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年前进入书院修学的。回想这一年的学习,心里只能用两个字概括,就是“感恩”。在此之前,我是不知道感恩为何物的。我的心中似乎从来没有真正生起过感恩之情,顶多是“谢谢”,再多就没有了。
  想当初,我对同喜班的学习并没有抱很大希望。学佛沙龙时,义工师兄告诉我,同喜班就学导师的小丛书,学什么是幸福啊,人生的意义啊,要学一年。我当时就晕了。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学了六年半的佛法,自认为是个老修行。而且,我又是学哲学出身的,这种对人生意义的思考,从我大学时就开始了。现在让我用一年学这些东西,真有点不甘心。
  进入书院后,开始我是带着审视的目光看小丛书的。毕竟是我的老本行嘛,边看边评价:这里逻辑上好像有点跳跃,那个概念用得好像不很专业,这个分析好像有点浅,那句话还是说得挺深刻的……但是大概三个月之后,我就被导师的智慧折服了。
  我发现,导师特别擅长以清晰简单的语言,把深刻得不得了的道理,轻松自在地说出来。在这种行文方式中,我不仅看到导师无比的智慧,这种智慧是我根本不具有的;另一方面,我也看到导师在文字中浸透着的无比慈悲。
  我自己有写论文的经历,我明白一个人在下笔时的用心。只有当内心慈悲到极点,才会那样俯下身来陪伴你、照顾你,以你的高度,以你能够懂的语言,来帮你看这个世界,分析这个世界,为你照亮这个世界。
  所以,后来再看导师的小丛书时,我的感恩之情油然而生,甚至感恩到有一种愧疚,觉得自己就是一介凡夫,业障烦恼那么重,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福报读那么好的文字,明白那么好的道理,认识那么好的导师。
  以前,我是个很骄傲的人,又是学哲学的,所以我执我见特别重,特别相信自己的判断和观点。但在导师这种润物细无声的言教中,我的骄傲被彻底打败。我突然发现,我在智慧上一无是处。
  首先,导师让我真正明白了自己从大学时代就开始思考的——人生意义的问题。这个问题在我做完博士论文后,是以虚无主义告终的。因为我最终发现人生是没有意义,没有出路的。导师曾经说过:“如果你把人生看透,又找不到出路的话,那是很惨的。”这句话直击我心。也许为了摆脱这种惨状,毕业后,我很少再去想这个问题。
  我知道,我活着只是因为我还没死,所以我只能这样麻木地活着。麻木久了,精神也开始堕落,开始在红尘中摸爬滚打,追名逐利。但我没想到,导师以人生佛教为契入点,向我打开了一扇窗。我第一次真正看到生命的希望,看到佛菩萨生命品质的圆满。突然之间,我觉得未来是光明的,只要我努力,也可以像佛菩萨那样成就解脱自在的人生。
  由此,导师也帮我化解了学佛和世间生活的冲突。以前我总以为,学佛修行是为来世做准备的,但现世生活又不得不过,否则生存都成问题。所以我总感觉修行在和工作抢时间!平时念佛诵经的时候,心里很不安,因为一大堆书还没看,一大堆文章还没写,一大堆事情还没做,火烧火燎的。工作的时候也依然不踏实,因为心里觉得这是没意义的,只是为了一口饭,不得不做,心里好烦。
  过去的六年,我一直这样纠结着,两头都不得利益。通过导师的教导,我终于明白,佛法修行不仅是为了来世解脱,同时也是生命自我完善的唯一途径。一个无法把今生过得自在的人,来生也不可能自在的。
  最后,在佛法修学的问题上,这一年也给我极大的震撼。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原先关于修行的认识基本是错的。我平时一直很自负自己的理解力,但怎么会在修行上出现那么大的偏差,什么都不懂,却以为自己什么都懂?想到这里,真是心惊肉跳,我从没想过自己可以无知到这种程度。于是,我的我慢被导师的智慧彻底打败了。
  总而言之,进入书院跟着导师学习,我想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事情。感恩导师在红尘中把我捞起来,感恩师兄们的一路陪伴,感恩十方三宝加持,让无量善缘汇聚到这里,成就我们当下的生命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