症和中度抑郁症。因为担心我自杀,他们还时常主动关注我。
  医生也看了,药也吃了,折腾了一段时间,都没什么效果,而且吃药还有副作用,我就私下把药停了。就这样,我带着心理疾病痛苦地生活着。那几年,感觉人生看不到一点希望,每天得过且过。
  直到2010年2月,经常陪伴我外婆的一个姨婆,在睡觉时安静地过世了。这位姨婆在世时常说,人最好的死法就是睡着睡着就走了。结果她就是这样,说明人的心念很重要。从那以后,外婆时常陷入沉思,身体也每况愈下。
  我小时候是外婆带的,和她感情很好,很担心她会离开我,总想为她做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我就上百度搜索“人死后”和“人为什么活着”这两个问题。不同宗教给出了各种答案。经过反复对比和思考,我认为佛法的答案最为严谨、全面。
  进一步了解佛法之后,我开始明白,为什么父亲从那年的“农场事件”后,生意屡做屡败,还时常与母亲起口角。我是家里的独生女,这事还报应在我身上。原来,这一切是杀生的果报。果报之速不敢想象,难怪不杀生被列为五戒之首。
  我赶紧按照指点去放生,念《心经》。不可思议的是,焦虑症状在半年中得到了很大缓解。那段时间,我经常一边看佛法书籍,一边痛哭流涕,晚上不再害怕了,人也逐渐快乐起来。梦境也开始有了颜色,还时常梦见佛菩萨。在梦中遇险时,只要念佛号就管用。2010年6月,我决定去南普陀寺皈依,并把佛教定为终身信仰。
  感恩我的姨婆和外婆。她们的离去,引发我对生死的思考,让我主动寻求解决方法,才能得遇佛法。愿她们早登净土,离苦得乐!
  也感恩我经历的一切,包括痛苦,它让我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我很庆幸,自己是在年轻时遭遇到这些。现在,我的焦虑症已经减轻为“密闭空间恐惧症”,我已不在意它是否能快点痊愈。人只有感受到痛苦,才会思维人生是苦,进而去寻找苦的原因,寻求解决苦的方法。
  因为苦,能提醒自己要生出离心。又因为我苦,故我不愿看到别人如我这般痛苦,常提醒自己要发菩提心去帮助别人。恐惧还能帮助我检验修学。如果哪一天我不再恐惧,说明修学有所进步,起码是减少了妄想,减轻了“我执”。
  更要感恩三宝,对我的恩德如同再造。如果没有遇见佛法,我现在不可能是这样的。有可能已经自寻短见,或者还在生不如死地活着。现在,我对生死有了一定的了解,并确立了人生的终极目标,那就是解脱、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