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姥姥生前是一个无比节俭的人,只在一件事上舍得花钱,那就是布施。她的老佛友总是说:“老许啊,你少捐点,买点好衣服吧。”姥姥总是不听,宁愿买地摊上5元一件的衣服,然后把余钱拿去做慈善。
  本周,我们学到“念死无常”,不由回忆起我的姥姥。
  学佛之前,我也晓得“人必有一死”,可我总是非常地忌讳死,恐惧死。我的恐惧来源于一种错误观念,即人死了就没有了。记得小时候,姥姥在我家住。晚上躺在床上,我有时会回忆当天的所作所为。如果觉得当天对姥姥不太恭敬、言语不太和善的时候,我就会十分担心。担心万一明天姥姥不在了,我就没有机会解释或道歉了,那我会多么内疚啊。于是,我那个晚上总是睡不安稳,总盼着第二天清晨早点到来,可以给姥姥道个歉。那时候“怕死”,但不是正念,只是一种世俗的恐惧。
  长大以后,我也会跟着家人去礼佛。念大学的时候,姥姥病重。回到家中,听医生说,姥姥只有一周的时间,我感到十分绝望。虽然有去寺院祈福的经历,但是对死还是心怀恐惧,因为我仍然用“断灭见”来看待它。
  我也向自己认识的一位法师倾诉了对死的恐惧和绝望。法师的话令我至今记忆犹新,她说:“死,其实不是没有了,而是换了一件衣服穿,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着。每个人,都要经历这件事,不论你多么不舍。”
  我忽然想到海伦?凯勒的著作《假如给我三天光明》。如果姥姥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只剩下一周,那我能够做些什么,让姥姥今后能有一件更好的“衣服”穿呢?或许是姥姥的福报招感,这位法师和她的同学一同来看望姥姥。对于虔诚的姥姥而言,我想,那样的临终关怀一定有特别的意义。法师还结缘了一张西方三圣像给姥姥,让我经常拿来给她看。
  这之前,我的心总是无比忧伤而沉重,因为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姥姥的最后一天。而此后去看望姥姥时,就生起了一种慈悲心:能够引导姥姥看看“阿弥陀佛”圣像,对我来说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啊!即使姥姥有一天会离开我们,也能蒙阿弥陀佛接引——以后姥姥会穿上一件“新衣服”,那个地方不会有痛苦,不必再卧床……
  姥姥终究还是走了。虽然我还会感到悲伤,但是不再愧疚。因为自己已尽最大的努力,珍惜和姥姥相处的每一寸光阴。虽然我也有些不舍,但我深信,乐善好施的姥姥一定会往生善道。
  我始终相信,姥姥一定穿上了一件庄严的“新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