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相见,是在2014年10月的一个下午。那时我还没参加三级修学,听朋友说有读书会的活动,就揣着一份热情赶了过去。到得来一看,二楼还没有什么人,一位穿着黄色义工服、留着齐耳短发的人在调试音响。大厅里回荡着一首歌,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声音,像在对谁倾吐着无限的感恩与虔诚。抑制不住心里的好奇,我走上前问:“你放的是什么歌?”她回过头来,轻声地说了两个字:“追随。”
  落花时节再逢君是一年以后,在我们的开班仪式上。那时,我已知道她的法名——净芳,是我们的带班辅导员。听说她带过好几个班,是最早的学员之一。
  刚开班的第一个月,每到班级共修分享时,师兄们都有些紧张,盯着话筒一路传递过来,都担心传到自己的手里。有次轮到我分享,不知怎么就跑了题,莫名其妙地说起自己侍弄花草的心得:如何给花草们浇水洗脸,觉得不够加了洗脚,后来改成了沐浴,又加了剪指甲、松筋骨。
  净芳师兄认真听完这些不着边际的分享,居然肯定地点点头:“对啊,花草也是有灵性的。有句话说得好,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听净芳师兄这么一点拨,我还真悟出了道理,世间的一切也似楼顶的花草,若你真心待她好,她自然也会洗涤凡尘的心,从内至外的欢喜清净。一朵花也是一个世界,一片叶也能见证菩提。在净芳师兄的鼓励下,师兄们一个个打开了心扉,发现拿着话筒说话原来并不难。
  一个月后,同喜班的学习渐渐步入正轨。读了几本“人生佛教小丛书”,会了一些佛教的名词术语,和师兄们彼此熟悉后,我的感觉也好了起来,不仅在学习中能自得其乐,还常常自以为是。说到六种根本烦恼,我说我没有烦恼,更是把无常无我、慈悲智慧挂在嘴边,认为这几个佛理特别地好用,时常用它们来对照身边的朋友,谁谁谁出现了我执,谁谁谁表现得不够慈悲。那段时间,感觉自己一下子聪明得不得了。
  有次班组共修,更是洋洋得意,将家里人的生活状况做了一番解析点评,然后期待着辅导员的夸奖。结果,净芳师兄在做总结时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学佛的人每天应做的是,检讨自身的不足,随喜他人的功德。佛法是用来修心修自我的,随喜他人的功德是个方便法门,检讨自身的不足才能看到进步的空间。我听后不以为然,看见人家有错不是应该直接指出来告诉他吗,做一个实话实说的人才不虚伪。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随喜赞叹都是抱着上面的想法。直到学习《走近佛陀,认识佛法》第3讲,读到第94页,“我们的所行、所言、所思由此形成相应的生命经验,都会保存到阿赖耶识这个超级仓库里,由此形成的业力都会推动识去投胎。”世上每个人的状态,发生的每件事都各有各的原因,是众缘和合的结果。没有全面了解真相时容易产生偏见,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一念之差又会造出多少不善的业力。
  重新思索净芳师兄多次提倡的委婉、善巧处理问题的方法颇有讲究,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更有利他的慈悲心,所谓度人先度己。再观照自己,修学浮躁急于求成,看事待物过于肤浅,常常流于表面,没有烦恼其实是盲目乐观,也是暂时没有遇到对境,而急功近利的小聪明更不是究竟的大智慧。正如净芳师兄说的,学佛就是与内心打交道的过程,不积跬步怎行千里,不汇小流又怎成江海。
  一晃2016年的新春过去,在这橘色明亮的灯光下,净芳师兄已陪着我们修学大半年。一天,师兄们讨论小组共修的问题,有师兄问:“小组共修时,我提议我们应该定一个学习目标,结果说完鸦雀无声。我不明白了,难道定目标不对吗?”另一师兄帮着分析:“我能理解,上班在公司里有老板管,下班在家里有父母妻儿管,三级修学是我们自愿来的,难道还要人管吗?”想想后面的师兄解释得十分在理。
  鉴于这个话题,净芳师兄说了件真实的例子: “我认识一位师兄,她发愿每天早起听早课。可惜,每次都没有成功,事后她总是懊悔,问我为什么她就起不来呢?我说我每天打电话叫你起来怎样?从那天开始,我每天早晨准时打她的手机叫她起床,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她终于养成早起的习惯。这件事说明了,有时候人真的很需要别人推他一把。因为每个人自身的力量是有限的,正念不够强大时,人很难改掉原有的串习”。
  听完这个故事,我顿时面红耳赤,想到自己的懈怠不用功,和这个能发愿的师兄相比还差得很远。一方面佩服师兄对待修学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另一方面感恩净芳师兄处理问题的智慧,和乐于帮助同修的慈悲。接着,净芳师兄分享她的时间安排,早晨五点开始做早课,晚上共修回到家已经十点。因为师兄带两个班,再加上自己的小组共修、班级共修,还有其他的培训支持,我算着一星期七天她几乎天天处在修学和义工的状态中。
  即使这样,净芳师兄还认为她的时间是散乱的,“我们都有潜力可挖,少看点微信,少上点网,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安排。”她总是强调,“我不觉得自己在付出,从你们身上我收获的更多,每次来共修我都是法喜满满。”我很疑惑,我一天从早到晚没做什么还觉得很忙很累,净芳师兄一天做这么多事为何还能如此心闲气静。静是一种气质,也是一种素养,在她眼里,身边的人都是来度她的菩萨,不起波澜,自然宁静。
  前天是高考结束日,也是班组共修日,去学习的路上经过一所高中,校门口好热闹。家长们簇拥着自家的孩子,抱着行李铺盖的,提着水桶脸盆的,推着行李箱的。还有一男生抱着一大束花,站在妈妈身边,爸爸帮着拍照留念,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想着明年我们家的孩子也要高考,此时的情景更觉亲切。来到共修场地时,净芳师兄正准备带着师兄们做仪轨,我猛然想起净芳师兄的儿子今年也参加高考。
  好不容易盼到下课,她又参加了半个多小时的班会,接近十点才结束。我赶紧跟过去问,你们家的孩子考得怎样?她笑呵呵地说,我还没回去啦。我说,昨天有没有正常发挥?她继续笑呵呵地,昨天孩子住校没回来,我现在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啊。当时,我就愣住了。师兄们说,净芳师兄的孩子打电话来,要求妈妈去学校接他。可她说我今晚有事啊,要是没事我一定会去接你的,你自个回来吧。
  母子连心,孩子的高考本是人生头等大事,但在净芳师兄的心里,传灯才是最重要的。在同喜班修学的这一年,净芳师兄亦师亦友,关爱着班里每位师兄,她把佛学理念建到了我们的心里,提醒我们在生活中实践佛法,在实践中检验心行,师兄们的进步离不开辅导员的大力支持。还有许多和净芳师兄一样的义工菩萨,他们追随导师,精进修学,舍凡夫心,发菩提心,为成就众生的利益而忙碌。
  这个月是净芳师兄的生日,净芳师兄供养的《同喜班修学辅助教材》还有五次课程即将结束。师兄们商量着怎样做才能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她喜欢什么样的礼物呢?我相信,师兄们披甲精进,安住于三级修学,多做义工,多行布施,继续班级的良好氛围,这样的礼物,她一定喜欢。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们祝净芳师兄悲智双运,福慧圆满,早证无上菩提!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感恩辅导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