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对于我们每一个人而言,是世上最伟大的存在。他们不仅给予我们生命,抚养我们长大,可以说,我们能有今天这一切,父母功不可没。而在短短的几个月前,我对这一点竟还未有清晰的认识。
  我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是在70年代成长起来的。父母在那段岁月里,或忙于带着学生四处搞政治运动,或被下放到农场劳动,极少能亲自照顾年幼的哥哥和我,更不用说心理上的陪伴和呵护。而在我成年后,他们又因性格不合分手了。长期以来,我对自己的原生家庭一直耿耿于怀,在心底深深埋怨父母没有给我一个温馨的童年和温暖的家。每当在社会上遭遇挫折和困难时,我总会把往事在心里反复咀嚼,每一次都得出相同的结论:这是父母没有给我铺垫好人生的基础所致;而每当自己用辛苦努力换来成长、成功时,我又总会暗自得意:这都是我的能力、我的辛苦得来了,既然没有父母帮衬,一切都要靠自己。而正因为这种心态,我在日常生活中对在一起生活的母亲心怀不满,动辄向她甩脸子、发脾气,把很多积怨都向她发泄,但也未能驱散内心深处的这片阴影。
  直至今年4月初的一次学习机会,我在苏州进行了一次内观学习体验。在内观的这几天中,我细细回味和梳理了从出生到现在,父母与我点点滴滴的联系。很多次,我都忍不住泪流满面,一幕幕生动的场景不停地在我脑海中浮现。我发现,几乎在我人生的每一个片段中,都有母亲的影子在;而每当在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父亲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说,母亲在我心目中是一片温暖柔软的所在,那么父亲就是理智的化身,是我的主心骨。虽然他们做得并不完美,但世界就是在不完美中发展着,不完美正是常态。人类的大脑是智慧的,但就像电脑一样时常也会卡壳、死机。如果没有这次内观,我对父母的认识永远都是偏颇和不理性的。
  世界上的事情都不是凭白无故产生的,万事万物互为因果和条件,没有父母,就不会有今天的我。小时候,父母用他们并不丰厚的工资养育我们两兄妹,由于我是家中最小的孩子,父母总是把最好的食物留给我。在那个物质条件并不丰裕的年代,父亲时常展露他的手艺做我爱吃的东西。父亲爱学习、勤钻研、逻辑思维能力强,在他的言传身教和潜移默化中,我也具备了良好的思维能力。而由于父母的开明和在学业上的严格要求,身为女孩的我完成了高等教育,为进入社会找到体面的工作并成为业务骨干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人生的几次重大波折中,父亲虽没有和我在一起生活,但仍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并为我撑起一片天地,助我渡过难关。
  母亲相对于父亲,在我身边的时间会多些,在我花季的年龄,她总会为我置办漂亮的衣裳,让身为女孩子的我出落得漂亮些。在我心事重重的时候,她陪我一起叹息,不停地开导我、为我分忧。在我女儿出生以后,她帮我照顾女儿,女儿为此与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不论我闯了多大的祸,母亲有多心疼和无奈,但她从不打击和责骂我,更多的是鼓励和陪伴。母亲有着活菩萨般的品质,她的善良、慷慨和淳朴,在无形中造就了我,使我在社会上与人为善,不计得失,慷慨助人,为此拥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并免疫于当今流行的拜金、贪婪病,因此也免除了许多不必要的痛苦。更重要的是,由于母亲在我心中播下的善的种子,使我更容易亲近正能量的思想和文化,那是一生的智慧食粮和心中的明灯。
  人生总是有缺憾的,但有很多美好的结果,却又是在缺憾中产生的。父母在我青少年时期因为各自的事业而各奔东西,他们之间因为性格不合也长期陷于冷战中,而我也为此在心里中留下孤独、创伤的心理阴影。父母在我成长过程中的这一片留白,却为我以后不断的自我历炼、自我成长留下了空间。每当经历痛苦和挫折时,我总是咬紧牙关,自己寻找资源去解决问题。书中自有黄金屋,慢慢地,我养成了博览群书的良好习惯,并逐渐走上寻求人生究竟智慧之路。我无法成为温室中的花朵,但我在风雨搏击中自我蜕变,让自己内心变得更加丰富、自足和强大。
  经过这次内观,我不再自以为是,认为自己取得的所有都与父母无关。心灵在泪水的洗刷中慢慢清明和理性。没有父母,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我要拥抱我的父母,大声地告诉他们:“我爱你们!”